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6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25、洞房夜同床异梦

    谢安平兴冲冲洗浴更衣完毕回来,进卧房就看见美娘坐在床头,她已经换下嫁衣,只穿一件妃色碎红撒花交领纱衣,藕臂香肌隐隐绰绰,这件衣裳的衣摆做得极长,直至脚踝。天气炎热美娘没穿裙子,两条玉笋般的白腿儿在薄纱后面若隐若现,下面一对嫩白莲足靸着红缎睡鞋,正一摇一荡的,好似小船摇曳,直接荡到谢安平心坎儿里去了。

    她歪着头目眄勾魂,娇滴滴唤道:“侯爷——”

    谢安平把门一关,乐不可支地扑过去抱住美娘亲了一口,他牵起她的纱衣瞧了瞧:“你这衣裳新鲜,裙不像裙衣不像衣的,还又薄又透……娇娇,这种衣裳可不能穿出去,被其他男人看见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说着他顺溜把手滑进美娘衣领里面,乍呼呼道:“操!你没穿肚兜!”

    美娘拨弄了一下耳边长发,娇笑盈盈:“在房里怕甚么,我就只在爷的面前这么打扮,爷不喜欢么?”

    “嘿嘿,喜欢喜欢!”谢安平高兴极了,他埋头去撩美娘衣摆,“来给爷摸摸穿没穿裤儿……”

    才露出一截白馥馥的小腿,美娘就一把按住衣裳,媚眼一抛:“爷急什么,咱们还没喝交杯酒呢。”

    “待会儿再喝,先让爷爽一爽。”谢安平急不可耐地推倒美娘爬到她身上,手伸下去扒拉她的亵裤,“乖娇娇,爷都硬得不行了!”

    死色鬼!

    美娘在肚子里把他千刀万剐,面上笑意不减:“侯爷,吃杯酒能耽误多大一会儿,您先同妾身把酒吃了,咱们有一整晚的功夫亲热呢。”

    “也对。”谢安平想想反正人都是自己的了跑不掉,于是从美娘身上下来,主动去端酒水。美娘见状赶紧从床上起身,小跑抢在他前头,把桌上的两杯酒拿在手里,递了一杯给谢安平:“爷,您喝。”

    谢安平不疑有他,接过来跟美娘穿臂交擎,一口把酒吞了。美娘见他喝了那杯,也含笑吃了手里的酒。

    酒有些辣,美娘吐吐舌尖,柔情似水地说:“爷,该歇了。”

    她心里默默数着一二三,估摸谢安平走到床边就该晕了。她在他那杯酒里下了迷药,名字叫“三步倒”,据说吃下去走几步就发作。虽然已经被这厮占了身子,但那是没法的情况下,今晚她不准备被他折腾,要折腾也是她折腾他。

    谁知这时谢安平把头一低,拿嘴堵上美娘的唇,一股冰凉液体灌进她的檀口。美娘一时不备被他得了手,惊诧中不慎把酒吞进去大半,猛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

    谢安平吞咽下口中剩余的酒液,得意洋洋:“交杯酒就是这样喝的。”

    美娘呛得满脸通红,还怒气冲冲的。这混蛋忒难对付!

    糟糕!她头有些晕了……

    美娘腿脚一软,谢安平顺势接住她打横抱起:“娇娇醉了,爷伺候你。”

    发晕的美娘被放上床,谢安平捏起她的脚玩了又玩,拿手掌去比划:“比爷的手还要小,香娇娇你可长得真娇,浑身上下都是这么娇滴滴的,特别是那处妙洞,又小又紧,爷一进去就被你紧紧咬住,*得就是神仙也招架不住……来让爷瞧瞧你那儿到底怎么长的。”

    说完谢安平就去端烛台了,当真打算仔仔细细把美娘的私密地方瞧个清楚明白。美娘又羞又气,哪儿有让他“观赏”那里的道理!她夹紧了腿,费力撑着坐起来,心想要是谢安平霸王硬上弓,她就一脚踹死这厮跟他同归于尽!

    好在这时谢安平吃下去的迷药发作了,他伸手去取烛台,眼前一花竟然抓空了,随即铺天盖地的眩晕感袭来。谢安平捂着头又跌跌撞撞走回床边,一头栽倒:“爷怎么看什么都在晃啊……”

    话才说了一半,“咚”的一声谢安平就昏了,眸子紧闭四仰八叉地睡在床上,好巧不巧还压着她的腿。

    “爷?侯爷?”美娘推推他肩膀,害怕他是在装睡,“爷快起来,咱们还没洞房呢。”

    就凭这厮的急色脾性,一听要干那档子事肯定跳起来。

    谢安平没搭腔,依旧闭着眼睛,鼻腔哼哼唧唧了两声又没动静了。美娘见他是真晕了,稍微松了口气,她动动腿,发现被他压得死死的根本挪不开,于是狠劲儿蹬了蹬。

    “混蛋!别压着我!”

    谢安平不省人事,被她踹了也没反应,倒是美娘觉得他身上肌肉*的,把她软软的脚心硌得发疼。

    “嘶——死混球吃什么长大的……”美娘挣了半天也没挣脱,倒把自己累得香汗淋漓,她索性不蹬腿了,看着那张讨厌的俊秀脸蛋儿就在跟前,扬手就甩了谢安平两耳光。

    啪啪——

    美娘边打边骂:“叫你欺负我!下流胚子!”

