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2第一章 尤家有女美娇娘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1、尤家有女美娇娘

    “姑娘,该起了。”

    杏色纱帐一撩,尤美娘被照进来的光亮晃醒。她浅浅低吟一道,眯眯眸子才撑着坐了起来,依旧哈欠连天。

    又做了一夜怪梦,梦中有只大豹子一直追着她,怎么也甩不掉。

    黄莺系好帐子,对着外头喊了一声:“姑娘醒了,进来吧。”

    另外两名小丫鬟担水进来给尤美娘净口洁面。只见一只羊脂玉雕琢般的无暇纤手端起绘竹叶的敞杯,一抹藕腕比雪瓷片儿还要白上几分,美娘的樱桃小嘴儿含了口青盐水,漱了漱偏头吐进床侧的铜壶里,然后她掬了捧清水拂上脸颊,水珠沾在弯弯的柳叶眉,沿着眉梢划过眼角香腮,流到小巧的下颔。

    黄莺赶紧递上拧好的帕子,美娘接过来擦了,随手扔开:“粗翻翻的,扎得我脸皮都要破了。”

    秀眉一蹙小嘴儿一撅,亦嗔亦怒,让人心里又酥又痒。

    其中一个担水的小丫鬟,唤作樱桃的,急忙解释:“奴婢昨儿去找管事的周妈要新的蚕丝帕子,碰见二少爷房里的丁香抱走一大摞,据说是拿给二少爷练字使的,不管丝的绢的,都让她拿走了,只剩下这种粗棉帕子……”

    黄莺瞪道:“笨脑子的丫头!你不知道叫她拿两条给你?二少爷那手字不练也罢,偏还要用上好的绢帛,哼,敢情他的功课紧要,咱们姑娘的脸面就不紧要了!”

    “好了,二哥房里的人哪个不是耀武扬威的,樱桃上去讨帕子,恐怕讨来耳刮子。”尤美娘出口劝道,“给我梳头,别误了请安的时辰。”

    黄莺恨铁不成钢地恨了樱桃一眼:“欺软怕恶!”说罢伺候美娘梳妆更衣,她还是气不过:“二少爷也太过分了,姑娘您可不能老让着他,要不他更得寸进尺。摆明了就是欺负您和大少爷,上回大少爷犯事儿,八成跟他也脱不了干系,说不定就是他陷害的!大少爷那般好性子的人,说话都温声细语的,怎会打伤人,还惹上官司……”

    提起这件事美娘脸庞明显划过不快,她出言打断黄莺。

    “不让着他又能怎样?他是大太太亲生的,我爹说话有几斤分量你又不是不知道。”尤美娘对着镜中美人儿勾勾唇,“无非是想打我的脸而已,我觉着再金贵的帕子,在他眼里也只配拿来糟践。练字练字……不用想也知道他写不出什么好话。”

    黄莺一叹:“这日子过得真累……姑娘还是尽快说门好亲事,嫁出去就好了。”

    美娘长有一双勾魂眼,闻言瞬时眸光微暗,但很快笑了笑,没再搭腔。

    尤家在偌大的上京城只算小门小户,美娘父亲尤思仁是个从六品的小京官儿,在国子监当了个国子助教,负责算学方面的授业,俸禄微薄勉强够一家人糊口。

    但尤家的宅子却置在权贵聚居的城西,而且还整修得颇为体面,供使唤的小厮丫鬟婆子都有三四十个。这靠尤思仁当然不可能办到,而是靠尤府的大太太王金桂,也就是美娘的大娘。

    王家靠贩马起家,发迹后在京城置了田产铺子,还在瓦市弄了个牲口市场,凡在场子里买卖,无论是牛羊骡马,王家都要抽卖家三分利,说来也不算多。但有些人为了省那两个子儿,就不愿进场里交易,而是在外头私下跟买主商量,这时巡逻的衙役就找上门了,一会儿说马儿乱跑扰了几户民居,一会儿说牛粪污了哪位贵人的鞋,要抓人去衙门打板子。要知道上京这地儿一根竹竿子落下来都能打死三个当官的,要真得罪了谁他们这些养牲口的也担不起责,万般无奈只好回场子里去,乖乖让王家抽利。王家赚了钱,自然也不会少了衙役们的好处,于是这生意长久下去,就成了约定俗成的规矩,王家的钱也像滚雪球似的,越来越多。

    别看王家表面光鲜有钱,说穿了就是暴发户大老粗,王家人钱多了想法也多,生怕别人看不起,于是寻思着得找个法子往书香门第上靠。刚好到了王家小姐王金桂出嫁的年纪,王老爷子膝下就这一个女儿,舍不得嫁远了见不着,不然忒大的家业也没个承继,所以就想找个男人入赘,而且最好还是肚子里有些墨水的读书人。

    王老爷子看来看去,就看上了在铺子里算账的尤思仁。尤思仁是从外地来的,前一年秋闱没中,而盘缠花光了没钱回家,于是在王家铺子里做账房先生,赚两个路钱。他虽有些酸腐,但模样俊秀,白白净净很斯文,王老爷子觉得很不错,并且还让王金桂偷偷去相面,王金桂一见这俏书生也芳心荡漾了。

