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5第十四章 手中伤糊弄敷衍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美娘心慌意乱,矢口否认道:“没、没什么……”

    她本来就没有杀人的胆量,被谢安平这么一吓,哪儿还敢割他的脖子?美娘愈发害怕起来,若是被这厮发现,他会不会拿对付犯人的手段折腾她?一想到将来要被砍断四肢做成人彘放在酒缸子里,美娘就觉得还不如咬舌自尽来得痛快。

    不行,万一自尽不成,还是要落在这厮手里,被他更凶狠地折磨凌|辱。

    美娘一张小脸儿愈发惨白。

    “没什么你怎么还把手捏那么紧?”谢安平可没那么好糊弄,他伸手去掰美娘的小粉拳,“张开给爷瞧瞧,你是藏了个什么宝贝?”

    美娘把手背在身后,在乱成一团的脑海摸索出一条出路,她冲谢安平露出娇嗔的表情,岔开话题:“侯爷您不睡觉,却缠着要看妾身的手掌心,肚子里打得坏主意当人家不知道呢。”

    她本来就生得妖艳,眼睛眨一眨,谢安平的魂儿都被勾走了。

    谢安平看见诱人的嫣红小嘴儿近在咫尺,急吼吼凑过去含住:“你是爷肚里的虫子不成……你倒是说说爷在打什么主意?”

    话虽如此,他却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侵略的舌头抵入口腔,美娘下意识闭紧了嘴,谢安平霸道地撬开她的牙关,绞着她的香舌厮缠,把她舌根都吮痛了。他双手抓住她的衣襟用力一扯,裂帛之声充斥耳畔,美娘顿觉胸脯凉飕飕的。

    “唔、疼!”

    当谢安平用膝盖顶开美娘的双腿,她蹙眉哼了一声,委屈娇软的声调更勾起了谢安平欺负她的*。

    美娘蜷起身子,怯怯的像只受伤幼鹿:“爷,妾身觉得疼……”

    她希望谢安平还残存了一点点同情心,看在她遍体鳞伤的份上放她一马。

    无奈的是谢安平这厮连良知都没有,谈何怜悯之心?

    谢安平强入进去顶了几下,美娘就簌簌掉泪,她颤巍巍出声:“轻点儿轻点儿……好疼……”

    “爷还不是疼,谁叫你这么紧。”谢安平有些不甘心地放缓了动作,然后竟然开始数起数来了:“一、二、三……”

    他顶一回就数一下,美娘瓮声瓮气问:“你干什么?”

    谢安平咧开嘴笑:“你猜爷今儿晚上可以数到几?要不咱们打个赌,就赌爷一口气绝不少于一千下。”

    这厮……

    美娘都找不到话来骂他了。

    她勉强扯了扯嘴角,违心道:“爷真厉害。侯爷,您能把灯灭了吗?这么亮妾身有些不习惯……”她故意侧过脸去以示羞涩,实则眼角泪水哗哗流下,满口银牙几乎咬碎。

    “行!”

    没想到谢安平很爽快地答应了,撩开纱帐随手扔了个什么玩意儿过去,倏一下就灭掉了蜡烛,房间陷入黑暗。

    美娘终于能松开掌心,她承受着谢安平愈发猛烈的撞击,须臾,悄悄伸手把瓷枕推下榻。

    “哎呀!”

    她的惊呼和瓷枕碎裂的声音同时响起,谢安平赶紧搂住她:“娇娇没事儿吧?”

    美娘道:“没事……好像手心被割破了。”

    谢安平一摸果然湿漉漉的,他撕下衣摆的一角迅速帮美娘捂住伤口,然后迅速下床重新点燃烛火。

    谢安平找来药和干净的布巾帮美娘包扎,逮着她的手看了又看,面露疑惑:“怎么一下就扎这样深?疼不疼?”

    美娘害怕显露端倪,咬住唇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她不着痕迹地瞄了眼碎瓷堆儿,发现有块白色碎片格外显眼,跟瓷枕的碎片格格不入。一抬眼发现谢安平也在盯着地上看,把美娘惊得不轻。

    她急忙拉了拉谢安平袖子:“爷,妾身没事了,咱们快歇了吧。”

    好在谢安平很快挪走了目光,也没有多问,欢天喜地的又跟她上了床。美娘正想肯定逃不掉接下来的折腾了,谁知他只是从后面抱住她不甘心地蹭了蹭,然后在她脸颊亲了一口。

    “看你受伤的份上,爷放你一马,快睡。”

    这厮转性了?美娘很是意外,嘴唇动了动想说些什么。这时只听谢安平长叹一声:“唉——爷才数到四百多,还差着六百,乖娇娇,下回干的时候你要给爷补上。”新战神传记

    ……就知道他骨子里是个禽兽!