    打了两下还不过瘾,美娘准备再多给谢安平几个大巴掌,谁知她才抬起手腕,原本昏迷不醒的谢安平忽然张开眼睛,黑沉沉的眸子紧紧盯住她,把美娘吓了个魂飞魄散。

    美娘的手还悬在半空,怔愣又怯怕地看着他,吞吞吐吐:“爷……有蚊子,我在打蚊子。”

    万一这厮报复她怎么办!冷情总裁迷糊爱

    谢安平就那么盯着美娘,直把美娘看得头皮发麻,过了一会儿,他哼哼唧唧地靠上来,也不说话,而是拿手扯开美娘的衣领露出一双嫩|乳,把靠脸在柔软的乳|峰上磨蹭了一阵,然后张嘴含住桃尖吮咂起来。

    美娘敢怒不敢言,只能僵着身子任他为所欲为,暗暗祈祷他别把自己的肉咬下来。可是谢安平吃着吃着就没动静了,美娘轻轻垂眸一看,只见他长眸紧阖又睡了过去,但还咬住她胸前的红樱不放。原来刚才谢安平根本没醒,这些都是他不知不觉的行为,换而言之,他扑上来又亲又摸完全是出自身体反应的驱使,他一见到她就要干那种事,因为这已经是刻进骨子里的习惯了。

    美娘想通这一层更生气了,很想再狠狠甩他几个耳刮子,可她怕把他真的弄醒了不好办,于是一掌推开他贴在胸脯的脑袋,揉了揉被他咬得痕迹斑斑的胸口,骂道:“乱发情的禽兽,就该把你阉了!”

    骂完还是不解气,美娘眼珠转了转,伸出两根指头掐住谢安平背脊的肉狠劲儿地拧,直到手都酸了才作罢,谢安平吃痛没甚反应,只是睡梦中眉心不觉蹙起,似有难受。

    “掐死你掐死你掐死你……死混球!”

    撒完了气美娘畅快多了,迷药的劲儿上来她再也支撑不住,于是懒懒地身子一歪,倒在床上也睡了过去。

    以后再慢慢收拾这厮不迟,日子还长着呢……

    一夜倒也相安无事,天快亮了的时候,谢安平醒了,他口干舌燥脑袋沉沉,睁眼还没弄清自己在哪儿。看着身旁睡着个人,他下意识就推推美娘:“水。”

    美娘睡得正香哪里耐烦理他,蹬了他一脚,自顾自继续睡着。谢安平一下就怒了:“没规矩的东西!大半夜爬爷的被窝不说,叫你拿水还敢踹爷,不想活了!”

    话音一落他发觉这里是喜房,仔细一回想顿时想起原来他成亲了,终于娶到惦记了好久的美娘,再一想,身边睡着的这个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乖娇娇。

    火气倏一下又没了,谢安平嬉皮笑脸凑上去:“嘿嘿,爷吵着你了是吗?你还踢爷,看你小胳膊小腿儿的原来那么有力气啊,有力气就好,待会儿留着跟爷使。”说罢他自己起身,下床去倒茶水喝。

    喝着水,谢安平觉得脸颊有些不自在,背脊更是火辣辣地疼。他看不见后背上的掐痕,只是很纳闷怎么会背疼,难不成是被什么怪虫子叮了?

    “唔……是不是床褥不干净?哎呀别咬着娇娇了。”

    谢安平赶紧去叫美娘起来:“娇娇快醒醒,甭睡了,床上有怪虫子。”

    美娘迷迷糊糊睁眼:“什么啊……别吵我……”

    谢安平把美娘捞起来抱进怀中,很严肃地说:“这床不干净,有虫子叮我。”

    美娘头脑渐明,她不解道:“应该不会吧,爷您是不是看错了?”

    “真的!”谢安平笃定道,“就是有怪虫子,爷的背都被咬了好几个大包,不信你摸摸看。”

    他拉着美娘的手去摸背,美娘一摸只摸到掐痕,谢安平顿时龇牙咧嘴:“对对就是那儿!咝咝,爷的皮都被咬破了,该死的坏虫子!”

    美娘想笑又不敢笑,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只好绷着脸安慰:“爷疼吗?妾身给您吹吹,呼呼——”

    “侯爷您起了吗?侯爷?侯爷?”

    两人正在房里“情意绵绵”,行雁在外头敲门,谢安平不悦吼道:“没醒也被你吵醒了!天还没亮你来叫唤什么,公鸡打鸣儿也没你这么早!快给爷滚,爷还要睡觉!”

    行雁在外头说:“是三姑奶奶让小的来请您的,四姑娘昨晚发病了,折腾了一宿都还没好,三姑奶奶请您过去看看!”

    谢安平问:“四姐怎么病了?”

    行雁道:“昨晚儿四姑娘陪爷喝了杯酒,回去就吐了,还起了疹子,怪吓人的。”

    谢安平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他放开美娘准备去穿衣裳,对外头喊道:“知道了,这就过去。”

    美娘双脚落地,看着谢安平绕到屏风那边,心里开始想这算个什么事儿。

    四姑娘病了不去喊大夫,请谢安平过去干什么?难不成他是神仙,说句话就妙手回春了?

    明知自己吃不得酒还要吃,别以为她看不出来,这是打着舍命陪君子的幌子,想要博同情求怜爱呢。这些内宅妇人争宠的招数她尤美娘又不是没见过,哪儿能蒙混过她的眼睛。

    她才进侯府第一天,就有人想方设法把谢安平从她身边支走,若是让她们得了逞,她以后还怎么在侯府立足啊,更别提要收拾那混蛋了。

    不行,绝对不能放谢安平走。

    下定决心,美娘也跟着去了屏风后面。

    “爷,妾身伺候您更衣。”

    作者有话要说:亲爱的妹纸们,留下你们美丽的脚板印哇!让酒叔知道乃们来过哟~~~

    PS:25字以上的撒花留言都送分分的!多写多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