笔趣阁

11第十章 论荒唐侯爷审案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尤家几人进了卫府的大门入大堂,只见堂内正中央设公案,公案上方是一块“惩恶扬善”牌匾,两侧立有“回避”、“肃静”等仪仗,后面还搁置着许多刑具威慑旁人。不过最令美娘害怕的还是公案后方墙壁上的画儿,并非惯常所见的青天白日图,而是画了一只獬豸,形似麒麟头顶独角,浑身黑毛怒目圆睁,据说是掌管刑罚的神兽,专食奸邪之人。

    她顿时想起了谢安平这厮,任何猛兽恐怕都没有他来得凶狠!

    他们等了许久谢安平也没露面,连卫兵也三三两两无精打采,温澄海去询问多久开审,只得一句气死人的回话。

    “看咱们爷的心情,高兴了就今天审,不高兴的话就不知猴年马月了。”

    快到晌午的时候,谢安平终于姗姗来迟,只见他从二堂出来,没穿官服也没戴官帽,还是着了件儿圆领窄袖袍衫,不过换成了鸦青色的,愈发衬得他玉面俊秀,温文尔雅。

    他伸了个懒腰,风流眼不着痕迹地扫过美娘,美娘吓得缩在了尤思仁背后。

    哎哟这小妮子还害臊呢!

    谢安平被美娘“娇羞”的神态撩拨得心痒痒,他抓抓胸口,按捺下把她拖过来压在身下的冲动,一本正经开口吩咐:“带人犯。”

    不一会儿尤文扬就被带了过来,美娘着急探出头去看他。只见尤文扬身着白色中衣缓缓步入,除了形容略有疲惫憔悴,并无其他异样,想来确实没有受刑。

    “哥!”

    “文扬。”

    尤文扬闻声,抬头看见父亲和妹妹,下意识就想走过去与他们说话,谢安平一拍惊堂木:“公堂之上不得喧哗!犯人押过来,至于犯人家属嘛……来人,赐座。”

    众人皆是一愣。给犯人家属赐座?侯爷没搞错吧?

    谢安平嚷嚷:“你们都聋了是不是?爷叫你们搬椅子来!”

    很快卫兵抬来两把椅子,请尤思仁和美娘入座。尤思仁受宠若惊,鞠躬作揖地道谢,战战兢兢坐下了,美娘也随之落座,却好比坐如针毡。

    谢安平含笑给美娘抛眼色:乖娇娇,爷对你好不好?

    美娘拿手绢遮着半张脸,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勉强笑容。

    确实好,好得她承受不起。

    这时,彭家的人得悉也来了卫府听审,门外的守卫唱名之后,美娘瞧见一位身着官服的中年男人大步跨进门,大概四五十岁年纪,蓄着胡须体型富态,一来就恨恨瞪着尤文扬和尤思仁,那眼神就像要吃人一样。

    尤思仁赶紧站起来,作揖道:“下官拜见侍郎大人。”

    彭侍郎连眼角余光都没施舍给尤思仁,径直掠过他站到公案下方,朝谢安平拱了拱手:“见过谢侯爷。”

    谢安平竟然不回礼,随性弹了弹手指:“一边儿去,别挡着本侯审案。”

    彭侍郎大概是习惯了谢安平的无礼嚣张,没说什么退到一旁,看见尤家父女竟然有座,脸色愈加不好起来。

    “咳……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谢安平清清嗓子,开始问话了。尤文扬跪在地上,道:“学生尤文扬叩见大人。”

    谢安平装模作样:“说说你犯了什么事儿?”

    “学生并未犯事,学生是被冤枉的,还请大人明察。”

    “啊,原来如此。”谢安平摸着下巴,表面上在思考,实际在偷窥美娘,“既然是被冤枉的,那就该放人。来人啊,卸了他的枷锁,无罪释放!”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尤思仁都张大了嘴半天合不拢。

    “谢……大人!”彭侍郎大喝一声,气得吹胡子瞪眼,憋着火气道:“侯爷您这样定案是不是太草率了?”

    谢安平昂着下巴,斜眼嚣张:“本侯审案还用你来教?要不你来坐这个位置,金吾卫也你由来管行不!”

    彭侍郎老脸涨得通红,憋屈地吐出俩字:“……不敢。”

    “这就对了,爷才是主审,爷想怎么断就怎么断,外人少来叽呱。”

    彭侍郎咬牙道:“此案牵涉犬子,凶犯尤文扬使出如此残忍手段,致使小儿终身残废,老夫要的是一个说法。不然就算闹上金銮殿,老夫也要为犬子讨回公道!”

