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48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47、得寸进尺知身世

    书房里有个醉翁椅,谢安平把美娘推上去坐着,捞起她一只脚脱掉鞋握着掌心把玩。前朝女子时兴裹脚,妇女皆以三寸金莲为美,但自晋国立朝以来就废了这规矩,不过观念已经根深蒂固,男人们还是更偏爱纤巧小脚。

    美娘是一双天足,未曾缠过,好在天生娇小白嫩,放在谢安平掌心刚好被一手握下。他玩儿得爱不释手,听了她的话漫不经心道:“三姑妈会看着办的,四姐是她闺女嘛。”

    脚心痒痒的,美娘蹬了蹬腿:“话虽如此,可三姑妈跟妾身一样是个妇道人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想说亲就只能凭媒婆一张三寸不烂之舌,常言道眼见为实耳听为虚,被那些个媒婆夸上天去的公子们,不见得人品真的有多好。所以妾身才觉得这事儿应该由爷您帮忙。”

    谢安平的手徐徐摸上她光滑的小腿:“爷该怎么帮忙?”

    “爷您认识的人多,挑几个年轻有为的未婚男子出来,这不算难事罢?”美娘现在一心一意替商怜薇“打算”,竟然不察这厮的手一直往上摸,“我娘有句话,叫找相公不图家世钱财,只要懂得心疼妻子、对妻子好就成。侯府已经是这样的门第了,四姐也用不着高攀哪个大户人家,最主要是找一个知冷知热对她好的贴心相公,就算那人出身一般,只要他自个儿有本事,不是好吃懒做之辈,在前程上侯府帮他一把就是了。比如二姑父,听说以前老侯爷在世时提携了他不少,所以他才能做得了司农寺卿,跟二姑妈这么多年也和和美美的,真令人羡慕。爷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湘裙撩开,露出两肢嫩藕般的长腿,谢安平摸得兴起,哪儿还顾得上美娘说什么,只晓得点头答应便是。

    “就是就是!”

    美娘抓住机会再接再厉:“这事就劳爷惦记了,您去卫府同姜参事商量一下,挑几个相貌端正的适龄男子来相面。四姐性子安静,相公就不能也这般沉沉闷闷的,不然俩人还不闷到一块儿去,最好是个能说会道的有趣人物,可以给四姐解闷儿。妾身瞧刚才进来拜见您的那位就不错,不如打听一下他有无家室吧?”

    谢安平把美娘的腿分开架在椅子的扶手上,美色当前风情撩人,他耳朵边嗡嗡嗡的根本不晓得她说了什么,只管俯身过去亲热。

    他顶进美娘身体里面,沉重喘息道:“行,爷明天差人去问……娇娇你躺下来点儿,爷还有半截没入进去呢。”

    “爷一点要记得呀,这是头等大事。”

    美娘知道不给他些甜头是不成的,于是掀起身子相凑,腰肢款摆媚眸眄睨,檀口吁吁吐出香气儿:“妾身现在主动热情了么?爷……”

    一见这份妖娆,谢安平三魂丢了七魄,双手狠狠掐着她的腰撞击:“爷就喜欢你这么骚,快说你喜欢被爷干!”

    ……死混蛋别得寸进尺啊!

    美娘莺声娇啼,但就是不说这样的话,谢安平却不非要听到才甘心,三浅一深地摆弄:“快说,快说……”

    醉翁椅吱吱呀呀摇了许久,险些散架。

    八月十四,谢安平又去卫府了,美娘便趁着这个时机去看俞如眉,送两盒月饼。可是刚进宅子绕过影壁,她就见俞如眉站在院子中央,肩膀颤抖紧咬嘴唇,死命瞪着对面的那男人。

    美娘循着她视线一望,只见一个四十多岁的陌生大汉站在那里,搓手无措又讪讪发慌的样子。

    美娘赶紧过去把她娘护在身后,警惕道:“你什么人!”

    大汉见到美娘双目一亮,声如洪钟地喊道:“小姑娘!”

    “你……”美娘狐疑打量他,觉得有些面熟,“我不认识你。”

    “哈哈,你怎么不认识老子,你还救过老子哩!就在这座宅子的花园里!”大汉拿手掌在脸上抹了一把,提醒美娘。

    美娘顿时想起来了:“你是那个大胡子?”

    想不到他把胡子刮了露出原本模样,倒是个相貌堂堂气宇轩昂的大丈夫。

    霍青城点头:“老子专门来答谢你的救命之恩,不想……”他偷偷看了俞如眉一眼,有些赧然地垂下眼帘,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

    俞如眉把腰背挺得笔直,单薄的身姿竟然也有种不可侵犯的凌厉气势:“你走,滚!”这般冷冷说完,她竟拉着美娘进屋了,把霍青城晾在外头。

    美娘懵懵懂懂的就被俞如眉拽走,她只得回头对霍青城道:“当时就是举手之劳,不用专门答谢我的,你请回吧,我娘她……”

    “跟这种人废话什么!”俞如眉火气特别大,砰一下关紧房门,把俩人和外面彻底隔绝开来。

    霍青城讪讪地抓抓后脑勺,想了想还是慢悠悠踱步出了宅子,可是一步三回头,似乎依依不舍的样子。

    漕帮的手下有几个守在外面,见他出来便迎上去:“老大,见到恩公了?”红尘滚滚滚(军旅)

    “见是见到了,只是……嘿嘿。”霍青城忽然浮现出一种有些甜蜜的诡异笑容,“都是年轻时欠下的风流债啊。”

    屋子里,俞如眉拉着美娘看了又看,紧张问道:“你是怎么认识那人的?他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美娘见她娘一副凝重神色,不敢隐瞒,把当初救人的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

    俞如眉微微松了口气:“还好……”

    美娘愈发不解了:“娘怎么回事?你跟那大胡子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不然怎的一见面就像仇人似的?

