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54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53、收买人心说真相

    臭混蛋要娶妻?!

    在美娘听来,这个消息虽不算噩耗,却还是足以让她怔愣了片刻。商怜薇一副等着看正妻进门收拾小妾的口气别提有多幸灾乐祸了,美娘虽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当下决不能表现出来输了气势。

    回过神来,美娘笑盈盈对商怜薇说:“妾身自会和未来的侯爷夫人好好相处,敬她爱她就像对自己亲姐姐一般,一同伺候好咱们侯爷。四姐您就放心罢,那些个想爬爷的床的贱女人,绝对是一丁点儿机会也没有。”

    就算正妻进门又怎样?总之没你商怜薇的份儿!想借此打击她?哼,五十步笑百步而已,谁比谁难过还不一定呢!

    商怜薇的脸一阵红一阵白,被美娘一番话气得肺都快炸了,她想说话又牵引了喉头伤处,顿时捂着脖子剧烈咳嗽起来。

    “哎哟四姐您怎么了?”美娘装作很关心的样子去扶她,趁机在她颈间还未消散的勒痕上面挠了两把,随即朝外喊:“来人,四姑娘又犯病了,快请大夫来!”

    这一嚷嚷把众人都吓得又跑进屋子,丫鬟婆子进进出出乱糟糟的,美娘趁乱扯着谢安平的袖子:“爷,咱们留在这儿也帮不上什么忙,不如先回去罢。”

    谢安平正巴不得离开那儿,反手握住她的掌,逃跑似的:“快走快走。”

    谢安平朝廷里还有事,从商怜薇院子里出来,他把美娘拉到角落里胡乱摸了一阵过足了瘾,便大刀阔斧出门去卫府了。美娘在背后狠狠扔了两个眼刀子给他,整理了一番松垮垮的束胸襦裙,这才从角落走出来,喊上黄莺香槐回院子。

    没走两步,迎面撞上张御医身边的小厮云鸽,身上背了个药箱子,看样子是正要去商怜薇那里。

    美娘扔了个眼色给黄莺,黄莺便上前堵住云鸽,把他带到美娘跟前来。

    云鸽磕头行礼:“小的见过姨娘。”

    “快起来。”美娘一副和蔼可亲的口气,笑眯眯问:“看你满头大汗的,这是要去哪儿啊?”

    云鸽擦了把额头,老实回答道:“小的方才给初柳姑娘看伤,才回到师傅那里,便又听说四姑娘犯病了,师傅他老人家不得空过来,便让小的来给四姑娘看看。”

    商怜薇三天两头就装病,早晨又闹一出上吊把张御医折腾够呛,那老头子恨她还来不及呢,这会子当然不肯来瞧病了,遂把云鸽打发了过来。

    美娘是这般猜的,然后心想商怜薇这么爱作,就让她作死好了,便对云鸽道:“瞧你,道听途说了不是?四姑娘刚才不过是咳了两声,喝了些水润了润嗓子便无妨了,现在正好着呢。你跑这一趟也怪累的,黄莺,拿些茶点给他吃罢。”

    云鸽受宠若惊,惶恐道:“不用不用……小的多谢姨娘美意,只是小的还得回去切药。”

    黄莺叉腰瞪眼,冲云鸽凶巴巴地说:“你再敢说个不字?!咱们姑娘是一番好意,你就喝口水吃两块点心又怎的!”

    几人就近在花园凉亭坐下,黄莺泡了盏茶给云鸽吃,随后端上来两碟裹馅儿蒸角儿,道:“方角儿包的是碎肉咸馅儿的,圆团子是桂花甜馅儿的,看你喜欢吃哪个。”

    云鸽诚惶诚恐地坐下,有些拘谨,闻言只顾点头:“都喜欢都喜欢。”

    美娘摇着扇子坐在一旁,笑道:“那就快吃吧。”

    云鸽红着脸默默吃东西,时不时偷瞄黄莺一眼,见小丫头瞪着他又赶紧把头埋下去,使劲儿往嘴里塞蒸角儿,生怕吃不完挨骂。

    “云鸽,你刚才说给初柳看病,她怎么了?”

    冷不丁美娘这般一问,好像是不经意想起来的,云鸽抹了把嘴,一五一十道:“初柳落水受了风寒,腿上被咬破的伤口也化脓了,小的去给她换药。”

    被咬破的伤口?美娘听了眼睛一亮:“腿上怎么会被咬伤?什么咬的?”