    谢安平忽然勾了勾唇,皮笑肉不笑地说:“少拿陛下来压本侯,圣上才没功夫管你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万一惊了圣驾要挨板子,也是金吾卫的人动手。”

    到时候看爷不打死你这不会教儿子的老混账!

    “你!你……欺人太甚!”彭侍郎气得够呛,脚步踉跄后退几步,抬手指着谢安平,声音颤抖,“老夫绝不会就此罢休!”

    “嘿,你还不服气是吧?好!爷今天就好好审一审,让你心服口服!”谢安平站起来一脚踩上椅子,拍桌道:“把那残废弄来,爷要让他们当面对质!”

    不消一盏茶的功夫,金吾卫就从彭府弄来了彭金吉。彭金吉头上缠了一圈儿白布把眼眶窟窿遮起来,还可以隐隐看到底下渗出的血色,右手也被包得像个馒头,反正以后是不能提笔写字儿了,他算是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废人。

    谢安平毫不啰嗦,开门见山问道:“彭金吉,你说尤文扬是打伤你的人,有什么证据?”

    彭金吉被家奴扶着,闻言悲愤:“除了他不会有别人!他与我积怨已久,白天还对我拳脚相加,此事国子监众人可以作证。”

    “你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听不懂本侯的问话啊?爷是问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挖了你的眼砍了你的手,没问你那些小打小闹,想清楚了再说!”哪晓得谢安平出口就挖苦讽刺,骂得彭金吉一阵心慌。

    彭金吉不知说何是好:“这……肯定是他,不会错的……”

    谢安平继续刁难:“怎么就不会错?你哪只眼睛看见他晚上行凶了?”

    美娘扶额。

    人都瞎了好吗?你还问他哪只眼睛看见凶徒,这不是伤口上撒盐是什么!

    这厮果然是个疯子。

    彭金吉结结巴巴:“我我我……我并没看清凶徒,当时太黑了。”

    谢安平双手一摊:“这不结了!你既没有看清凶徒,凭什么说是尤文扬伤你?对了,凶器在哪儿?”

    姜参事禀告:“现场没有找到凶器。”

    彭金吉赶紧道:“肯定是被他藏起来了!”

    谢安平使了个眼色给姜参事,姜参事说:“京兆府的衙役搜遍国子监也没找到凶器,卑职也带人去搜过,一无所获。”赛尔号之使命

    谢安平托腮,眼角一直瞟着美娘,心不在焉道:“既没人证又没物证,依本侯看,尤文扬确实是无辜的……彭大人你觉得呢?”

    彭侍郎被他气得嘴歪:“就算暂时没找到人证物证,那也不能断定他不是凶手!白日他在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小儿,由此可见他对小儿早就起了杀心,尤文扬绝对是最有嫌疑的人!”

    谢安平嗤鼻:“你家残废自己挨打不还手,孬种货活该被揍。话说回来,你倒是给本侯说说尤文扬为什么打你?”他转而问彭金吉。

    彭金吉身子一僵,含糊道:“那个……他与我素来不和,有些小过节。”

    谢安平兴致勃勃地打听:“早不揍你晚不揍你,偏偏那天才动手,这梁子怎么结下的?”

    彭金吉不敢说实话,半天吐不出一个解释。彭侍郎见状,为爱子解围:“尤文扬嫉妒犬子,所以怀恨在心。”

    谢安平扑哧一下笑了:“嫉妒他?哎哟,你是觉得你儿子比人长得俊还是怎么?俗话怎么说来着,情人眼里出西施?好像不对……应该是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公堂底下众人哄笑,连尤思仁也忍不住翘起了嘴角,憋得一张老脸涨红。

    美娘用手绢捂着嘴偷偷地乐。这厮疯是疯,倒也算为她家出了一口气。

    彭侍郎脸色铁青:“小儿出身名门又有才学,他尤文扬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介卑贱庶子!二者天差地别,所以便因妒伤人!”

    此时,一直安静的尤文扬愤慨辩驳:“即便我出身不及令郎,也断不会因此心生不满,至于在下学问如何,自有国子监各位老师评断。我打他是因为他该打!有辱斯文的败类……”他并没有把彭金吉写淫|诗侮辱美娘的事说出来。

    不过谢安平却不打算放过彭金吉,只见他示意姜参事拿出一张纸给彭侍郎过目。

    “彭大人你看,这就是令郎所谓的好学问。”

    彭侍郎一看这字迹,差点呕出一口老血。

    “本侯以为国子监里的学生个个才高八斗品学兼优,没想到竟然学了一肚子淫词艳曲,到底是国子监教他的还是彭大人你教的?”谢安平用手撑着下巴,含笑望着彭侍郎。

    彭侍郎出了一身冷汗,还想狡辩:“小儿没有写,这是有人栽赃陷害……”

    “口说无凭,不如叫令郎写一张对比字迹吧。”谢安平忽然一拍大腿,“哎呀!本侯居然忘了,瞎子怎么写字嘛,这可如何是好?”