    俞如眉眼眶一下就红了,却否认道:“没有,我就是觉得那样的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你别和他有来往。”

    她越是否定美娘越觉得蹊跷,好奇心被彻彻底底勾出来,缠着俞如眉非要问个真相:“娘您就说实话吧,肯定有事儿,您别想瞒我!到底是怎么了?您就告诉我嘛,告诉我嘛……”

    “我……”俞如眉欲言又止,把脸别过去咬牙道:“我说不出口!”

    “咱们娘俩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这儿又没外人,您就说罢!”

    过了好一阵,俞如眉情绪稍微平复了些许,才极为艰难地说道:“那个人……可能,是你亲爹……”

    ……

    什么叫可能是亲爹?!

    美娘大惊:“我爹怎么会是他!”

    她有爹的呀,尤思仁,养了她十六年的父亲,难道是假的?!

    “我这样说,是因为我也不能确定。”俞如眉眼含泪花,把往事娓娓道来:“十多年前我带着你哥来京城找尤思仁,当时王家不住在现在的地界,不知你还有没有印象,旧宅子是挨着马市的,你六岁前都住在那里。彼时王氏想撵我走,但尤思仁还算有点良心,见我一弱女子无依无靠也没盘缠,便把我和你哥留了下来,但是不能入正宅住着,只分了间靠近马厩的破屋子栖身。本来我和你哥住在那里还算清静,直到有一天,我晚上锁门却在马厩后面撞见个满身是血的人……”

    当年受伤的人自然是霍青城,俞如眉心地善良救了他,甚至还好心地留他养伤,让他躲在马厩里面,每天端饭送药。霍青城养了一个多月终于痊愈,那日他向俞如眉告辞,顺道买来酒菜答谢她的救命之恩,俞如眉推辞不过略饮了两杯,谁知却被霍青城趁机……等第二天俞如眉醒来,他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提起往事俞如眉恨得牙痒:“我救他之时见到他胸口的纹身,便晓得他不是甚么好人,可我想着那总是一条人命!怎能见死不救!没想到他却恩将仇报将我侮辱……寻常妇道人家遭遇若此早就悬梁自尽了,我连白绫都挂上了房梁,但你哥在旁边唤我,他才只有三岁……我实在是不忍心啊!心想就算要死,也得把你哥托付了才行。”

    后面的事就更好猜了,尤思仁受不了王金桂的聒噪出来散心,走到俞如眉的住处,见到暗自垂泪的原配夫人不禁心神向往,于是便春风一度,之后俞如眉就有了身孕。

    俞如眉抹泪道:“我确实不知道腹中孩儿是谁的骨肉,我想着也许不会那么巧,也许就是尤思仁的……后来我生下你,尤思仁很是欢喜,待你也极好。于是我想就这样吧,与其让你不知生父,不如就认他当父亲,至少能过好一些的日子,不必随我受苦。可我没想到他养育你十六载,最后却还是禁不住王氏挑拨,把你推进火坑!所以那日我找他要休书,便说你不是他的女儿。美娘,现在我倒宁愿你真的不是尤氏子孙,因为尤思仁根本不配当你爹!当然,刚才那人更不配!”

    难怪上一次美娘去找尤思仁他面色古怪,对她也不冷不热的。因为他已经知道养了十六年的闺女是别人的种!

    美娘只觉得有上千个晴天霹雳在头顶炸开,她已经魂魄俱散分不清今夕何夕了,脑子里一片浑浑噩噩。

    良久,美娘才目瞪口呆地问:“也就是说……娘你也不知道我亲爹是谁?”

    “若你是个男孩儿兴许还能从相貌上看出些许,女孩儿的话就难以从中窥出一二端倪了。”俞如眉长叹一声,“其实事后我仔细算过日子,觉得你大概……确实不可能是尤思仁的女儿。”

    不是尤思仁的,那就是大胡子的了。

    美娘扶额,心想她摊上的都是怎样的破事儿?她的亲爹是个江湖枭匪不说,上回还拿刀架在她脖子上!而且更没想到的是她还用针缝过他的肉!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没法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一盆狗血泼下!酒叔早说了大胡子蜀黍会给小猴纸添堵的嘛,哈哈哈,强悍的岳父大人请出招!

    谢谢茜茜扔了一个地雷,kikiathena扔了一个地雷

    PS:最近毕业生要离校了酒叔好忙!妹纸们有爱的留言都看啦,但是回复可能就要慢一些咯,体谅下酒叔哈,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