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0第十九章 助寿宴四方来贺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尤思仁的寿辰在五月初四,彼时临近端午国子监要休沐,所以王金桂便把寿宴和端午宴安排在一起。在她看来做寿倒是其次,借着过节的名义请来作客的人才是最最重要的。

    因为小侯爷行事乖张,王金桂觉着从他那里搭上路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于是又重新打起了尚书左仆射陈大人的主意,正所谓投其所好,这老头子好色,就送个美人给他。要知道她王金桂养美娘这么多年可不是白养的。

    节前尤文扬从国子监回家了,在俞如眉的小院子里,美娘听他讲最近发生的事。

    一碟鲜果一壶清茶,尤文扬坐在竹椅上,美娘在旁做最后一只鞋子。

    尤文扬抿了口茶:“我们去接澄海出来的时候,他被打得皮开肉绽,浑身上下没一块好肉,有些地方甚至连骨头都露出来了,白森森的。可即便如此,澄海也不曾屈打成招,连狱卒也说从未见过他这样铁骨硬气的男儿。呵,世人都看不起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但这样的文人风骨,世上又有几人能有?”

    针尖刺入指腹,美娘手中针线掉落。

    “呃!”

    她闷哼一声,分不清是伤痛还是心痛。她仓惶捡起鞋子,把指尖放入口中,垂眸平静:“哦。”

    其实她想问的问题很多:他好些了吗?他有人在身边照料吗?他按时吃药了吗?他还疼吗?

    可是她不能问。她害怕自己知道得越多,就越发控制不住想要去相见的*。

    那个人,那个她初见倾心的君子,那个被她连累如斯的男人……她怎么可能不想见他?但她又怎么可能去见他?

    最后一针扎好,美娘剪断了丝线。

    这份思念,也悄悄剪落。

    尤文扬有些诧异美娘的反应,他微微蹙起眉头:“美娘,你怎么不问我他现在情况如何?”

    美娘摸着平展的鞋面,面无表情地说:“哥你现在能安心地坐在这里,想必他是安然无恙的,既然无恙,我又何必多此一问。毕竟……是个不相干的外人罢了。”

    说出这句话,她五指倏然一紧。

    “可我以为……”尤文扬欲言又止,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美娘,我好像越来越不了解你了,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美娘笑道:“我能有什么心事,无非是和大娘二哥久看两生厌,想早些摆脱他们而已。哥,你下月就要进朝廷历练了,知道是去六部中的哪一个么?要不要让爹给你疏通一下,分派个好地方?”

    “别求他,我自有打算。”尤文扬跟父亲并不亲近,甚至可以说是疏远,“有可能去工部,恩师与工部侍郎有些来往,已经答应举荐我去那里了。”

    美娘惊讶:“工部不是好去处,听爹说你们这种初来乍到的监生会被派去督查运河修建,很辛苦。”

    尤文扬道:“也不一定,兴许会留在京城陪同核算各州县今秋的收成,但我更愿意去运河看一看,兴水利是造福子孙的好事,我想参与。”

    美娘摇摇头,对这种男人的伟大抱负表示不能理解,她道:“按我说还是留在京城好,你离家近,可以经常回来看我和娘。再说有你在,那房的人也不敢太放肆欺负咱们。”

    尤文扬微微一笑,拿手去摸美娘的脑袋:“你都这般说了,我还能跑外面去吗?在我心里娘亲与你是第一的,你们不愿我走远,我也不愿离开你们。若是以后有机会,我就接你们出府去单独住,不跟他们一块儿搅和了。”

    美娘开心靠上他的肩头:“哥真好!”

    “就是不晓得你还能陪我们几年。”尤文扬抚着她的额头,有些寂寞地说:“过两年你就满十八了,再怎么也得说亲嫁人了,也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有这样的福气能娶到我的小妹……话说回来,美娘你对澄海真的无意吗?”

