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49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48、其人之道还其身

    美娘从宅子里出来,瞥见霍青城还等在门边,他见到美娘眼前一亮,大跨步走过来。

    “你……”

    不等霍青城话说出口,美娘扬手就甩了他一个大耳刮子,“啪”一声脆响把他都打懵了,漕帮手下也看懵了。

    霍青城一脸不可思议,摸摸脸颊心想虽不算太疼,但他妈的太丢人了!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霍老大把脸一沉,就像要下雨的天空,乌云阵阵:“小丫头片子,老子让你三分,你别不识好歹。”

    美娘二话不说又反手给了他一耳光,恨道:“第一巴掌是替我娘打你,第二巴掌是我自己打你!你个混球!”

    她又打又踢又捶又踹的,把霍青城都逼到了墙角,霍青城虽然生气,但一个大老爷们儿总不能真跟女人动手吧?而且还是这么小的小姑娘,他跟她娘又有那么一段过往……

    “住手住手!嘶……你这小姑娘看起来文文静静,怎么脾气忒爆呢?你要有你娘的一半温柔也好。”

    他越说美娘越来气:“不许提我娘!你不配!”

    天下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想占漂亮女人的便宜,而且占了还不负责任!美娘气得肺都要炸了,恨不得挠死眼前这个疑似亲爹的家伙。

    呸!他不是她爹!她压根儿就没有爹!

    最后漕帮手下来拉住美娘,反绑住她的双臂,问霍青城:“老大,小的替您结果了这小妮子!”

    霍青城自觉脸上一定有数不清的抓痕,他抬眼看美娘,见她挺着脖子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倒有些江湖好汉的硬气,于是心一软挥挥手:“罢了罢了,她是老子的救命恩人,老子总不能恩将仇报。”

    美娘闻言冷笑:“你也真好意思说出口,你不会恩将仇报?那你是怎么对我娘的!”

    霍青城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表情颇不自在地说:“谁年轻时没干过两件糊涂事……我后来回去找过她,但她已经搬走了,再说都已经是陈年往事了,索性就……不提了罢。”

    你做了亏心事当然不希望别人再提了!美娘咬牙切齿,心想决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便勾唇道:“你叫人取碗清水来。”

    白瓷碗盛满清水端上来,美娘从头上拔下一根簪子,素手伸给霍青城:“手给我。”

    霍青城把手递过去,美娘拿簪底在他指腹划了一下,然后捏着手指让血滴进碗里。霍青城纳闷:“你干什么?”

    美娘睨他一眼,随后刺破自己指尖也把血滴进去,接着把碗推到他面前:“自己看!”

    霍青城一双眼紧盯瓷碗,瞳孔慢慢扩大,连嘴唇也发抖起来,牙关打颤说不清话:“你、你……”

    就凭他这表情,美娘不用看碗里也猜得到自己到底是谁的女儿了。她狠狠剜了霍青城一眼:“陈年往事就不提了吧……”

    “要提要提!”

    霍青城一激动把碗都掀了,相溶的血水倒在地上,瓷碗碎开哗啦脆响,他激动地握住美娘双肩,仔细打量她的模样儿。

    “鼻子像老子!眼睛也像!像极了、像极了!”霍青城大惊之后又大喜,笑得合不拢嘴,想去揪一把胡子看看自己是否做梦,可一摸下巴光秃秃的,还挺不习惯。

    美娘顺势踹他一脚:“谁稀罕像你!我跟你没关系,我是石头缝儿里迸出来的!”

    随后她搡开霍青城,冷哼一声就趾高气昂地往巷子外走,连丝儿余光也不施舍给跟在屁股后面又一脸狗腿的霍青城。

    漕帮手下纷纷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只得又跟在霍青城身后:“老大,咱们跟着这小娘们儿干嘛去?”

    “嘴巴给老子放干净点!”霍青城一巴掌招呼上跟班的脑袋,吼道:“叫大小姐,这是老子的闺女、亲闺女!”

    手下们个个瞠目咂舌,打了几十年光棍的糙老大,哪里钻出个这么大还这么漂亮的闺女?

    霍青城搓着手亦步亦趋地跟随,脸上表情那叫一个心花怒放,那叫一个人逢喜事精神爽。

    最后美娘还是跟霍青城去了京城一处漕帮分舵说话,只是她不肯好好称呼他,也不给他好脸色看。

    “喂,”美娘磕着瓜子儿,随便扫了眼桌子上的衣裳首饰,嗤鼻道:“我说你准备打算怎么办?”

    霍青城满脸讨好:“闺女你说咋办我就咋办。”
绝对禁忌 :末世人偶
    美娘飞他一记白眼:“你去我娘面前以死谢罪,行不?”