    这人看上了,接下来就是说亲。王老爷子没自己问,而是喊了个掌柜的去探口风。掌柜的怕书生一口回绝让东家老爷落得没面子,于是问的拐弯抹角,尤思仁有些呆没听出个所以然,随口说了几句什么男人要先立业才成家的话。王老爷子一听更加欢喜了,觉得这是个有志气的主儿,对尤思仁愈发满意,但考虑到书生一心想入仕可能没心思成家,此时说亲怕是不成,又犯起了愁。肥后顽劣:皇上给跪了

    这时,手底下人给王老爷子出了个主意,叫生米煮成熟饭。把人灌醉了扔进洞房了事,醒来认账最好,不认账就打得他认。老爷子草莽出身,江湖儿女不讲究三贞九烈,听了不仅不觉得荒唐,还觉得此计甚好。于是有一晚东家请尤账房吃酒,连哄带骗让书生吃下几杯媚药混杂蒙汗药的酒,等到人迷迷糊糊,便打包送进了小姐闺房。

    翌日尤思仁醒来看见哭哭啼啼的王金桂,吓得人都傻了。这时王老爷子带齐人马闯入房里“捉奸”,本以为水到渠成,不料尤思仁说的话把他们都劈到一万八千里外去了。

    原来尤思仁早已娶妻,老家的儿子都两岁了!

    王老爷子气得要杀人,可王金桂舍不得,死活要嫁尤思仁,甚至还拿上吊吓唬她爹。王老爷子心疼女儿,只好同意,但条件是要尤思仁休了家里的糟糠妻。尤思仁一开始不肯,后来禁不住连番的威逼利诱,终于点了头。最后,尤思仁在京城娶了王金桂,而王金桂很快传出喜讯。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算完了,可是休书还没送回老家,原配夫人居然带着孩子找上了门来,千里寻夫!

    王家又是一阵鸡飞狗跳,每天吵嚷个不停,王金桂大着肚子又哭又闹非要让尤思仁休妻。彼时尤思仁刚刚入仕,怕此事传出去坏了名声,好说歹说留下了原配夫人,拨了处院子让人住着,不敢过分亲近。原配夫人是个软性子,被欺负成这样也没吭声,单独带着儿子过活,也没有争名分,任随别人“二太太二太太”的叫。王金桂见她安分不惹事,便睁只眼闭只眼算了,只是免不了暗中苛待他们母子。

    按理说到此总该消停了,但节骨眼儿上又出岔子了。男人总是贱性的,你文静他嫌你软弱,你活泼他又嫌你聒噪,王金桂怀孕八个月的时候,肚子大脾气更大,娇生惯养的性子变本加厉,经常把尤思仁折腾得够呛。有天他为了躲清静就躲到了原配夫人的院子里,进门一看这里没人管没人顾的,东西破破烂烂很是寒酸,不禁心生愧疚。等到走进屋子,尤思仁看见小儿熟睡憨态可爱,而妻子正在一盏黯淡油灯下做针线,低眉顺眼很是温柔。

    尤思仁觉得此幕格外温馨,而且原配本就是美人胚子,越加让他心动神往。他上前关怀问话,原配乍见他受宠若惊,连忙要递茶给他吃。尤思仁拉住她,只见她手中是一双男鞋,不由得潸然泪下,握住她的手倾诉衷肠,最后夫妻俩人抱头痛哭。尤思仁在那儿留宿了一夜。

    一个月后,王金桂临盆遭遇难产,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生出个男孩儿,从此却伤了身子再不能生。恰逢此时原配夫人传出有孕的消息,可把尤思仁高兴坏了。以王金桂那种霸道的脾性,必然故技重施大哭大闹要原配拿掉孩子,但架不住尤思仁护着挡着,自己身子不好又还在将养,故而只能眼睁睁看原配顺利把孩子生出来。

    好在生的只是个女儿,王金桂见对自己没有威胁,索性作罢。尤思仁得子又得女,欢喜得很,从小对她就十分宠爱,什么好的只给她,摘星揽月也愿意。而这个女婴,正是美娘。

    美娘继承了父母最出挑的地方,小小年纪就显露出格外的美丽,才十三岁就出落得亭亭玉立,惊艳绝伦。这个时候,王金桂居然表现出比尤思仁还要热切的欢喜,一反常态对美娘好了起来,甚至砸重金请名师来教授美娘琴棋书画。

    尤思仁看不出王金桂心里打什么主意,美娘的生母俞如眉却忧心忡忡,时常对着美娘流露出担忧的神情。

    美娘年纪虽小,但不缺心眼,她总是安慰俞如眉:“娘您别担心,我自己有主意的。”

    欺负了他们一家子那么多年,还想把她当骡子卖?

    呸!老毒妇做你的春秋大梦!

    当然,作为“淑女”的尤美娘是不会把这种话挂在嘴边的,她只是时不时在心里面念叨上几遍而已。

    “姑娘来了。”

    走到王金桂屋前,管事的周妈打帘请她进去。美娘冲周妈点点头,轻迈莲步进了屋内,瞬间一副恭顺温柔的模样。

    穿金戴银的王金桂见到她,热络招手:“美娘来啦。”

    美娘微微一笑,道了个万福:“给大娘请安。”

    不就是虚情假意么,谁不会啊?

    作者有话要说:《寡人为后》还有两个番外,但最近两天没时间写,所以先放这本的存稿出来。是小侯爷和家里挠人猫儿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走过路过给酒叔撒个花儿呗!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