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19第十八章 算命数弄巧成拙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在贵妃榻上纠缠了小半个时辰以后,美娘看着湿了一块的裙子,终于松了口气。她胡乱把掌心里的恶心东西擦掉,揉了揉酸痛的手腕子,然后准备下地。

    谢安平却不满意地哼哼两声,抱住她问:“你去哪儿?”

    这厮还好意思问?也不看看他把这里弄得多脏!

    美娘堆起笑脸:“妾身去换身儿衣裳,然后打水给您清洗。”

    “嗯……不高兴。”谢安平埋头在她胸脯磨蹭,闷闷不乐地说:“小打小闹的不痛快,爷都憋了整整十天了!”

    这混球一天不干这种事儿会死啊!

    美娘咬咬牙,继续虚伪地笑:“委屈爷了,妾身以后会给您补上的。爷您先放开我。”

    谢安平不情不愿地松开美娘,耷拉着脸有些没精神:“去吧去吧。”

    还好房里通常备得有清水,美娘拿手试了试,还是温温热的,于是先狠狠搓擦手心,拿茉莉花的胰子足足洗了三遍,直到再也闻不出那种腥臊味道才勉强作罢。她换了条稍微厚一点的薄荷百褶裙,随后取了块新的汗巾子搭在手臂上,端着盛满水的铜盆到榻前伺候谢安平净身。

    谢安平大爷惯了,这些事从来不自己做,神态自若地看着美娘服侍自己。

    美娘看也不想看到那条作恶的坏玩意儿,她忍着作呕的感觉胡乱揩了几把,赶紧转开脸去:“好了。”

    谢安平穿戴好从榻上跳下来,理了理有些发皱的袍子,随后嬉皮笑脸抱住美娘亲吻香腮:“记着你许诺的甜头,等你病好了要补偿爷的。”

    补偿你个大爷!

    美娘适时地捂嘴咳嗽两声:“咳咳……妾身不会忘的。”

    正说着话,美娘忽然想起一事,她问谢安平:“侯爷,那天咱们在绣庄会过面以后,您去哪儿了?”

    那晚上的贼该不会就是这厮吧?白天没尽兴晚上还想来,瞧他翻墙跳窗的利索样,恐怕当淫贼已经当惯了!

    谢安平大大方方道:“爷进宫了,你当爷走的这一个月是去玩儿呢,爷是去办差,办完了得向圣上回话。”

    美娘又问:“那您晚上……是回了侯府吗?”

    “没,手头案子没结,爷从宫里出来就回卫府了,晚上在那宿的。”谢安平答完随即眼珠转了转,反问美娘,“娇娇你怎么关心起爷的行踪来了?嗯?”

    美娘仔细一想不对。照这厮的霸王脾性,想来奸她早就正大光明地来了,犯得着偷偷摸摸躲在屏风后面窥视吗?这不是谢安平的作风,看来那晚的贼另有其人。

    “怎么?难道妾身问不得吗?”美娘不打算给他说那晚上的事,于是娇滴滴地在他胸口捶了一拳,“爷的红粉知己那么多,美娘怎么知道您是不是白天见我、晚上去见其他美人?妾身还是问个清楚,免得以后不小心冒犯了爷,误了您跟佳人相约……”

    她吃醋的小模样真是钻到谢安平心里去了,他抓起美娘柔荑亲咂不停:“瞧瞧这小利嘴儿,又不饶人了。乖娇娇你放一百个一千个心,爷在外头绝对没有什么知己相好,爷就喜欢你一个。爷敢拍着胸口保证,这几日都是在卫府歇的,不信你去问老姜和卫府的将士,一群老爷们儿都可以为爷作证。”

    他的唇弄得美娘手心痒痒的,她现在有些后悔刚才把手洗得太干净了。

    美娘挑起眼梢,明显不信:“谁不知道卫府是侯爷您的地盘,你叫他们说一,他们敢说二吗?再说您就算外面没有相好,难道侯府里面也没有?”