    他挠了挠头,“灵光一闪”:“干脆用刑,是真是假一试便知,要是令郎真的没写过,无论怎么受刑都不会承认的,读书人有骨气不是么。来人啊,上夹棍!”

    姜参事提醒道:“侯爷,彭公子的手……”已经被削掉指头了啊。

    谢安平有些沮丧:“对哦,手指都没有夹哪里啊?诶!干脆夹脚腕子罢,换粗一点的夹棍来。”

    彭金吉听见要受刑,吓得惨叫一声就昏倒过去,口吐白沫不省人事。彭侍郎抱着昏死的彭金吉,怒视谢安平,牙齿都要咬碎了。

    谢安平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表情,勾唇问:“子不教父之过,彭大人要不要代子受罚?”

    “姓谢的孽障!咱们走着瞧!”

    彭侍郎终是不敢再惹这霸王,让家奴抬起彭金吉,匆匆离开了卫府。

    “结案了。”谢安平一拍惊堂木,“既然原告都不告了,那本官判被告无罪,放人。”

    立马有人给尤文扬除去镣铐,尤思仁立即站起来迎过去。

    这时,谢安平走下堂来悄悄扯了扯美娘的袖子。

    “娇娇,爷这样判你高兴了吧?”

    美娘往回缩了缩手,有些怯怕:“高兴……多谢侯爷。”

    “你高兴爷也就高兴,嘶!”谢安平咧开嘴笑,突然表情痛苦龇牙咧嘴,他吐出舌头给美娘看,埋怨道:“看你昨天给爷咬的,疼得爷一宿没睡好,嘶嘶……乖娇娇,给爷治治伤口。”

    说着他就要来亲美娘,让她舔舌头上的口子,美娘吓得直缩脖子。

    “侯爷!爷,这儿这么多人,您别这样……”

    谢安平停下来,调笑道:“娇娇害羞了,爷明白。走,跟爷去后面亲热。”他伸手就来逮美娘的手腕。

    “妾身该回去了,爷,改天好不好?”美娘勉强应承着,可又不敢声张,表情无助像只掉入陷阱的小鹿。

    “回去干嘛,你今天就在这儿陪爷,咱们好好喝两盅……”

    两人正在厮缠拉扯,温澄海从人群里走过来,一把逮住谢安平的手。

    他板着脸一副君子样,正气凌然地说道:“请大人自重。”

    温澄海拨开谢安平的魔掌,不动声色把美娘往自己怀里揽,低眉温柔道:“咱们回去吧。”

    美娘看也不敢看谢安平,点了点头就步履匆匆地离开了,她自己都没察觉温澄海一直把她护在臂弯里。

    谢安平愣了好久,简直不敢相信居然有人胆敢从他手里抢女人!

    他回过神来美娘已经出了卫府,他气得猛砸桌子:“给爷把那个色胆包天的王八蛋抓来,爷要扒了他的皮!”

    姜参事一脸无奈:“侯爷,打仗也不能师出无名啊,咱们抓人总得有个理由吧?”

    “要什么理由?抢爷的女人就是理由!”

    谢安平已经在拿佩刀了,准备追上去宰了温澄海,姜参事赶紧拦住:“侯爷息怒!您别冲动,想收拾他有的是法子,犯不着动刀子让人抓到把柄。”姜参事费了好大力气才把他拉住,拖回椅子上。

    谢安平扔了刀,气呼呼坐下,沉着一张俊脸,风流眼里尽是醋意。不过他才歇了半刻功夫,忽然笑了。

    “你说的对,收拾这种小喽啰犯不着爷亲自出马。你过来。”

    谢安平让姜参事附耳过来,咕哝了几句。

    作者有话要说:酒叔:猴儿,做人不要这么嚣张啊……小猴爷

    小猴爷:你再不让爷吃到娇娇,爷就造反了!酒叔(你这个伪亲妈!)

    谢谢~

    璀璨珊瑚扔了一个地雷

    夏天的地瓜扔了一个地雷

    3208555扔了一个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