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9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28、看宅邸花丛藏匪

    “唔……”

    清早谢安平美美地醒来,往枕边一摸,空的。

    他一把抓开纱帐:“美娘!”

    “爷,妾身在这儿呢。”

    原来美娘早就起了,正在对镜打扮,她听床铺上的动静就知道谢安平醒了,故意没有理睬,哪晓得他乍呼呼大吼一声,倒把她吓了一大跳。

    他从来不喊她名字的,都是娇娇来娇娇去这样肉麻的叫,可今天是怎么了?

    谢安平这才松懈下来:“爷还以为把你丢了。”

    美娘扶了扶才梳好的云鬓,笑盈盈起身过去:“爷说笑了,这里是侯府,就算您想把妾身丢掉,妾身也丢不了。”

    “过来。”

    谢安平坐在床沿招手。只见他睡眼惺忪,眼眸里没了素日嚣张精明的光芒,反而有些迷迷糊糊的,长睫毛投下一圈浅浅的阴影在眼下,耳朵轮廓微微发红,耷拉着脸像极了一只被抛弃的小狗。

    美娘按捺住揪住他脑袋猛揉一通的冲动,走近把手伸过去:“怎么?”

    谢安平握住柔荑的时候仿佛有一瞬的迟疑,不过很快他收紧手掌,把美娘拉进怀里抱着,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狗爪子!

    美娘用娇笑来掩饰心里的怒气,羞涩嗔道:“讨厌啦,人家的衣裳都被您扯坏了。”

    “别动,让爷好好摸摸。”胡摸乱捏了一阵,谢安平渐渐回神,他把手放在美娘胸口重重掐了一把,很满意地说:“是娇娇,爷没做梦。”

    敢情这混蛋是没睡醒!

    美娘敢怒不敢言,只能抿紧嘴巴拿眼睛瞪他。如果眼神能化作刀剑就好了,肯定把这厮扎十万八千个窟窿眼!

    谢安平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黏着美娘亲来亲去:“怎么起这么早?再陪爷睡一会儿。”

    “不早了,太阳都出来了。”美娘把手抵在他胸口,尽量隔开两人的触碰,转而问:“爷您今儿个不用去卫府吗?”

    他这官也当得太轻松了,就算是金吾卫的上将军,难道都不用去看看卫府里的情况吗?他也不怕他走之后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其他将士指不定怎么荒唐呢。话说回来,可能他在那里的话更荒唐吧……

    果然,谢安平轻描淡写地说:“这几天卫府没什么犯人,去了爷也找不到人揍,还不如在家多陪你玩玩儿。”

    好吧……算她多嘴。

    美娘心想他的玩法她可玩不起,在榻帐间厮缠个没完没了有甚么好玩儿的,就算要玩儿的话也得照她的主意来。美娘歪着头笑:“爷说话算话?”

    “当然。”谢安平拍着胸口保证,美娘欢喜地在他脸颊吻了一口:“爷快起来吧,待会儿咱们出府转转可好?”

    谢安平倒也干脆利落,说起身就起身,一刻钟功夫已经把自己收拾妥当了,都没喊丫鬟帮忙。美娘忙着张罗朝食,等谢安平出来坐下就开吃,他边吃边问:“娇娇,你想上哪儿去转转?”

    “爷您忘了答应过妾身什么吗?”美娘做出一副委屈的小模样,“您不是说腾个空宅子给我娘住么?妾身想去看看那里还缺什么,赶紧添置了好接我娘过去。”

    谢安平吞了嘴里的银丝卷儿,赶紧道:“没忘没忘,爷早就给二姑妈说了,宅子就在两条街外,东西齐全啥也不缺,娇娇你不用专程跑这一趟。”

    “总归亲自看了才能安心,爷您就陪我去嘛,去嘛去嘛……”

    美娘拉着谢安平胳膊撒娇,把他心都要叫化了,此时自然有求必应:“好好好,咱们立马就去。”

    “爷真好!”

    美娘欢天喜地地扑过去。她的开心劲儿不全是装的,先把宅子占了,再给这厮吹吹枕边风,瞅个空把房契弄到手,等以后卖掉换成银子拍拍屁股走人,一切多么顺理成章!多么水到渠成!

