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4第十三章 与禽共枕夜半杀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尼姑进门服侍美娘吃饭,被美娘赶了出来,这姑子满面难色地走到谢安平跟前:“大人,姑娘她不肯吃。”

    谢安平走过去倚着门,朝里问话:“娇娇,你怎么不吃东西?”

    哗啦——

    从里面扔出一堆杯盏,洒出来的汤水差点烫死谢安平。

    美娘带着哭腔喊道:“放我走!”

    还好谢安平机敏,一侧身堪堪避过,他不要脸地说:“天都黑了走什么走啊,今儿就在这里歇,爷陪你。”

    谁要你这禽兽陪了!

    美娘又气又恼,倒是不想寻死了,只求速速摆脱这厮,她哭道:“你让我回去,我不想在这儿……黄莺,你把黄莺弄哪儿去了?把她还给我!混蛋……”

    那姑子站在一边脸色青白,就怕这魔王发火殃及他人。

    谢安平倒是不怒不急,而是贴着门缝喊话:“乖娇娇,你只惦记那小丫头,对着爷却视而不见,爷会吃醋的。快哄爷一个,不然爷要生气了。”

    他说话总带着一种小两口吵架*的感觉,好似这都是美娘发小脾气使性子,完全无伤大雅。

    “……醋死你算了!”

    美娘觉得这厮简直无法理喻,跟他讲话就是对牛弹琴。她干脆不理他了,伤心伏在榻上,一个劲儿地掉泪。

    走又走不了,逃也逃不掉,死还不能死,不然天晓得这魔障会使出什么阴招来对付她娘和她哥……美娘就像掉进了一个无底深渊,四周筑起高高的壁垒,她仰头望不见一丝亮光,唯一的出路却是谢安平伸来的魔掌。

    谢安平站在外头笑,心里甜滋滋的:“嘴上不在乎心里就在乎,娇娇你玩儿欲擒故纵呢?小磨人精,看爷怎么收拾你。”他摩拳擦掌推门进去,顺便对那姑子道,“再去弄新的饭食来,快去快回,要是饿着了我的娇娇,爷一把火烧了你家菩萨。”

    那姑子吓得双腿打颤,忙不迭收捡起碎片,一路小跑回厨房了。

    美娘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冷不丁一具身躯从后面压上来。

    谢安平进来就瞧见美娘伏在榻上,身上穿着藕丝对衿衫,薄薄的贴在背上,勾勒出花枝般的软腰。她才洗浴过,乌云般的鬓髻松松散散,添上一份慵懒娇媚,而且这节骨眼她才没心思好好穿戴,故而素纱裙子的裙摆也没理好,不经意露出一截滑溜溜的小腿,还有一双嫩白小足。

    谢安平被这副香艳场景勾得邪火又上来了,他伏在美娘身上,不安分地手沿着她小腿儿一路向上。

    美娘惊骇,急忙转过身想推开他。但她这点小力气哪儿是谢安平的对手,谢安平只是把肩头放下来,便压得她动弹不了,他出口又是些下流话:“我的娇娇真是个知情识趣儿的妙人儿,你故意穿成这样勾引爷,是怪爷刚才没好好疼你么?”

    这厮不止一次说她勾引他了,问题是谁脑子被驴踢了会想勾引他?!美娘抽出手打他,怒道:“你胡说!我才没勾引你!”

    “嘿嘿,小妮子嘴硬。”谢安平笑得讨打,一副“你的小心思我都懂”的表情,“那你底下怎么不穿裤儿,不是等着爷干你是什么?”

    说完他呼啦一下掀开美娘的裙子,手指探去摩挲她细腻软嫩的腿根。

    “不穿就对了,省得还要脱,娇娇真聪明……嗯,滑不溜秋的……”

    美娘死命去捂裙子,恨得不行:“那么脏的玩意儿,你叫我怎么穿!不许看我!不许看不许看……”

    谢安平一怔,这才看向地上,发现她的小裤儿被揉成一团扔在那儿,上面还沾了些痕迹。他方才想起完事儿的时候随手扯了块什么巾子来擦拭,原来是美娘的裤子。

    美娘恼他总是想当然地以为,趁他出神推开他坐起来,赶紧缩进墙角,双手抱膝战战兢兢,防备地看着他。

    “就算这样也不能说明你没想勾引爷。”谢安平的臆测被推翻,有些不高兴,不过他很快又来拉扯美娘,“性”致勃勃的样子,“爷不管这些,爷就是想要你,爷还没爽够。”

    禽兽!错了,恐怕禽兽都比这厮懂羞耻!

    美娘拼命反抗,挥手又踢腿:“我不我不!别碰我,滚开!”

