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36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35、飞上枝头变凤凰

    什么叫这么多年她一直喜欢他?

    她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认识他!

    美娘气愤谢安平总是一副想当然的样子,正想开口反驳,可还没来得及说出话就被他堵上了嘴。

    他亲着亲着就来了兴致,迫不及待把手伸进美娘的衣衫里面,使劲揉捏搓玩,把她弄得娇声直喘。

    美娘很配合他的摆弄,她想着这厮正在兴头上,只要把他伺候高兴了,他就不会再追着刚才的事问到底。于是她主动给自个儿宽衣解带。

    谢安平却一把按住她的手:“别动!”

    美娘不解地看着他。

    只见他勾起唇角,一手扯住她短短的小亵裤,使劲儿一撕。

    嘶啦——

    “嘿嘿,爷就喜欢亲自动手把你脱得光溜溜的,感觉特爽。”

    美娘勉强奉承:“爷的喜好……真特别。”

    谢安平你这个死变态!

    翌日美娘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谢安平早就无影无踪了。她坐起来觉得小腹有些不舒服,正暗自琢磨是不是昨晚被那煞星弄伤了,撩开被角一看,床单上有淡淡的红印。

    原来是月事来了。

    美娘欣喜不已,双手合十感谢菩萨让她这个月运气好没中招,而且一想到起码有五六日不用应付那厮的纠缠,她就觉得胸臆舒畅。

    但是她也清楚不可能每次运气都那么好,当务之急是要想个不怀孕的法子。院子里谢安平的眼线那么多,买药回来熬是不成的,就算瞒得过一时怎么瞒住一世?那厮天天要,她就得天天吃药,久而久之任谁都要怀疑。

    坐在床上想了想,美娘决定去编排二姑妈。

    过了晌午,美娘换上一条素净的裙子,藕色纱衣外头罩了件儿湘色比甲,然后喊来香槐问:“现在去给二姑妈请安行么?”

    香槐道:“二姑奶奶午膳后都要小憩半个时辰,未时三刻才起来。今天二十六,负责城里几个铺面的罗掌柜申时要过来对账,姨娘您要请安不如等晚膳前再过去。现在刚过未时,外面日头正毒,您当心晒。”

    就是要日头毒才好。美娘道:“知道了。你去找两匹爷喜欢的料子,爷要我给他做衣裳,对了,还有貂皮或者狐狸皮,也选些好的来给我瞧。”

    “诶!”香槐利索答应,带着两个小厮就去库房找东西了。美娘赶紧叫上黄莺出门:“快走。”

    临走碰上绿竹正在给院墙下的石竹浇水,她见状问:“姑娘您这是去哪儿?”

    美娘道:“睡久了身上乏得很,我去花园里走走。你在这儿等着,过会子香槐要拿料子来,你帮我看看合不合适。”

    说完她摇着绢扇慢悠悠地跨出了院子。

    谢琼午睡起来以后,初柳便告诉她美娘已经在外等了老半天了,谢琼道:“哎哟这么大太阳怎么等在外头?你们怎么不把人请进来?”

    初柳道:“是尤姨娘怕打扰太太您,坚持要在外面等的。”

    谢琼着急道:“还愣着干嘛,快把人叫进来休息啊!”

    美娘进屋的时候一张脸颊被晒得红扑扑的,额头上冒出大颗的冷汗,嘴唇干涸发白,一瞧就是极不舒服的模样。她给谢琼行礼:“妾身拜见二姑妈……”

    话才说了一半,她两腿一软就跌了下去,幸好黄莺上前把人接住。

    谢琼一阵着急:“快坐下快坐下!”

    美娘被搀扶着坐上椅子,眉头紧蹙汗如雨下。谢琼吩咐初柳拿两个软垫来垫在腿下和背后,关心道:“看样子是中了暑气了,初柳你去请张御医过来。”

    张御医以前是宫中御医,后来年岁渐大不想再在宫中讨生活了,于是辞官出宫做了名寻常大夫。谢琼慕他名气,便重金聘其入侯府。老头子年过花甲膝下无子,前两年老伴又死了,于是一心一意留在侯府里,并收了个小厮当徒弟,名叫云鸽。大伙儿念他以前的名气与威望,于是都习惯喊他张御医。

    张御医来把过脉后,道:“这位小夫人患的是暑厥,乃是由于暑邪侵体,灼燔阳明、触犯心包所致,外加葵水而至引起体内元气亏虚,所以容易晕眩盗汗。不用开方子,煮一碗百合蜜枣汤吃下,在通风凉快的地方歇息一会儿就好。还有,最近一段日子多食温补之物即可,暑夏热燥,切忌人参鹿茸等大补药材。”

    美娘一听居然不写方子,心想一番盘算岂不是就落空了?大夫不开方子就没有药吃,没有药吃她就不能偷梁换柱,不能偷梁换柱就没法正大光明喝下避子汤,不喝避子汤就会怀孕……不行,非得让这老头子给她开方子。

    于是美娘问:“老先生,不知妾身身子是否康健?”

