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7第十六章 喊捉贼各有心思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后来美娘就回了王家,过了两三天,听尤文扬说一方面国子监祭酒出面疏通,而金吾卫其实也证据不足,于是温澄海被放出来了,性命无虞,只是受了些皮肉之苦。美娘不敢表露关怀,只得借尤文扬的手送了些吃穿东西过去,连伤势如何也没敢多问。

    很多人很多事她只能放在心底,向来如此。

    再后来谢安平就没再找过她,不过锦绣庄的裁缝上门量体时带了话来,道小侯爷离京办事儿,等他回来再行相约。美娘起先还以为这厮已经玩腻了把她抛诸脑后,还在暗自欣喜,听了这话以后又恨又气,又开始过上了提心吊胆的日子。

    果然,他回来的头一件事就是折腾她……

    凉水浸冷了身体,连着鲜活躯体里的那颗心也冷冰冰的。美娘一个激灵从往事中回过神来,发觉凉风打屏风后面灌进来,吹得她身上都起了层细鸡皮疙瘩。

    美娘不想让人发现身上的异样,于是匆匆从浴桶里起来,拿巾子擦拭干身体,披了件儿衣裳去关窗户。

    “这樱桃粗心大意的……”

    绕过四彩牡丹绣屏,只见后边两扇长方形的雕花窗户中间虚开一道缝儿,插闩不知哪儿去了。美娘自言自语数落了樱桃一句,遂伸手去拉拢窗户。

    身后突然咚的一声。

    美娘回头一看,瞥见一道黑影从屏风边掠过去。

    “啊——”

    美娘吓得惊叫起来,黑影迅速绕过屏风,打开房门一溜烟儿逃了。美娘捂着胸口惊魂未定,大喊道:“来人!来人——”

    黄莺听到动静最先赶来,只见房门大开,浴桶边踩脚矮凳被踢翻在地,留下一滩水渍一直延伸到屋外。而美娘衣衫不整地躲在屏风后面,听到脚步声探出脑袋来观望,小脸儿惨白看样子是被吓坏了。

    “是黄莺吗?”

    黄莺道:“姑娘您怎么了?”

    握着黄莺的手美娘才踏实了一些,她道:“有贼跑我房里来了,还偷看我洗澡,你快去让小厮们把门守住,再通知老爷太太,一定要把那贼给我逮出来!”

    其实她也没看清黑影的模样,只依稀记得从身形辨认应该是个男人,穿着深色的衣裳,衣料好像是缎子的,似乎还不差。她这房里又没金银财宝,一个打扮得体的男人大晚上跑这儿来,打的什么主意再明显不过了。

    黄莺答道:“诶,我这就去。姑娘,我喊樱桃过来伺候你更衣。”

    “你快去吧,我自己收拾。”

    美娘一直紧紧捂着衣领,等黄莺走了她赶紧翻出衣裳来换上,把全身的爱痕遮得严严实实。

    遭贼的事儿很快传遍了阖府上下,家丁们把门堵死,在府里逐地儿搜查,沿着那贼留下的水渍脚印寻到了花园里,然后把花丛翻了个底朝天,却没捉到人。

    王金桂也出来了,站在园子里叉腰吼:“再搜!定要给老娘把那小毛贼揪出来,敢偷到咱家头上,他皮痒欠抽!”

    “美娘,你怎么样?”尤思仁关心美娘,见她气色不太好,便问:“那贼伤到你不曾?”

    美娘摇头:“不曾伤我,他见我发现便逃了,但我吓坏了。”

    王金桂凑过来问:“看清楚长什么样没?要不就报官,让官差来捉。”

    尤思仁不允:“报什么官。一来府里丢了些什么财物还不清楚,贸然惊动官府说不过去,二来此事闹大了有损美娘名节,就这样罢,以后在美娘这里多派两个守夜的婆子。”

    王金桂翻了个白眼,不满道:“就算丢了银子也不是你的银子,你又不心疼,当然用不着报官。行了,我叫他们再找找,实在找不到也只得作罢。”

    美娘抿唇回忆瞥见的那一眼,觉得蹊跷:“说来这个贼似乎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王金桂大惊:“难不成府里出了内贼?!不行不行,这下非得报官了!”

