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46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45、窥私会旧奴求救

    第二天趁谢安平去卫府了,美娘让喜鹊煎药来吃。从前都是黄莺做这事儿,喜鹊一打开柜子瞧见两摞药包,打开来看两幅药似乎有些不同,遂拿来问美娘:“姨娘,煎哪一种?”

    美娘心想避子汤里有红花,便打算挑包有红花的煎来吃了,谁知道两包药摊开一瞧,居然都混得有红花。

    怪哉,固本培元的助孕方子也要放红花?

    美娘顿时存了一个心眼,因为她吃不准张御医开的方子有没有被人动过手脚,于是没好气把药包推开:“算了,我也分不清楚,还是等黄莺回来再说吧。喜鹊你去把香槐喊来,我有事问她。”

    不行,得把这件事搞清楚,不然她睡觉都不踏实。

    美娘喊来香槐这般那般地吩咐了一番,然后打发她出门,然后坐下来替谢安平缝补袄子。

    这脏兮兮的玩意儿她原本是不打算碰的,但想起昨晚谢安平可怜兮兮的模样,就不自觉心软了,拾起包袱唉声叹气:“罢了罢了,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皮袄已经被烧坏了,美娘把破损的地方剪掉,再抖落上面的土尘灰屑,发现这是件白净的小皮袄,可惜很多地方都被火燎黄了。

    “这袄子……怎么像是女孩儿穿的呢?”美娘皮袄的样式有些纳闷,不过转念一想谢安平小时候模样应该不错,家里又全是姑妈,也许就爱把他当女娃打扮吧。

    既然决心要修补了,就要补得漂漂亮亮。美娘找来几块白狐狸皮,按照破损的形状裁下小方块儿,补在小兔皮袄子上面,而且用的线也是白丝和银线绞在一起的,既能与皮袄本身的颜色混为一体,又结实耐磨。

    美娘连晌午饭都没顾得上用,好不容易补好了皮袄,高兴地站起来抖了抖,比划着穿到身上,走到妆镜前照了照:“好漂亮,跟我小时候有件儿袄子挺像的……”

    她正自言自语着,香槐已经回来了,进门就道:“姨娘,药我拿回来了。”

    美娘暂且把皮袄放下,走过去问道:“是你亲自看着抓的药吗?”

    香槐点头:“抓药的是云鸽,府里的药都是张御医写方子他负责配,我是亲眼盯着他取药过称再包好的,绝对没马虎。”

    “嗯。”美娘打开药包仔细检查,果然没有发现红花的影子,甚至还有好几味药材见所未见。

    那药绝对被人调包了,就算不是调包,也被动过手脚。下了这样的论断以后,美娘暗自惊心,但她没有表现出来,若无其事道:“行了,你下去煎药吧,好了端来给我吃。”

    香槐知道这是调理身子帮助怀孕的药方,她向来对谢安平忠心耿耿,所以对这种延续香火的事很积极,一听便雀跃地去小厨房煎药了。

    等香槐走了美娘才扶着胸口直吐气,额头都冒出些冷汗。幸好她偷梁换柱,吃的是避子汤而非助孕药,否则早被害死了!

    但到底是谁下黑手美娘心里也没底,她头一个自然怀疑商怜薇,不过商怜薇有这么大能耐吗?居然能轻易动这样的手脚,她住的可是谢安平的院子!

    美娘现在看谁都可疑,思来想去还是没个头绪,心里反而更加慌乱了,于是拿了把湘妃竹扇走出去散步。

    她边走边想:假如不是商怜薇,那又会是谁呢?

    二姑妈三姑妈小姑妈?她怀不怀孕跟她们又没干系,再说她们都是长辈,谢安平有孩子了她们不是该高兴么。不过也难说,万一别人就是看她这个小妾不顺眼呢?

    剩下的就是平辈的了,美娘首当其冲想到了骆安青,那个给人感觉很沉闷却又很有城府的男人。但转念一想又不可能,她跟他井水不犯河水的,他干嘛使这样的阴招啊?

    还有三姐谢灵玉,她才回家两天,按理说没这么快生出幺蛾子吧……

    想着想着,美娘冷不丁抬头才发觉自己竟走到一处陌生的角落来了,大概是花园的尽头,高高的围墙上爬满了绿色的藤蔓,活像一堵碧绿屏障。

    美娘现在正处在担惊受怕的边缘,自然不想独自在这种地方过多停留,她正要转身离开,忽闻藤蔓底下传来叩门生,轻轻的“笃笃,笃笃笃——”,两短三长,像是一种暗号。

    那里居然有道门?