    临出府之前,美娘问谢安平:“爷,咱们要去给二姑妈她们说一声么?”

    也不知侯府里有没有这种规矩,府里人去哪儿得给当家的报备一下。

    谢安平一脸莫名其妙:“给她说干嘛?”

    美娘见他这般反应就放心了,笑着挽上他手臂:“妾身意思是去请安,其实回来再去也是一样。”

    谢安平道:“如今天儿热,请安什么的就免了罢,爷怕你被晒晕了。爷还没用什么力气都能把你搞晕几次,这毒辣辣的太阳你铁定受不了。”

    这俩根本不一样好么?!再说他妈的这还叫你没用力气!

    美娘觉得跟这厮在一起久了圣人也忍不住要飙脏话。

    冷静冷静……

    “爷真心疼妾身。”美娘做出一副感激样,趁机又问:“爷,那以后咱们能单独在院子里摆饭吗?总是同姑妈她们一起……有些不自在呢。”

    她一个妾侍哪儿能天天坐在大桌上吃饭,传出去可要被人嚼舌根了,指不定招来多少嫉恨。再说天天跟商怜薇杵一块儿,她还真怕哪天人家“正房奶奶”看不下去一包药毒死她!

    “你想在哪儿就在哪儿,以前爷屋里没人,所以都去姑妈那里吃饭,如今咱们成了小家,也该单独过活了。娇娇走吧,早去早回。”

    美娘觉得谢安平还是挺好说话的,至少以今天的表现来说,算得上百依百顺了。

    两条街外也不远,美娘是坐轿子去的,谢安平是武将不喜欢坐轿,骑马跟在轿子旁边。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就到了宅子大门前,软轿落地,谢安平下马牵美娘出来。王爷的准王妃

    这处宅邸虽是侯府名下的产业,但却是谢琼做主买的,至于为什么买谢安平也不知道。美娘下轿定睛一看,宅子坐北朝南,大门开在东南角,七八级台阶上去,是扇黑漆大门,门口种着两株桃花,如今花谢了结出疙瘩大的青桃儿,看起来跟梅子树似的。跨进门后,迎面一堵荷花影壁,壁下置了一口大水缸,里面养着金鱼,光照影动,金鱼游动的时候会把影子折射在影壁上,形成一幅活色生香的荷塘画卷。

    美娘第一眼就喜欢上这儿了。绕过影壁往里走,三进的宅子不大不小,一进的院落是给下人住的,还有厨房,二进是正堂和左右两边的待客厢房,最里面才是主人家的卧房。宅子东面有处小花园,进了外院穿过垂花门就能进花园,沿着花园都修了抄手游廊,就算大热的天逛园子也不怕晒。

    这个地方虽然还没有王家大,但胜在精致小巧,而且比俞如眉现在住的地方好太多了,美娘一边看一边在心里算该买多少个丫鬟婆子,每月大概要使多少银子,还有靠花园的那座阁楼应该给她哥做成书房……

    谢安平见美娘低头不语,眉心微蹙嘴唇翕动,大概是在思考着什么。他猛地把她从后面抱起来,凑上去咬她耳垂:“想什么呢?怎么不理爷!”

    在想怎么摆脱你。美娘当然不可能说实话,装模作样地惊呼了一声,半嗔半怒道:“您吓死妾身了!爷真坏!”

    谢安平搂着她转了个身,手臂托起她面朝自己,笑着问:“爷这么坏你怎么还喜欢啊?”

    谁喜欢你这混蛋了,眼睛又不是瞎了!

    美娘含笑反问:“那爷又为什么喜欢妾身呢?”

    谢安平脸上闪过一丝回忆的甜蜜,随即弯起一双风流眼,笑意变得真实纯粹,徐徐道:“因为……你给过爷最好的东西。”

    美娘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她给过这厮什么好东西,若说是她的清白身子……亏他也好意思说出口!那根本是他下药强占的!

    跟混蛋就不能认真理论。美娘决定不去追根究底,免得给自己找难堪,于是话锋一转说道:“爷,妾身看这里什么都是现成的,搬进来立即就能住,那明天把我娘接过来您看成吗?”