    云鸽挠了挠后脑勺:“初柳说是不小心被后院养的狼狗给咬了,但是依小的看却不怎么像……而更像是被蛇咬的。”

    美娘和黄莺对视一眼,相互心领神会。那天初柳可不是这么说的呢,她说是被石子儿割伤了腿!前言不搭后语,牛头不对马嘴,肯定有猫腻。

    美娘不动声色,笑笑把点心盘子推过去:“云鸽小小年就就能帮着张御医看病,真是能干呢。你辛苦了,快多吃一些。”

    云鸽吃饱了站起来,向美娘深深鞠躬作揖,感激道:“多谢姨娘的照拂,小的该回去了,免得师傅他老人家找不到人办事。”

    “去吧去吧,有空去我那儿找丫头们玩儿,我叫黄莺给你做好吃的。”美娘挥挥扇子放云鸽离开,在他临走之际又多说了一句,“我调理身子的药快吃完了,云鸽你回去再给我配几幅来。”

    云鸽点头,估摸是想讨好美娘,便道:“是,师傅最看重的就是姨娘的药方子了,全都是他老人家亲手配的,小的这就回去转告师傅,让他老人家配了药给您送去。小的告退。”

    等云鸽走了,美娘领着黄莺慢悠悠晃回去。黄莺边走边笑:“姑娘这招收买人心真厉害,不仅让云鸽没去给四姑娘看病,还晓得了初柳的伤有蹊跷,简直是一箭双雕!”

    美娘却有些提不起劲来,盯着脚下自言自语的:“如果那些药是本来就有问题……”

    “姑娘说什么?什么是药本来就有问题?”

    美娘越想可能性越大,她拉过黄莺说悄悄话:“我问你,我吃的药一般是张御医配好了让云鸽直接送来,你亲自接了便锁进柜子里对吧?”

    黄莺很肯定地点头:“对,而且柜子的钥匙只有我有,天天揣在身上的。”

    “我们一直觉得药是被人调换了,但问题是什么时候换的呢?云鸽这么老实谨慎,肯定不会干这种事,药到了咱们院子又保管得好好的,其他人根本没机会下手。如此说来,问题就只能是出在张御医那里了。”

    “您的意思是有人在张御医配药的时候做手脚?”

    美娘没好气瞪她一眼:“小笨鸟,配药的时候做手脚难道张御医不会发现吗?我是想说会不会是张御医自己搞的鬼!”

    黄莺惊得捂住嘴,半晌才愣愣道:“不会吧……方子是他开的,他干嘛换药啊?”

    “药方子是摆在明面上给人看的,总要做做样子让别人挑不出刺来。”美娘心里把握有了七八分,哼道:“别忘了府里一直是谁当家,一群人都是看二姑奶奶的脸色行事,真正把侯爷放在眼里的恐怕没几个。水里的怪东西是谁养的,养来干嘛?初柳被咬了不敢说,你以为她是在维护谁?她可是二姑奶奶身边的大丫鬟!”女王殿下来袭

    一言惊醒梦中人,黄莺一跺脚:“哎呀我还以为二姑奶奶是好人来着!咱们被算计了!”

    美娘摇了摇头叹道:“由得她算计,反正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了,以后她爱算谁算谁去。”

    谢琼大概也是觊觎侯府产业,所以才会千方百计阻挠谢安平有后。不过那厮就要娶正妻了,等正妻入门便会诞下嫡子继承家业,到时候更有得谢琼烦的。就让一窝子女人斗去吧!她尤美娘不伺候了!

    秋去冬来,眼看梧桐树叶都掉光了,寒风渐起吹得到处萧瑟一片,美娘也愈发爱窝在房里不出去。这段日子侯府里可真够乱的,谢灵玉闹出那么大件丑事,谢琼为了侯门脸面也不能容她再在家里,便把她送去庵里清修。而谢灵玉终于看清了赵天恩的真实面目,顿觉心灰意冷,于是剃度出家了。当然赵天恩也没捞到好处,和商怜薇的亲自是结不成了,甚至还丢了京兆府里的差事,又被谢安平找人打断了腿,如今不知流落在哪里,有可能连这个冬天都捱不过去。

    商怜薇养了一个多月的伤才出来走动,她第一次说亲就死了未婚夫,第二次说亲又说到了姐姐的相好头上,然后相好也被弄得半死不活的。这下该轮到她得了个“克夫”的名声,原先看中侯府门第妄图来攀亲的人都被吓跑了,只剩下两三个鳏夫病残还愿意结亲。

    连谢敏都忍受不了这些流言蜚语,遂劝商怜薇:“要不你就还是挑一个嫁了吧,安平那里是不可能了,和薛府小姐的婚期虽没定,但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我总不能让你去给他当妾呀。”

    商怜薇死死咬住嘴唇不吭声,紧紧攥着手帕,指节青白。

    这么久美娘只装作不晓得谢安平要娶妻的事,他不说她也不点破,反正她也不打算安心留下过日子,管那混蛋这么多干嘛?爱娶谁娶谁,爱生几个崽生几个。反正房契她早就拿到了手,俞如眉所住的宅子已经悄悄托人卖了出去换了现银,而且那个大胡子貌似还有些本事,到时候可以喊他弄条船把她们娘俩加上黄莺樱桃载出京城,送到江南去。