    美娘眼眶隐隐泛湿,她阖上眸子微微勾起唇角,似乎是在笑:“有意无意并不重要,关键是相不相配。我跟他一点也不配。”

    于她而言,温澄海便是飘在天空的一朵不沾俗尘的云彩,她曾经攀在树梢顶端,仿佛一伸手就能碰到他。她和他,有一瞬间那么的近。可是她从树梢跌下来,掉进了肮脏污泥的沼泽,只能眼睁睁看着那朵白云飘走,越飘越远……

    把他拉下来和自己一样泥足深陷么?不,他是一颗不染尘埃的明珠,有着堪比日月的光华,他就应该高高在上,自由自在。她配不上,真的配不上。

    思及此处,美娘对谢安平的恨就又多了几分。

    这禽兽毁了她一辈子!

    多年寄人篱下的生活让美娘学会了掩饰情绪,她及时拉拢就快失控的神思,离开尤文扬的臂膀:“哥你等等,我拿些东西给你。”

    她从俞如眉的房间里取出一个包袱,里面是温澄海的披风与外衣,她还一直没有机会归还。美娘把衣物交到尤文扬手上:“你帮我还给他吧,明天给爹做寿有好多事要忙,我走不开,就不能去看他了……还有这个,我给爹做鞋的时候顺便给哥也做了一双,你一并拿着。”

    尤文扬摸着新簇的缎面儿,点了点头。

    他悄悄拿手比划了一下,觉得似乎……这鞋的尺寸比自己脚上的大了那么丁点儿。

    五月初四,王家花园结起彩棚,铺设围屏高挂锦帐,安排酒席,还请了一班乐人吹弹歌舞助兴。府中丫鬟捧着水晶盘、端着碧玉杯,穿梭在花团锦簇之间,但见筵席上都是龙肝凤腑熊掌驼蹄,真是下箸了万钱也不止。

    “娘,你不跟我们出去?”

    美娘去园子前先绕到了俞如眉院子里,见到娘亲和兄长。尤文扬自是要去前头祝寿的,他也换了件略显喜庆的檀色褶子,唯有俞如眉还是一身儿靛蓝的旧布衣裳,头上也只簪得有一支素净银钗,不像要见客的样子。综漫BOSS投进我的怀抱吧

    俞如眉道:“我去甚么,凭添不自在,我就在屋里头等你们。”说罢她把一包东西拿给美娘,“给你爹,只说是你做的。”

    美娘打开一看,是一双松竹梅岁寒三友的松绿缎子护膝,里头还塞了一层软绵绵的蚕丝。尤思仁腿脚不好,每逢变天都会犯膝盖疼的老毛病,王金桂又不管不顾的,连鞋底也不给他纳一双,衣裳鞋袜都是喊外头的裁缝来做,更不消说这等体贴玩意儿了。就只有俞如眉还记挂着尤思远,年年做几对护膝,借美娘的手赠给相公。

    “你掏心掏肺地对他,他却连为你说句好话的胆子也没有,大娘一吱声他就像个老鼠似的畏畏缩缩,任他们欺负咱家。这种人对他这么好干嘛!我不送,要送你自己送。”美娘不高兴把护膝塞回去,甩手赌气。

    俞如眉有些尴尬:“这也不能怪你爹,他就是这么个性子,嘴上不说心里头惦记着,不表露在明面儿上。美娘你想想,从小到大他可动过你一根手指头?对文扬也是,连重话也不曾说一句,可见他还是心疼咱们娘仨的。”

    “呸呸,谁稀罕他心疼,他最疼的是二哥,今天说什么做寿,还不是打着幌子把当大官儿的请家里来拉关系,为二哥谋一个好出路!”

    美娘这会儿特别恼,方才听绿竹说上次那个麻子坑洼老脸的陈大人又来了,王金桂催她快快打扮出去见客。美娘气得不行,她又不是窑|子勾栏里的粉头,见哪门子的客人!