    尤思仁赶紧拉住她:“好了好了,别说风就是雨的,等底下人回话了再说。”

    家丁们又把花园搜了一遍,之后回来说还是没找着人。

    尤思仁纳闷:“奇了怪了,按理说跑不出去才对……你们所有地方都搜过了?”

    家丁道:“都搜过了,只有二少爷的院子没进去,因为那边说二少爷已经睡下了,小的们不敢去打扰。”

    王文渊会这么早睡觉?他不去外头寻乐子?

    美娘越想越觉得蹊跷,扯着尤思仁耳语:“爹,是不是二哥带了什么人回来?您也知道他一天在外结交的都是些狐朋狗友,我怕……”

    王文渊不学无术吊儿郎当尤思仁能忍,但结交损友引狼入室,竟然祸害到自家妹子身上来了就决不能姑息。尤思仁怒不可遏:“府里出那么大事亏他还睡得着!去把那混账家伙绑来,我要亲自问他!”

    不消半刻钟,睡眼朦胧的王文渊被带到尤思仁跟前,只见他穿着中衣像才从被窝里爬起来,打着哈欠问:“爹什么事啊……大晚上吵人睡觉,真烦。”

    尤思仁一见他这样子就火大,恨铁不成钢地说:“你还睡!府里遭贼了你知道不?你妹妹差点被贼人害了!”

    “啊?遭贼了!”王文渊吃惊,瞌睡都被吓跑了,“妹妹没事儿吧?那贼捉住了吗?”

    尤思仁气不打一处来:“捉住了我们还能在这儿,早去官府了。我问你,你有没有带什么朋友回家?”

    王文渊道:“没,您不是不喜欢我那些朋友么,我都不让他们上家里来的。”来世之约—王,不能只守着你

    家丁朝着尤思仁摇摇头,示意没有在二少爷院子里发现其他人,王文渊讲的是真话。

    尤思仁脸色这才好了许多,口气也缓下来:“你住的离花园最近,可曾听见什么动静?”

    王文渊不经意地看了美娘一眼,视线刚好落在她脖颈隐隐露出来的红痕上,闻言他飞速挪开目光,斩钉截铁道:“没有,我睡着了,什么也没听见。”

    “好了老爷,怎么跟审犯人似的,文渊说没有就是没有,难不成他还会帮着外*害自家人。”王金桂看不下去宝贝儿子被这般质问,出言袒护,然后对王文渊说:“行了你回去睡觉吧,明天早点儿起来念书。”

    “孩儿告退。”王文渊朝着俩长辈鞠了一躬,起身时瞟了美娘一眼,美娘刚好对上他的视线,不觉愣了愣。

    他怎么这样看她?这眼神……有些古怪。

    美娘还没回神,王文渊已经转身走了,伸着懒腰哈欠连天:“唔……困死了……”

    贼人没捉到,府里的财物也不曾丢失,此事最后不了了之。美娘在黄莺和樱桃的陪伴下回了阁楼,收拾收拾便睡下了,外屋多了两个婆子值守。

    而王金桂和尤思仁回房后又讨论了一阵。

    王金桂问:“老爷,今晚的事儿您怎么看?”

    尤思仁脱去褐纱褶子,道:“要么就是这贼神通广大,飞檐走壁地逃了,要么就是府里出了内贼,就这么简单。”

    王金桂听言,却神秘地笑了笑:“我瞧可不止这么简单。”

    尤思仁一怔:“此话怎讲?”

    “老爷我问你,美娘今年多大了?”王金桂却不忙说道,而是问了这么句话。

    尤思仁没好气道:“美娘比文渊小一岁,文渊都满十七了,你说美娘多大?”