    就是她哥去了漠北还没消息,让人有些担心,不过转念一想大胡子人脉众多,只要尤文扬回了京城,让大胡子找人传个信儿应该不算太难。

    美娘一直没叫过霍青城“爹”,平时“喂、诶、那个人”地喊来喊去,顶多就是再叫声大胡子,算是最尊敬的称呼了。俞如眉都还没原谅他呢,他凭什么就白捡个女儿?!只是大胡子毅力惊人,每天都去看望俞如眉,风雨无阻雷打不动,他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劈柴挑水任劳任怨,那窝囊劲儿简直比尤思仁还要厉害。

    至于尤思仁……虽然他作为一个男人差劲了些,但教养了她十六年也挺尽心尽力的,况且他已经失去了王文渊,如今陪着疯颠颠的王金桂在家里,但愿他以后也过得好罢。美娘没有再回王家,只是差人送了一笔数目可观的银子回去,算是报答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美娘就只等良机到来,收拾铺盖卷儿一走了之。

    “嘶——冷死了。”

    谢安平打帘进屋,在门口跺了跺脚,搓手走近美娘:“娇娇快来给爷捂捂。”

    屋里烧了地龙,美娘穿的是桃红长裙,胭脂色交领中衣,淡紫底子绣黄腊梅长袄,她坐在榻上蜷缩双脚,怀抱披氅正在做针线。

    谢安平看见粉嘟嘟的她埋在白色毛皮当中就心魂激荡,过去把手探进她袄子里,隔着衣裳摸上她的腰肢,嬉皮笑脸道:“娇娇你真香真暖呐。”埋头拿脑袋在她胸前拱来拱去。

    “爷别闹,还有两针就缝好了。”

    美娘推开他的头,把披氅里子的那块缎子缝结实,然后绞断了银线。她把披氅抖了抖,笑着递给谢安平:“做好了,爷试试。”

    谢安平兴冲冲地披上,美娘替他系好领口的缎带,打量了一番这厮,发觉他被雪白的披氅衬托得愈发英挺,玉面俊秀还怪讨人喜欢的。

    不对不对,他怎么会讨人喜欢,他最讨厌才对。美娘赶紧甩甩头,把脑海里不切实际的想法甩出去,问:“爷喜欢吗?”

    马上就要远走高飞了,看在这厮可怜巴巴的份上,这件披氅权当施舍给他的。

    “喜欢喜欢!”谢安平连声夸赞,眸子里亮晶晶的,抱着美娘狠狠亲了一口,一激动就把秘密说了出来,“你记不记得你以前也送过爷一件皮袄?”

    美娘满脸糊涂神情:有吗?她多久送的?

    谢安平见她一点也不记得了,便翻箱倒柜把那件补好的小兔皮袄子翻出来,指着道:“你小时候送给爷的,你还跟爷在马厩里过了一夜呢!所以后来爷再见到你时就决定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你的恩情,嘿嘿,娇娇你高兴不?咱俩的缘分是从小时候就结下的……”

    美娘一愣一愣的,她是说缝补兔皮袄子的时候怎么觉得眼熟呢,敢情是她小时候那件儿?原来她不是做梦,是有个小乞丐抢了她的袄子,而且他就在眼前……

    等等!什么叫好好报答恩情?

    美娘嘴唇一翕一合,还有些发怔:“所以……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报答我?”

    拿尤文扬的案子威胁她,在尼姑庵里给她下药,大摇大摆去她家折腾她……都是为了报恩?!

    “是啊。”谢安平大言不惭地点头,甚至还说出另一个秘密,“还有啊,彭金吉的眼是爷挖的,手指也是爷削的。爷的女人是他能轻薄肖想的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么说来,连尤文扬进大牢也是替这混蛋背黑锅了!

    “你、你……”美娘眼泛泪花浑身颤抖,指着谢安平嘴唇嗫嚅,气得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谢安平握住她的手掌,满脸讨好欢喜:“娇娇,爷一辈子都会对你好的。”

    “谢安平!”

    美娘骤然暴怒,抽出手狠狠向他脸上扇去。

    “你这个混球!混球!”

    作者有话要说:小猴纸你这个二货!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PS:因为写《寡人为后》的时候这本还只是大纲阶段,当时没有考虑那么详细,所以两本文在时间线上可能有出入,不过没关系啦,本来就是独立成本的故事,分开看一点影响都木有。

    总之,在《寡人为后》里发生的跟猴儿有关的具体事件是不会变的,只是时间略有出入。娇娇现在会先跑路,然后猴儿再把老婆追回来【真的是追不是抢吗?】以后当然也有小包子啦,该出来搅局的温哥哥和二哥还是会出来搅局……有趣的情节在后面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