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5第二四章 醒酒汤打情骂俏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谢安平骑着高头大马,后面一顶大红花轿抬着美娘,锣鼓开道唢呐齐吹,浩浩荡荡就回侯府了。入府后美娘直接被抬进谢琼划拨给她的小院子里,虽然挨着谢安平的住处,却是人迹罕至的幽僻地方,一个独角门儿进去,里面只四间房,一间卧房一间耳房,还有个烧水的小厨房和一间外房。

    妾侍入门不拜天地,美娘被人搀扶进屋以后,就揭了盖头坐下,缓缓松了口气。她环视一周,见卧房里桌椅锦杌摆设齐整,她坐着的是一张崭新的螺钿紫檀描金床,挂着大红罗圈金幔帐,床面上洒了大捧的花生桂圆红枣莲子,硌得她腿疼。

    美娘扔了盖头,站起来牵起红锦鸳鸯床单一掸,把那些干果子全部抖到地上,扫平了床铺,她倒头就睡了上去,全然没有等候谢安平的意思。

    侯府纳妾也办得十分隆重,请了好多宾客来府中喝喜酒,谢安平把卫府的将士也喊来了,跟他们在厅里猜拳吃酒,闹腾到月上柳梢才跌跌撞撞说要去找美娘。

    姜参事喊来府里的一个小厮,唤作行雁的,搀扶谢安平离开筵席。谢安平有些醉了,歪歪斜斜搭着行雁的肩膀,嘴里叨叨不断:“爷自个儿能走……一群狗崽子、看爷明天怎么收拾你们……”

    刚走到回廊,迎面撞上三姑妈谢敏。谢敏见状惊讶:“怎么醉成这样?喝了多少?”

    谢安平揉揉太阳穴,看着略显模糊的人影喊道:“三姑?”

    “连我都不认得,看来真是吃醉了。”谢敏让行雁把谢安平扶在廊下坐好,吩咐道:“你去端碗醒酒汤来给侯爷。”

    “爷不喝……洞房花烛夜,爷要去见娇娇。”谢安平拗着不肯,站起来要走,不料双脚打绊,踉跄一下还差点摔了。

    谢敏拉住他:“瞧你这醉猫样子还洞房呢!听三姑的话,在这儿醒醒酒再说。”

    谢安平是真醉了,坐在那里抱着廊柱,脸颊贴在上面贪凉,喃喃道:“爷的娇娇……滑溜溜的……”他把光滑冰凉的柱子当作美娘,还嘟起嘴亲上去。

    “来给爷香一个,么——”

    谢敏又好气又好笑,拿手指头点了谢安平脑门一下:“你啊!抱着个阿猫阿狗也能亲,脏死了!快擦擦嘴!”

    谢敏拿手绢给谢安平擦嘴巴,过了会儿行雁把醒酒汤端来,谢敏亲自喂到谢安平唇边:“来,乖乖喝了。”

    谢安平把头一扭:“苦的!不喝!”

    “乖啦乖啦,宝贝儿听话,把汤喝了,一点都不苦的。”谢敏耐着性子就像哄小孩儿,说得嘴巴都干了,“喝了就送你去洞房好不好?宝贝儿乖,快点喝了……”

    谢安平从小就讨厌吃药,伺候他吃药简直比登天还难,任由谢敏磨破了嘴皮,他就是咬紧牙关滴水不进。

    “罢了罢了,我没这能耐灌你,我喊你四姐来。”谢敏终于气馁放弃,转身吩咐行雁,“去把四姑娘请来。”

    看着谢敏气得瞪眼,谢安平倚在柱下龇牙咧嘴地笑,就像个没长大的淘气小子。

    很快四姑娘商怜薇就来了,只见她双十年华,还是姑娘家的打扮,模样属于柔婉清丽一类,就像江南春季的蒙蒙细雨,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风情,惹人怜爱。

    “母亲。”

    商怜薇一到先喊谢敏,谢敏冲她点点头,指着谢安平无奈道:“你看安平,吃醉了睡在这里撒赖,我拿他没辙了,你来罢。”

    商怜薇过去弯腰拍了拍谢安平的肩膀:“安平?安平?”

    谢安平眨了眨眼睛,费了好大力气才认出她,他笑道:“四姐!今天我娶新娘子你知不知道?你喝了我的喜酒没有!”

    商怜薇瞳孔缩了一下,她很快弯起眸子,微微一笑:“知道,恭喜你了。但是你不记得了吗?我不吃酒的。”

    “啊——”谢安平失望极了,“我成亲你都不吃!你不给爷面子!”

    谢敏插嘴道:“你四姐吃不得酒,一吃就全身长疹子,你十岁生日那回,她陪你吃了半壶,差点连命都丢了,你忘了这茬了?居然还敢叫她吃酒!”