    美娘闭上眼懒得睬他,眼不见心不烦。才认识谢安平几天,她觉得自己的忍耐功夫已经可以成仙了。

    翌日,美娘去看了黄莺,小丫鬟正睡得迷迷糊糊,喊也喊不醒。她生气地质问姜参事:“你们把她怎么了!”

    姜参事赧然道:“只是让她吃了些迷药,药性散了就没事儿了。小姐不必担心。”

    美娘怒道:“有你们这样的吗?!动不动就给人下药!亏你们还是官府中人,尽干下流胚子才做的事!”

    姜参事有些手足无措:“这这……是卑职不好,请小姐息怒。”

    美娘看姜参事一脸无奈,心想他也是看谢安平脸色行事,自己对他发火起什么用?不消说她也知道,这都是那霸王的主意。美娘微微一叹,坐下来抚着黄莺的额头,道:“迷药吃多了人会傻的,这么机灵个小姑娘你们也忍心。把她交给师太们照顾吧,我会好好陪着侯爷的,这你总放心了?”

    姜参事点点头,好心劝美娘:“侯爷做事儿随性,姑娘只要处处顺着爷,就好办得多了。”

    姜参事喊来尼姑把黄莺背走,美娘瞧着黄莺离开,掩泪哽咽:“如今这样儿,我不顺着他还能怎么办……”

    在清水庵住了四五日,美娘每天都忙着应付谢安平,这厮好像没正事一般,哪里也不去,就天天来缠着她。最开始美娘还要哭要反抗,渐渐的她也就麻木了,任随这厮动手动脚,又或者没完没了地折腾。

    这天天还没亮,谢安平就被姜参事喊走,好似是有人找他。美娘睡在柔软的白虎皮上,见他换了身对豸紫锦官袍,折回来搂住她亲了个嘴儿。

    “乖乖等着爷回来。”

    谢安平一走,美娘就起身了,沾了这禽兽气息的地方她是一刻也不想待。她到庭院里的石凳子上坐下,仰头望着天边晨星,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被困牢笼的金丝雀鸟,被谢安平关在这里玩弄,也不知何年何月他腻了会放了她。

    也许永远不会有飞出去的那一天,他这种人一旦腻了,只会捏死玩物。

    其实这样也好,至少她能死得安心,不似现在担惊受怕的连自尽也不敢,生怕那魔王找娘亲哥哥麻烦。

    “美娘——美娘——你在不在里头?美娘——”

    天蒙蒙亮的时候,美娘似乎听见有人在喊她。她走出庭院问把守的卫兵道:“外头是不是有人?你去看看。”

    谢安平和姜参事都不在,卫兵自然听美娘指挥,只见他出去一会儿便领进个人来,美娘一看竟是尤文扬。

    她吃惊道:“哥?你怎么来这儿了?”

    尤文扬见到她如释重负:“我专程来寻你的,你只说清修几日,却连个讯儿也没有,娘有些担心,便遣我来看看。”他看着旁边的卫兵疑惑道,“这里是庵堂,怎么会有官差在此?看样子……是哪个卫府的?”

    美娘赶紧打圆场:“他们也是陪着人来进香的,好像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女眷要捐资修缮庵堂,所以便调了些人马保护。”

    尤文扬将信将疑:“这样啊……咦?黄莺呢?”

    美娘骗他:“黄莺病了,由师太们照料,也是因为她病着,所以我才没着急回去。哥我没事的,你给娘说我再过几日就回去。你快回去吧,国子监里不是功课忙么,你来回跑这一趟就耽搁了大半天。”

    她不想让尤文扬知道自己的处境,变着法儿的撵他尽快走。尤文扬虽然觉得妹妹不大对劲,可他眼下有更重要的事,也就没有太在意她的反常。

    “美娘,”尤文扬忽然压低声音,神色凝重地说道:“我还有件事儿要告诉你。”

    美娘略有不解:“什么?”

    尤文扬眉头紧锁:“澄海他被抓了,官差说他是伤了彭金吉的凶手,因为他们在他房里找到了行凶的匕首。”

    作者有话要说:小猴爷:叫你们鄙视爷!说爷早~泄~哼!看见没,爷神勇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