    这厮怎么就有那么多时间缠她呢?他家里的女人是干什么吃的,别家后宅争宠斗狠厉害着,侯府的女人却大度贤惠得很,任由谢安平在外胡来?自家的男人三天两头不着家,她们居然也不急!

    话说回来,这厮有正经妻子没有?

    谢安平怔了怔,仔细打量美娘,愈发觉得她是在吃味闹别扭。他简直是爱死了这种“美娘喜欢爷所以要独占爷绝不允许外人分享爷”的感觉,便信誓旦旦说道:“爷院子里干净着呢!以前有几个姑妈送来服侍的丫头,爷烦她们得很,早就撵走了,爷今儿就在你面前赌咒发誓,以后绝不收乱七八糟的女人,就宠你一个。乖娇娇,爷对你是一心一意的。”

    别啊,千万别!他的一心一意就是一心一意想把她折腾死!

    美娘心里不乐意,表面上还要装出很欢喜的样子,依偎在谢安平怀里:“有爷这句话就够了,就算爷是哄我的我也认了。其实妾身哪儿能这么不懂规矩呢,别人会说美娘善妒的。”

    “你善妒爷也喜欢,爷就是喜欢你。”

    谢安平勾起美娘的下巴,把她吻了个昏天黑地。

    “对了,”谢安平亲够了咂咂嘴,问道:“乖娇娇,你什么时候跟爷回家啊?”

    美娘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这厮嫌这样玩弄她不过瘾,要把她弄回去折腾。

    她故意装作不懂的样子,迷糊反问:“跟您回家?”

    谢安平弹她额头一下:“你都是爷的人了,难不成想一辈子赖在家里?上回是爷有事儿要办来不及安置你,又怕你人生地不熟受人欺负,所以才暂时放你回家住着。现在爷回来了,你自然也要跟爷回府去。”

    美娘咬着唇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她哽咽问:“您要娶妾身吗?”

    上半辈子已经被这混球毁了,下半辈子居然还要跟他朝夕相对!美娘一想到以后的日子天天都要对着张仇人脸,头皮就阵阵发麻。这厮有句话说对了,他总是有法子让人生不如死。悠然南山之我要种田

    谢安平还以为她是喜极而泣,心头一软就搂着人好声好气哄道:“爷是想娶你,不过爷得给你说实话,凭你的家世不能当正经的侯爷夫人,嫡不嫡庶不庶的,父亲又只是个小官儿,说亲的话别说爷家里头的姑妈们不会同意,就是皇上知晓了也要反对。不过没关系!你先进门再说,等有了爷的子嗣,爷就把你扶正,乖娇娇,你肚子要争气点,母凭子贵啊。”

    美娘原以为他就是贪图美色跟她玩玩儿而已,哪知道他会真打算娶自己?比起嫁进侯门当个小妾,她倒宁愿他是个“不负责”的花心萝卜,玩腻了就把她扔了。到时候她被人坏了身子也不好再说亲嫁人了,就找个乡野地方隐姓埋名,喂鸡养鸭粗茶淡饭地过完下半生,再不济大不了绞了头发当姑子去,反正怎么样也强过跟着这厮!

    美娘现在可真是泪如泉涌了,她抽泣道:“多谢侯爷厚爱,只是美娘是福薄之人,恐怕要辜负爷的一番好意了。”

    谢安平皱起眉头:“此话怎讲?莫非你不想嫁给爷!”他眉毛一竖就凶狠起来,瞪着眼质问美娘。

    “不是……”美娘擦干眼角的泪水,抬眸楚楚可怜,“爷可知为何妾身都这个年纪了还没说亲?是因为妾身乃不祥之人,出生之日便有道士上门算卦,说妾身命中带劫,及笄之后会给家人带来祸端,若是嫁人还会克夫克子。本来妾身以前还不信,但我哥本来好端端的,就是因为我才惹上官非,还差点丢了性命,由不得我不信。爷,美娘不想害您……”