    谢安平把脸转过去,拿手拍着柱子撒气:“不高兴!”

    他在外是魔王在家也是霸王,逆了心意就要发脾气,谢敏和商怜薇都习以为常了。只见商怜薇端起醒酒汤,道:“好吧,我喝你的喜酒,但你要先喝了这碗汤,咱们交换。”回龙血裔

    谢安平这才回过头来,嘿嘿地笑:“你先喝了我再喝。”

    就算醉了,他也是不肯吃亏的。

    商怜薇叹气,让行雁取了壶酒,斟了一杯端在手里:“安平你看,我喝了。”

    仰头一饮而尽。

    “好!”谢安平拍手,然后把醒酒汤咕噜噜喝完,抹了嘴就笑,“扯平。”

    大概是喝了酒的缘故,商怜薇脸庞微微泛红,她抬起手仿佛想去触摸谢安平,可就在差一点点就碰到他的时候,她把手臂放下去,垂眼道:“走吧,你该回房了。”

    行雁扶起了谢安平,商怜薇站在原地,谢敏推她一把:“你也跟着去,瞧他醉得那样,路上千万别有什么闪失。”

    美娘美美的睡了一觉,醒来也不知是多少时辰,摸摸枕边是空的,谢安平还没回来。新房里灯花炸开噼里啪啦,她揉着眼睛坐了起来,觉得肚子有些饿了。自早晨就水米未进,美娘寻思现在身软乏力的,待会儿肯定禁不住那厮折腾,她得吃饱了有力气才好跟他周旋。思及此处,她下床靸了一双红色缎子的睡鞋,打开房门找人伺候饭食。

    刚一开门,角门的红灯笼底下就出现两个人影,一高一矮。高的那个一身红色喜服,玉面斯文是谢安平无误了,可矮的那个……

    碧色青青如清水芙蓉,竟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子。

    她一边搀着谢安平走,一边体贴地说:“安平你当心,跨台阶……看着脚下……”

    美娘站在门槛里没动,冷冷看着他们。

    这厮行啊,娶她的当天就跟别的女人勾勾搭搭。她既然已经嫁进门来,就不会让他过安生日子。

    想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死混蛋你做梦!

    “爷您回来啦。”美娘婀娜摇曳地迎上去,娇嗔道:“人家等您好久了!”

    谢安平一见美娘,立马把胳膊从商怜薇肩头拿下来,扑上去拥住美娘厮缠:“娇娇……”

    “诶!”美娘脆生生地答应,伏在他胸口撒娇,“爷您怎么喝这么多酒?身上的味道好难闻呐。”

    说罢她嫌恶地捂住鼻子,媚眼圆瞪樱嘴嘟起,那娇俏模样别提有多动人了。

    “你竟敢嫌弃爷?”谢安平被她勾得心痒痒,凑近在她脸颊磨蹭,“爷就是臭,反正你是香的,来给爷亲个嘴儿,爷就和你一样香了。”

    美娘咯咯地笑,左躲右闪:“不要不要……爷欺负人!”

    “爷就喜欢欺负你,待会儿还要好好——欺负——”谢安平意有所指,不怀好意地冲美娘挑挑眉毛。

    美娘故作羞涩地捶了他胸口一拳:“爷真坏!”

    “你就喜欢爷这么坏……”

    俩人不害臊的在大庭广众打情骂俏,商怜薇尴尬地站在旁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她第一眼看见美娘的时候心头就像被什么狠狠击打了一下,几乎都要裂了。饶是对容貌自负如她者,也不得不承认,世上确实有让男人一见就软了骨头的媚色女子存在,眼前这位尤美娘便是如此,一颦一笑,或嗔或喜,无论怎样都可以撩拨得人神魂颠倒。

    商怜薇抿紧了唇,她不去看美娘,而是对谢安平道:“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罢。”

    谢安平这才想起来她还跟着,吃了醒酒汤他头脑清晰了一些,遂道:“四姐慢走,行雁,你送四姐回去。”

    行雁打着灯笼在门口候着了,商怜薇匆匆转身,迈步迈得飞快,背影颇有些狼狈。

    美娘不着痕迹地勾了勾唇。四姐?她看谢安平这厮的眼神可不像姐姐看弟弟。至少以自己的经验来说,尤文扬是绝不会用这种饱含爱慕情意的目光看她的。

    “娇娇,陪爷睡觉了。”

    谢安平一句话拉回美娘的思绪,她回眸冲他媚笑,手指头在他腰带口勾了勾,“那您还不快去洗掉身上的味儿,妾身回房等您,爷您可要快一点哦,别让人家等太久……”

    混账东西,待会儿再收拾你!

    作者有话要说:酒叔准备来个爱死爱慕小猴爷,乃们觉得肿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