    尤文扬见美娘闹别扭,只好劝道:“总归是娘的一片心意,你就帮着送了罢。”

    美娘这才不情不愿地拿过来,小嘴儿一努对俞如眉说:“娘您还是梳洗拾掇一番,待会儿我给爹说说,看他过不过来吃碗寿面。”

    俞如眉喜出望外,急忙答应:“诶!你们快去吧,别晚了时辰。”

    美娘和尤文扬走出小院子没多久,尤文扬忽然停下:“我有样东西忘拿了,还在屋里头。”

    美娘没好气道:“哥你怎么丢三落四的,你快去拿,我不等你了。”

    尤文扬又折返回去,美娘径自穿过竹林,走到半路从旁边闪出一道人影,挡住她的去路。

    “尤姑娘。”

    美娘被眼前的阴影吓了一跳,可这声音又太令人惊喜。她抬眸一看,温良端方的一张脸,竟是温澄海。

    “温大……公子,您怎么来了?”美娘惊慌地垂下眼帘,把脸转向一旁。

    原本亲昵的称呼变得生疏了,温澄海隐隐有些失落,他解释道:“我是来为令尊贺寿的,文扬叫我在这里等他,哪晓得却先遇见了你。”

    现在美娘笃定她哥是有意安排俩人见面了,没想到敦厚的尤文扬也会耍这种心眼儿。美娘有些恼,却也有些遏制不住的欢喜。

    理智告诉她这时该走了,可双腿就像灌了铅似的沉,美娘怎么也迈不开步。她抿抿唇,迟疑问道:“你的伤好些了吗?”

    他似乎瘦了,竹青袍子裹在他身上空落落的。

    得到了这样一句关怀,温澄海露出淡淡的喜悦,他道:“没有大碍,再养一阵便会痊愈了……咳咳——”

    说没说完他却剧烈咳嗽起来,手捂着嘴咳得满脸通红,腰背都佝偻了,看起来甚是辛苦。

    美娘赶紧去扶他:“来,先坐下。”

    温澄海有些赧然:“咳……不碍事、歇歇、咳咳……就好了……”

    “快别说话了!”美娘把他搀到一旁的石墩上坐下,又是抚背又是捋胸口,折腾了好一阵,“好些了吗?要不你先在这儿歇,我去端杯热茶来。”

    说着美娘就要去端茶水,她一转身,手却被人握住。

    “别走。”

    温澄海鼓起勇气牵住她的手,即使知道这样的举动很失礼很孟浪,他也没有松开。他喘息了一下,脸颊仍旧绯红一片,轻声道:“就在这里陪我一会儿,好吗?”

    美娘缓缓转回身来,挣了挣手但没有挣脱,便由得他握住手掌,垂眸轻轻点了点头。

    竹林涛声哗啦,阳光透过竹叶从缝隙中洒下来,落在身上并不灼烫,反而暖暖的很舒服。这一刻似乎就是人生中最美的一刻,所有不好的事情都消失了。

    美娘一直不敢抬头看那个人,通过指尖传递过来的淡淡温暖,她好像被牵引着走出了绝望。每当她在人生低谷的时候,总有他陪着、伴着。

    人间何事堪惆怅,海色西风十二楼。

    园子里头,王金桂让略有姿色的绿竹去给陈大人又斟了一杯酒,让樱桃赶紧再去催美娘出来。这时,忽然听院外唱名的小厮喊道:“永嘉侯到——”

    王金桂腾一下站起来,繁冗的衣摆扫到桌面打翻了杯盏,酒水淌下来把衣裳都染污了。周妈急忙去给她擦拭,王金桂却一把推开人:“让开让开!快出门去迎侯爷!”

    尤思仁也被她慌慌张张扯着出去迎客,刚刚走到院子拱门口,两人便跟小侯爷狭路相逢。

    谢安平穿着丝锦对豸的玄色官服,看样子是才从宫里出来,衣袍上狰狞的獬豸张牙舞爪,反衬出他一张玉面愈发清雅秀美。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尤思仁,唇角微翘有些兴师问罪的口气:“你做寿怎么不请爷啊?”

    作者有话要说:答辩将至,忙死老师!

    这个星期熊孩子们答辩,酒叔要忙一阵了,一大摞的论文等着俺去看……~~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