    死马当活马医,美娘觉得现在自己胡说八道的功夫蒸蒸日上,简直是信手拈来。她想官场中人一般都很看重运道的吧?她爹尤思仁不就是么,初一十五必会沐浴斋戒拜菩萨,以求官运亨通。不过求了十几年也没什么起色就是了。

    美娘自以为理由冠冕堂皇,哪晓得偏偏撞上了谢安平这颗钉子。第一,他生平最恨玄道之说,因为他爹谢陆就是一心修道成仙抛弃妻子一走了之!第二,尤文扬那事儿……不就是他搞的鬼么。

    “他妈的一群黄袍老怪胡说八道!”谢安平气得一拳砸裂了桌子,“哪个道士说的,你告诉爷,爷去踏平他的窝!”

    美娘一惊,不懂他为何是这反应,赶紧劝道:“爷别生气,那是个游方道士,算过命就走了,妾身也不晓得他现在在哪儿。”

    “可怜我家娇娇,从小生活在这种流言蜚语里面。”谢安平一转眼对美娘更加怜惜起来,握着她的手信誓旦旦,“爷才不信那些算命的,娇娇你放心,爷一定会把你娶回家!”

    美娘:“……”

    这厮脑子是怎么长的?为什么没能打消他的念头,反而让他更加坚定了呢!

    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王金桂一身盛装出来面见小侯爷,可小厮说侯爷去花园了,于是她带着才从被窝里拖出来的王文渊匆匆赶去花园。

    王文渊还没睡醒,揉着眼咕哝:“什么小侯爷,我看就是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

    “作死啊你,说这些干嘛!”王金桂狠狠拧了儿子胳膊一把,斥道:“别人小侯爷上门来是看得起咱家,我告诉你,待会儿见了人说话机灵些,若能跟小侯爷搭上关系,你这下半辈子就不愁了懂吗?!”

    王文渊无精打采敷衍道:“是是是,我全听您的。”

    可是到了花园他们只见到姜参事一人,王金桂问谢小侯何在,姜参事脸色古怪支支吾吾。

    “这个……侯爷说他在园子里随便转转。”

    王金桂纳闷:“难不成侯爷迷路了?福贵儿啊,你快带人去找一找。”

    这时,谢安平从花园角落的竹林后面走出来,他走近以后掸了掸袍角,对姜参事道:“走了。”完全无视旁边站着的王金桂和王文渊。

    王金桂急忙上前行礼:“贱妾王氏携犬子拜见侯爷。”

    谢安平满眼陌生地看着她,回头问姜参事:“这是谁?”

    姜参事低声道:“尤大人的妻室。”

    王金桂闻言赔笑道:“是是,尤思仁便是妾身夫君。”

    “嗯。”谢安平轻描淡写点点头,算是纡尊降贵打过招呼了,然后还是不停步地往外走。

    王金桂一脸谄媚地跟上去,殷勤讨好:“侯爷,请移尊驾去前厅喝杯茶罢?老爷一会儿就回来了。”

    谢安平头也不回地摆摆手,以示拒绝,很快就循着来时的路走到王家大门。王金桂被他搞得一头雾水,在他临走之际终于鼓起勇气问话。

    “侯爷您……不是来寒舍喝茶的么?”

    “哦。”谢安平恍然大悟似的,回眸道:“你家花园子修得不错。”

    说完她就带着姜参事大摇大摆走了,留下王家众人站在那里不知所谓。

    “这就……走了?”王金桂呆呆愣愣还不敢相信,“小侯爷来逛了花园子就走了?”

    所有人都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唯独王文渊双目一沉。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夹杂在这位谢小侯爷头发里的那片绿色是石榴叶子吧?

    整个王家,就只有美娘阁楼外种了石榴树。

    作者有话要说:酒叔:猴儿!胜利在望,马上就能把你家娇娇娶回家了!

    小猴爷: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