    “成,有甚么不成的。”谢安平一口答应,突然问:“娇娇,明天是不是要回门啊?”

    美娘一愣。纳妾又不是真的娶妻,哪儿有什么回门之说,本来她还愁要怎么跟俞如眉解释这事儿,现在看来真是天赐良机,既然这厮主动提了,她就顺势推舟答应便是。

    “嗯。”美娘点点头,仰脸美目盈盈,眼神渴望,“爷,您明天有空陪妾身回家吗?”

    谢安平刚要答应,就见姜参事匆匆穿过游廊而来,眉宇神色焦急。谢安平放开美娘,转身迎上去:“什么事?”

    姜参事见美娘也在便压低了声音,靠在谢安平耳边说了几句话,美娘竖起耳朵听,只捕捉到什么漕运、私盐一类的词,想来大概是公事。于是她也就没兴趣再听了,转身去摘路边的蜀葵。

    谢安平听完,大步过来对美娘道:“爷有事要去卫府一趟,待会儿行雁护送你回侯府,路上当心,爷晚上便回。”

    美娘巴不得摆脱他,很乖巧地答应:“好,正事要紧,爷快去吧。”

    谢安平埋头在她嘴上啃了一口,就转身随姜参事走了。美娘目送他的身影消失在垂花门外面,确定了他不会回来,马上抬起手背狠狠揩嘴,呸呸直吐。

    “死混球恶心死了!噗噗……”

    行雁还没来,美娘坐在廊下,一边扯着蜀葵花瓣,一边继续盘算心里的那点小九九。

    明天回家把首饰交给信得过的人去换银子,不能给俞如眉,否则会引她怀疑。最好是给黄莺,小丫头勤快伶俐对她也忠心,是最合适的人选。而且俞如眉搬出来后需要人照顾,院子里的王嫂腿脚不好伺候起来力不从心,所以得把黄莺赎出来,放在俞如眉身边。

    另外,自己当妾这件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须得找个恰当的时机给俞如眉说了,还有尤文扬那里也要坦白。希望他们不会怪她自作主张吧。

    除了这些,这个节骨眼儿上还有件最重要最糟心的大事。那混蛋说“母凭子贵”,看来是一心一意想要她生孩子,前几次是她运气好没中招,葵水如期而至,但现在他每天都要跟她做那档子事儿,怀孕只是迟早的问题。千万不能有孩子!这样一个庶子生出来,明摆着是让人欺负的货色,万一以后那厮娶了正妻生了嫡子,她尤美娘的孩儿就会变得跟她一样,从小看人眼色受尽委屈。还有若是生了女儿,想想一介侯门庶女又有些姿色,会被家里人用来做什么?结果不言而喻,看看她自己就知道了。所以她宁愿死,也不愿给那煞星生儿子。再说有了孩子以后,她想离开他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

    美娘越想越沮丧,不由得叹了一声又一声:“唉,唉……”

    窸窸窣窣——

    蜀葵花的花枝动了动,好像底下有什么活的东西。美娘一惊站了起来,忐忑盯着一人多高的花丛,心想端午刚过,这园子是不是雄黄洒得不够多,还有蜈蚣毒蛇吧?

    美娘有些发怵,心想还是尽快去找行雁好了,她提起裙摆往回走,这时花枝被人一掌扒拉开,一只染血的手钻出来拽住美娘,把她拖进了密密的花丛里。

    “救——唔唔!”

    美娘刚要呼救,这人就捂住了她的嘴。他的掌心有血,还混了一股泥腥味儿,使得力气又大,差点把美娘捂死。

    “老实点!”

    这人靠在美娘肩头,恶声恶气地威胁,美娘看不见他,但猜测他是个满脸胡子的邋遢大汉,因为他硬刺般的胡须扎得她脸疼。

    他用胳膊牢牢箍住美娘的脖颈,虽然落魄却没有失去从容,他低声道:“带我进屋子里面,走。”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酒叔三更耶!三更!但素小妖精们居然还说太少了!如此可怕的欲求不满!!!酒叔要哭了~~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