    美娘先是一惊,随后却发现了蹊跷的地方,有这么厚实密闭的藤蔓遮挡,谁会想到此处竟暗含角门!

    敲门声持续不断,来人似乎很有耐心,保持着同样的频率,美娘既好奇又害怕,明明知道可能惹来是非,但一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动弹不得。

    门外是谁?要不要开门?

    身后窸窸窣窣,美娘回头瞥见一道人影走来,赶紧侧身躲进树丛后面,猫腰蹲下屏住呼吸。

    木槿花枝叶繁茂,美娘被很好地挡在后面,透过树枝间的缝隙,她看见一条挑银边儿的白纱裙掠过去,还有一双绣蝴蝶的云履,在这个家,能打扮成这样的就只有主子。

    “怎么才来?”门打开走进一个人,开口说话听出是个男人。美娘竖着耳朵打起十二分精神,确定此人绝对不是侯府里的人。

    “娘今日午睡比往常晚,我怕她起疑,等她睡着了才过来的。”

    美娘一听这声音差点惊叫出来。居然是谢灵玉!

    “起疑又怎的,难道你还没对家里说实话?”那男人的口气忽然有些不耐烦,“那人已经休了你了,你现在不是他们家的长媳,你仍旧是侯府小姐,我现在能娶你了。”

    谢灵玉居然被休了?!这个消息比刚才发现谢灵玉和男人私会还要令人震惊,美娘险些要跌出树丛。

    但谢灵玉很犹豫:“我……我不敢说。”

    美娘暗暗揪住袖子,心想当然不能说!这等丑事传出去不是给侯府抹黑吗?谢灵玉不被打死才怪!

    “别怕,就算全世界都抛弃你,你还有我。”男人说起甜言蜜语来是一把好手,这人安抚道:“灵玉,如果你实在不好开口,干脆就这样跟我走吧,我会养活你的。可恨我只是个低级士官,俸禄微薄不能让你过锦衣玉食的生活,如果能捐个高一些的职位就好了。”

    谢灵玉一听就说:“你想捐官?要多少银子?我给你。”

    男人义正言辞地拒绝:“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哪儿能要女人的钱,你不用给我,我会自己想办法的。”洪荒之天帝封天

    “你也说了是为了让我过好日子,你就拿着吧,我们之间难道还分彼此?”

    最后男人推脱不过,勉强收了谢灵玉的东西,还有她的首饰钗环。此人又拥着谢灵玉说了会子情话,亲热了好一阵才依依不舍地告辞。谢灵玉送走了他关好角门,理了理衣裳也偷偷摸摸溜回去了。

    美娘腿都蹲麻了,直到谢灵玉走远好久好久,她才撑着膝盖站起来,小腿儿打颤足底发麻,走路都打踉跄。

    太阳照在头顶明晃晃的,美娘只觉得天旋地转。

    她竟然无意间发现了这样的秘密!谢灵玉不是回家探亲,压根就是被婆家赶了出来,联想起当天在侯府门口看见的行李,她就说谁回家住个三五日还带这么多包袱,皇妃省亲也没这么大派头不是?原来居然是被休弃了,谢灵玉是因为什么被休的呢……

    边想边走,美娘也没留心看路,冷不丁一头撞上前面的人,湘妃竹扇“啪嗒”掉在了地上。

    这人拾起扇子递过来:“小嫂子。”

    美娘定睛一看,却是骆安青。她因为发现了别人家的*而觉得心虚,不敢看他的眼睛,拿回扇子点了点头:“骆少爷。”

    骆安青神情冷淡,如无澜的枯井,问道:“小嫂子从哪里来?”

    美娘讪讪笑道:“妾身无聊出来随便逛逛,这就准备回去了,太阳怪晒的,头都晕乎乎的……”

    “这么热的天还是不出门的好,小嫂子请回吧。”骆安青说话一板一眼的,拱手作揖,“告辞。”

    “骆少爷慢走。”美娘福了福身,退到一旁让他先走,然后才摇着扇子慢慢往回踱,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没被看出端倪,还好还好……不过,骆安青怎么出现在这儿呢?

    美娘反应过来觉得不对,回头一看,骆安青已经没影了。

    眼看就要到小院子了,美娘觉得还是躲在这里安全,相比起面对心思诡异的这一大家子,她倒更宁愿专心对付谢安平那厮,至少从目前来看,她把他糊弄得还不赖。

    院子外墙根处有个人鬼鬼祟祟的,美娘刚巧看见,便喝道:“谁?!”