    张御医道:“小夫人体质温厚,十分康健。”

    “那……”美娘羞羞怯怯,赧然地看了看谢琼,抿唇低语,“那妾身为何迟迟未能有孕?”

    谢琼一听便笑了:“你进门日子尚短,不用着急。”帝皇绝宠猫妃

    美娘把头埋下,更害羞了:“可是妾身跟着侯爷的时日不短了……”

    张御医也说:“小夫人正值妙龄,小侯爷也是青壮年岁,假以时日一定会有孕的,操之过急反而不好。”

    “其实是侯爷想尽快要个孩儿,所以妾身才会这么心急。”美娘觉得把谢安平搬出来应该管用,对张御医道:“不如您给妾身开一些调理身子的汤药?”

    “这个……”张御医捻着胡子,转而望向谢琼。

    谢琼含笑点头:“你就开个方子罢,免得她心里不踏实。”

    “好吧。”张御医答应了,叫云鸽伺候笔墨写了张方子,然后拿给美娘,“这方子是固本培元的,你先吃着,要是三个月后还没动静,老夫再给你号脉。”

    美娘如获至宝地接过,拿给黄莺贴身收好,然后在快到申时的时候就告辞了。接着张御医也离开了,初柳去收拾座椅上的垫子,不满咕哝道:“说的好听,什么侯爷想要孩儿,明明是她自己想母凭子贵,一肚子坏心思……”

    “初柳。”谢琼喝止了她继续说下去,口气却不算很严厉,“在我面前说说就罢了,若被安平听到,你这条舌头可就没了。”

    初柳委屈道:“可是……”

    谢琼沉下脸来:“好了,说多错多。申时了,你去把罗掌柜叫进来。”

    美娘并没有着急回小院子,而是优哉游哉地带着黄莺乱逛,说起来她进府也有段日子了,可每天疲于应付那混蛋,都没时间好好把府邸看清楚。这个时辰府里的下人们大概都在打盹偷懒,美娘逛着逛着就走远了,跟黄莺来到一处水榭。

    楼榭临水而建,三面雕窗,没有挂纱帘,人坐在里面通风凉爽。美娘靠窗坐下,把腿翘起搭在长椅上,脱下绣鞋一看:“哎呀,脚心都起泡了。”

    黄莺惊呼:“姑娘快把鞋穿上!”

    美娘无所谓道:“你怕什么,这里又没其他人,我在太阳底下站了半天又走了这半天,想放松放松不行吗?”她努努嘴,一转眼看见池塘里红影飘过,顿时惊呼:“黄莺你看!好大的鱼!”

    池里养了一群个头超乎寻常的大鱼,美娘惊鸿一瞥估计出鱼儿身长大概有两尺多。黄莺一听赶紧扒拉上窗口:“哪里哪里?”

    “那里,唔,沉下去了。”美娘指给黄莺看,可鱼儿受惊一下就摆尾钻入水底,俩人都有些失望。

    美娘问:“有没有鱼食?”

    黄莺两手一摊:“没有。”

    美娘叹息:“真可惜,我还没看清是什么鱼呢。”

    正说着话,忽然群鱼又纷纷从水里冒出头,一股脑儿向着对面的岸边蜂拥而去。美娘抬眼望去,只见那边有个穿绛紫衣裳的男人正在往水里丢什么,大概是鱼饵一类的东西,所以引得大鱼都游了过去。

    大鱼抢食扑腾得水面哗啦,美娘闻到很浓的鱼腥味,于是捂住鼻子:“怎么那么臭……算了,我们别待在这儿了。”

    美娘穿好鞋下地,刚出水榭就撞上了行雁。行雁一惊:“姨娘您怎么在这儿?”

    美娘也是一惊:“你又怎么在这儿?爷回来了?”

    行雁顿了顿,道:“是,侯爷回来见您没在,于是让小的出来寻您。您快回去罢。”

    美娘赶紧拉着黄莺小跑:“马上回去。”

    等俩人上气不接下气跑回了院子,美娘弯腰撑在门上喘息:“黄莺你、帮我看看……头发乱没乱……”

    黄莺给她整理了一下仪表:“挺好的,姑娘去罢。”

    美娘捋着胸口渐渐平复,脸上重新挂起一贯的微笑,然后婷婷袅袅地走进院子,直奔前厅。

    “爷,劳您抬下胳膊。”

    “爷,奴婢勒得紧不紧?这样合适吗?”

    “爷您喜欢哪种花样……”

    还没进屋,美娘就听见绿竹说话的声音,不觉放慢了脚步。转眼香槐走了出来,见美娘杵在那里不觉一怔:“姨娘您原来在这儿啊。”

    美娘朝里努嘴:“爷在干嘛?”

    香槐道:“您说要给爷做衣裳,所以绿竹在给爷量尺寸。”

    “哦……量体裁衣啊。”

    美娘唇角弯起的弧度更大了,眼睛里却立刻冷下来。

    敢情不是要借她的手脱离苦海,而是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这么有“远大抱负”的丫鬟,不成全她怎么说得过去呢?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要高考啦,有妹纸要参加考试咩?有的话加油哟,酒叔祝乃们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