    “嘿嘿,这个就……”霍青城笑得尴尬,“闺女你看在咋俩十几年才重逢的份儿上,就不要为难我了吧?老子就说第一眼看见你怎么特别投缘,原来只想收你当干女儿,没想到居然是亲女儿,哈哈哈——”

    美娘抓起一把瓜子扔过去砸他:“你还有脸笑!我就罢了,我娘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你知道吗?你当年做完亏心事就拍拍屁股走人,险些害得我娘自尽,你这人有良心不?还想我认你?呸!”

    霍青城立马收起了笑容,耷拉着脸问:“闺女你说,只要是我能弥补你们娘俩的,我一定做到!”

    “我不想要你的什么弥补,但你得去跟我娘道歉。”毕竟血缘在那儿,美娘对霍青城也恨不起来,便道:“从今天起,你每天去我娘那里求她,无论是骂是打是跪,你都必须受着,因为这是你欠她的,直到她原谅你为止。你做得到不?”

    霍青城也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拍着胸口保证:“行!”

    “除非我娘原谅你,否则在此之前,我不会跟你说话,也不会理你。”美娘瞅着天色不早了,站起来掸了掸裙子,“我要回去了。”

    “闺女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霍青城猛然想起她曾说过是给人当小妾,而且还不是自愿的,登时怒火冲天,“咱不回去了!老子明天就派人宰了那个王八羔子,竟然敢这么对我家闺女!灭了他祖宗十八代!”

    “算了吧,那个煞星我看你也惹不起。”美娘摇摇头,轻描淡写道:“别瞎操心我的事儿,你还是先想想怎么求我娘吧,哦对了,我娘现在就一个人,她跟以前那家人已经没关系了。”

    霍青城一听精神大振,眼睛里就像燃起了火一般,亮堂堂的。

    美娘回到侯府的时候正赶上用晚膳,她担心谢安平是不是已经回来了,他一向找不到她就要发脾气。喊来黄莺一问,却说侯爷还没回府。

    哟,又花天酒地左拥右抱去了吧?

    美娘哼道:“中秋朝廷休沐五日,全京城的官员都在家过节,就他事忙还要去卫府,怕是忙到粉头床上去了!混蛋骗谁呢!”

    黄莺吓得不轻:“嘘嘘!姑娘当心别人听见!”

    “我就要说!做得出还怕别人说怎么?男人都是这样,管不住下半身的脏东西,就晓得糟践咱们女子!”

    美娘今天火气儿大,黄莺也不敢招惹她,赶紧转移她的火力:“姑娘,听说今天有人给三姑奶奶那边递了话儿,有意求娶四姑娘,就算入赘也无使得。”

    美娘赶紧问:“是谁?是爷那边介绍过来的人吗?”

    黄莺点头:“据说是姜参事引荐的,三姑奶奶看姜参事的面子也没拒绝,只说改日让他和四姑娘相面。那人好像叫赵天恩,长得倒是一表人才,只是出身算不得很好。”

    美娘心头一块大石落地,乐道:“我就说这种天赐良机他怎么可能拒绝,呵呵,黄莺你就等着看好戏罢。”

    谢灵玉只是个被休回家的妇人,日后生活还要仰仗侯府声望,能否自保尚是未知之数,更遑论还要提携外人了。相比之下,商怜薇出身虽微但也算正儿八经的侯府小姐,而且尚未成亲,是个黄花闺女。赵天恩这人若对谢灵玉真心实意,这等诱惑自是不放在眼里,可他终究是个一心钻营的小人!堂堂侯爷送来架梯子让他顺着往上爬,助他平步青云,他除非脑子坏了才不答应!

    虽在意料之中,但美娘对这等无耻之辈还是深恶痛绝,同时也感慨谢灵玉识人不清。她叹道:“也是各人的命不同,吃一堑长一智,三姐若能从此醒悟便好了。”

    言罢她叫黄莺附耳过来,悄悄叮嘱:“你找个机会把消息放给二姑奶奶那边,要装作无心说出去的样子,懂吗?”

    黄莺点头:“我明白,可是找谁说合适呢?如果是咱们院子里的人就太明显了,二姑奶奶是个精明人,一下就会怀疑姑娘您的。”

    “又犯傻了不是。”美娘笑着点了黄莺眉心一下,“上次侯府买丫头,我只要了喜鹊和芳梅,可另外一个相识的人,不是被分到了二姑妈那边?”

    黄莺脱口而出:“樱桃!”

    美娘笑笑:“她们都会在我身边安插眼线,难道我就不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多叮嘱樱桃两句,她不怎么机灵,我怕她露出马脚。”

    不过也正是因为看起来呆呆的,才不会让人疑心,不是么?

    作者有话要说:美娘娇娇气场全开霸气外露!她很快就要惨虐小猴纸了……

    酒叔今天双更了有木有!!!一日两次狼不是梦啊!!!本站网址:http://www.zilang.net,请多多支持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