    王金桂笑道:“美娘是去年及笄的,今年底就满十六岁,按理都该嫁人了。”

    尤思仁道:“急什么,十八岁出嫁也不迟,咱们就这一个女儿,多留她在家住些日子不好?”

    “问题是你想留,可留不留得住呀?”

    王金桂别有深意地这么一说,到把尤思仁说得心生警惕:“你什么意思?”

    王金桂肚子里盘算一大堆,这时便偎上尤思仁肩头,好言好语说道:“都说女大不中留,老爷您想,美娘这个年纪正是爱娇爱俏的时候,她小女儿家看了诗书听了戏文,见到些描写才子佳人两情缠绵的东西,难免不生心思。今晚上动静这么大,我们找了半宿都没找到那个贼,而说看到贼的只有美娘一人,我说句不中听的话,万一这贼其实不是贼,其实是受邀而来呢?花前月下海誓山盟什么的……不是不可能的呀。”

    尤思仁一听断然否定:“不可能,美娘不会这么不懂分寸。”

    “好好,就算不是美娘的主意,但老爷您说句良心话,就凭咱家美娘这模样儿,出去转一圈儿得粘掉多少人眼睛!难保没有一两个心思活络的后生被迷得神魂颠倒,妄图做些偷香窃玉的事情来。”

    尤思仁沉吟:“这……确实有可能。但襄王有意神女无心,他们打着坏心思是他们不该,不是美娘的错。”

    王金桂笑道:“当然不是美娘的错,但您能说跟美娘一点干系也没有?老爷,儿女终究是大了,你能留他们一时,难道还能留一世?按我说,趁着美娘年纪正好,赶紧给她说个门当户对的好亲事,把她风风光光嫁出去,你我也省得再操这份心。”

    尤思仁被她说得还是有些动心,不过他心里舍不得美娘,倒头睡下翻了个身:“这些以后再说罢,睡了。”

    王金桂见他像块顽石不为所动,悄悄啐了一口,然后吹熄了蜡烛。

    夜深人静的时候,王家众人都在熟睡之中,唯有王文渊在床上翻来覆去,辗转难眠。

    “唉——唉——唉!”

    只见他左右翻滚了一会儿,索性扑腾坐起来,怀抱被子愣愣发呆。

    不敢闭眼,一闭眼那种香艳的场景就会不自觉冒出来,占据他所有的脑海,让他热血沸腾。

    可是就算睁着眼,他的心思也会不受控制一般,自然而然就要去想。

    妖娆的脸庞,细腻的肌肤,莹白的胸脯,纤软的腰肢……还有不该在她身上出现的痕迹。

    王文渊惯常在花街柳巷厮混,一眼就认出那些是什么样的痕迹。只有经历过激烈的欢爱,才能留下这样浓墨重彩的爱|欲印记。

    今晚他不是存心想偷窥,他只是想去吓唬一下这个小妮子,谁叫她白天使坏,让他喝下吐了口水的粥饭。哪晓得却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

    王文渊有些口干舌燥,小腹下那股火气腾一下窜上来,恼得他狠狠给了自己一耳光:“她是你妹子!不能想!”

    可是理智归理智,他却在心里某个龌龊的地方悄悄幻想如果能把她抱在怀里压在身下……该是何等*?想着想着他又会产生一个更深的疑惑,到底是哪个男人占有了她?

    越想越睡不着,王文渊干脆起来,从床底下翻出一套深色衣裳,蹑手蹑脚抱到后院,扔进火盆里点燃烧了。

    夜火魑魅,影子落在他脸庞上,寒恻恻的。

    作者有话要说:被发黄牌了酒叔好尤桑!改了快5遍了都还是不能过!

    卧槽不想改了,这本文要是变成清水就真的没啥意思了!咱打定主意要走无节操无下限无三观的重口味路线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