    “求姑娘救救奴婢罢!”

    一个头发枯黄满脸伤痕的丫头扑过来跌在美娘脚下,抓着她的鞋求道:“姑娘、姑娘您救救绿竹……”

    若不是她自报姓名,美娘根本不会把眼前这个外表邋遢的丫头与从前那个清爽漂亮的绿竹联系在一起。美娘吃惊:“绿竹?你怎么这副样子?”

    绿竹哭道:“姑娘您行行好,把奴婢要回来吧,奴婢在那边过的根本不是人的日子!最脏最累的活让我做不说,那些丫鬟婆子还要我洗衣裳倒夜香,要是奴婢不做,她们就克扣奴婢的饭食,还会动手打人……”她撩起衣袖,把伤痕累累的胳膊露给美娘看。

    美娘见状也是吃了一惊,心想绿竹这丫头虽然可恶,但那群人也太狠了。她问:“四姑娘不管你么?”

    绿竹抹泪:“四姑娘她……”绿竹没敢怎么说,只是咬住唇摇了摇头。

    “哎,你先起来。”美娘把绿竹拉起来,悄悄把她带进院子,又喊香槐端饭来给她吃。想绿竹以前是大丫鬟,跟府里的半个小姐似的,哪里受过这种苦,这半多月的日子把她折磨得够呛。

    美娘见绿竹吃得狼吞虎咽,无奈摇了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若不是她心思太多背弃了旧主,美娘也不会使这种手段收拾她。

    绿竹吃得太快被噎着了,咳个不停,美娘亲自给她倒了杯水:“慢些吃,先喝口水,不够还有。”

    绿竹端着杯子泪盈满眶:“姑娘……奴婢晓得错了,您把奴婢要回来好不好?奴婢发誓以后再也不敢痴心妄想了。”

    美娘虽然同情她,但送出去的丫鬟就如泼出去的水,她不打算再收回来,便道:“我在府里什么地位你也清楚,若是四姑娘不松口,我怎么要也是不成的。”

    “那姑娘您想想法子!求您了,奴婢真的要被她们逼死了,奴婢会做牛做马报答姑娘您的!”绿竹跪下来哀求美娘,为了显得自己还有用,她说:“四姑娘不是看起来那么好的,姑娘您要当心。”

    美娘当然知道商怜薇不是什么好东西,可她还是装作吓了一跳的样子:“你别乱说这种话!”

    “真的真的!”绿竹迭迭点头,“奴婢听说中元节那天您不慎烧了什么包袱,惹得侯爷发脾气,姑娘,那个碎花包袱我见过,那天四姑娘出门去,回来手里就多了个包袱,然后她亲自拿回房间里去了。”

    不用说,肯定是黄莺扔包袱的时候被商怜薇看见,商怜薇便捡了回去,伺机栽赃嫁祸。

    美娘“难以置信”:“真的吗?”

    绿竹笃定:“奴婢若有半句谎话,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让我想想……”

    美娘装模作样伤心了一会儿,然后红着眼不解道:“四姑娘怎么是这样的人呢?我跟她无冤无仇的……她这般害我自己又能落得什么好处?”

    绿竹迟疑道:“兴许她是嫉妒姑娘您。”

    “我有什么值得嫉妒的,横竖不过是个妾侍。”美娘擦擦眼角,把绿竹扶了起来,拉着她的手亲热说道:“你且再忍一忍,等爷回来我求求他,想法子把你从四姑娘那里要回来。在此之前只有先委屈你了。”

    绿竹一听大喜过望:“有姑娘这句话,奴婢的日子就有盼头了。奴婢不会忘记姑娘的大恩大德的!”

    绿竹怕出来太久商怜薇那里起疑,很快又回去了,美娘还让香槐塞给她几瓶治伤的药膏和一些碎银子。

    香槐对绿竹有心勾引谢安平的事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努嘴道:“一次不忠百次不用,姨娘您干嘛可怜这种人。”

    美娘含笑:“怎么说也是我从家里带来的人,不愿看她太惨罢了。以后她来你们给她些饭吃就是,又费不了多大事。”

    香槐还是不高兴,撅着嘴出去做事了,美娘摇着扇子笑得舒怀。

    不费吹灰之力就在商怜薇身边插了个眼线,这种好事打着灯笼都难找!商怜薇竟敢这样设计她,看她怎么收拾这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