    “大……人……饭饭、饭菜好了……”

    这时尼姑在外头敲门,声音颤巍巍的。谢安平这才暂时放过美娘,索性把她从榻上抱下来,吩咐那姑子:“进来放下。”

    那尼姑端着饭食进来,眼帘低垂只敢盯着脚下,根本不敢乱看,她抖着手把东西放下,得了谢安平一句“走吧”,就忙不迭跑了。

    谢安平抱着美娘过去:“娇娇,吃点东西。”

    美娘把脸别开,咬紧了牙关。我的仙女老婆

    看她这么不配合,谢安平只是勾了勾唇,然后喂了块点心进自己嘴里。美娘一时没在意,哪晓得他忽然扳过她的脸,捏紧了她的鼻子。美娘被憋得难受,遂张开嘴儿喘气,谢安平就趁这功夫把脸凑过来,嘴对嘴把点心喂进她口里。

    他把美娘下巴往上一合,手掌捂着她的嘴儿:“你这些小伎俩算甚么,金吾卫的犯人绝食的多了去了,爷有的是法子喂饱了再抽鞭子。不许吐,吞进去!”

    美娘囫囵吞下点心,被噎得咳个不停。

    谢安平舔着唇表示满意,指着玉笋汤道:“喝了。”

    美娘含泪垂眸不搭理他,又听他说:“要么吃饭,要么跟爷睡觉,你选一样。”

    ……

    美娘悲愤交加地端起碗。

    “这就对了。”谢安平在美娘诱人的脸庞上亲了亲,道:“先吃饭,吃完饭再跟爷睡觉。”

    美娘现在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她寻思着自己杀了这厮的机会有多大?他力气这么大,硬碰硬肯定不行,也许能趁他睡着一刀抹了他的脖子,然后她再自尽,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话会不会牵连家里人……

    想着俞如眉和尤文扬,美娘眼眶又红了。大哥这么有出息,眼看着娘亲也要熬出头了,若是因她惹上什么祸事,那她死也不会安心。

    还有那个君子,昨儿还暗暗希望他上门提亲呢,现在……她已经配不上人家了。

    磨蹭到半夜,谢安平喊人来把厢房收拾了,点了一炉香,在榻上铺了七八层垫褥,最上面搁一张白老虎皮,还挂起了银钩纱帐,硬是把朴素的庵堂厢房改造成桃红香暖的女子闺阁。

    “过来。”

    谢安平坐在虎皮上朝美娘招手,美娘怯怯摇头:“你先睡……”

    对于摆脱这厮她已经不抱幻想,现在她唯一所求的是能少受点折磨。

    谢安平把脸一沉:“爷叫你过来,不听话是不是!”

    美娘不情不愿地走过去,步步都像踩在刀尖上,痛不欲生。谢安平高兴地伸出手:“快点快点。”

    离谢安平一步之遥的时候,美娘被他拉住手腕,然后搂着摔在床上,软绵绵的。谢安平抱着她亲嘴儿,眉眼含笑地问:“你喜欢吗?”

    他宛如寒晶的瞳孔居然充斥着一些天真期许,像个幼稚的孩童。

    喜欢什么?

    美娘眼里闪过迷茫和错愕,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不管这禽兽说什么,顺着他总没错。

    “爷去年冬天猎的,好凶的畜生,差点把爷的膀子都抓掉了。爷亲手剥了它的皮。”谢安平按着美娘的手要她摸软软的虎皮,“送给你。”

    她才不稀罕什么白虎皮。美娘下意识就要拒绝:“我不……”但一对上谢安平阴沉沉的眼,剩下的话吞回肚子里,她挤出一抹感激的表情,“谢谢。”

    谢安平抱住美娘在软和的被窝里滚了滚,寻了一个最舒坦的姿势,在她颈窝蹭了蹭,呢喃道:“睡吧娇娇。”

    美娘提心吊胆地听着他的呼吸声渐渐变得绵长,试探着轻轻翻了个身,谢安平醒倒是没醒,可手臂却死死抱住不放,想铁砸箍一样捆着美娘的腰,美娘都有些喘不上气了。

    美娘见他没反应,徐徐松了口气,她目不转睛盯着这厮看了一阵,见他阖着眸子的模样儿颇为俊秀斯文,玉面丹唇,跟画儿里的潘安走下来似的,怎么就生了这副欺男霸女的性子!

    一想到自己被这厮坏了清白身子,美娘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她悄悄从袖子里摸出块碎瓷片儿,是早先趁人不备藏起来的,原本打算用来自尽,这会儿她决定先割断眼前仇人的喉咙再说。

    美娘紧张地吞咽了一下,浑身僵硬得像冰冻过,伸过去的手也隐隐发抖。

    再近一寸,只要一点点,马上就能碰到他了……

    美娘盯着谢安平的喉结,缓缓把锋利的瓷片靠过去,她已经想象得到他被划破颈子,溅出来的血会如喷泉一样。

    倏地一下,谢安平猛然睁开眼睛。吓得美娘顿时缩手,瓷片瞬间戳入掌心。

    她不敢叫出声,只是惊恐地睁大眼望着他。

    谢安平懒懒打哈欠:“娇娇你不睡在干嘛呢……”他视线落在她紧握的小粉拳上,唇角溢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你拿了什么?给爷瞧瞧。”

    作者有话要说: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