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57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56、讲道理姑妈捉奸

    美娘躺在软软的干草堆上,扯起斗篷盖住脸,仿佛是睡着了。

    刚才太羞人了,她居然那样,一点也不像良家女子的所为……不对,根本不能怪她,要怪就怪那杯下了药的酒!还有那混蛋又趁人之危!

    谢安平穿好裤子走过来,见她捂脸羞涩的模样,笑着凑上去:“娇娇。”

    这一个月的憋屈值了!*极了……要是每天都能这样那还不美死。

    美娘还是捂住脸不说话,谢安平干脆伸手去扒拉斗篷:“做都做了才来害臊,有必要么?出来了,跟爷说说话。”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半晌美娘自斗篷后面吐出一句话,听口气很冷淡,为了显示这种冷战到底的决心,她甚至还转过身去避开他。

    谢安平吃饱喝足就没了火气,嬉皮笑脸贴上去,拱进斗篷跟美娘钻在一块儿,嘿嘿道:“不说也没关系,让爷抱一会儿。”

    “不许你碰我!”

    “娇娇你真会过河拆桥,用爷爽过以后就弃之如履,负心的女人……哼!”

    “……”

    “不许说!无赖!混蛋!”

    美娘这点小力气哪儿是谢安平的对手,纠缠片刻就被他强硬搂进怀中,脑袋按在结实的胸膛上,娇软的身子被两条铁箍扎般的胳膊禁锢住。

    谢安平拿下颔在她头顶蹭了蹭,亲了她额角一口:“爷真喜欢你啊。”

    美娘被迫跟他赤-裸相拥,捏起小粉拳捶了他胸口几下:“不许说喜欢!你才不懂什么是喜欢!”

    谢安平毫不在意她的小拳头,反问:“爷怎么就不懂了,要不你懂的话告诉爷?”

    “我……”美娘想了想却觉得没办法解释,遂更加使劲挣扎:“反正不是你这样的。”

    “那该是什么样?你总说爷不对,那就说个对的出来比较啊。”

    美娘挣不脱,于是索性认真思考起他的问题来,咬着唇思忖须臾,她说:“如果一个男子喜欢一名女子,首先在交往时应该克己守礼,不逾矩地试探彼此的心意,若是两厢有意,那便托人上门提亲,然后缔结姻缘,接着成婚、生儿育女、相敬如宾相濡以沫……这种才是喜欢,而不是像你似的用强使坏,逼我嫁给你!”

    谢安平嗤鼻道:“爷也照样提了亲成了婚洞了房,准备跟你生儿子,而且保证会一辈子对你好……顶多就是顺序上有些不一样,怎么就不算喜欢了?”

    美娘觉得简直是对牛弹琴,怒道:“那你守礼了吗?你第一次见我就毛手毛脚!我们才见面三回你就占了我身子!”

    “那有什么。”谢安平丝毫不以为然,大喇喇把手掌放在她胸上,捏着说:“你迟早是爷的人,爷只是提前把你吃进嘴里而已。再说了,你所谓的正人君子其实跟爷一样,成婚就是冲着洞房去的,追根究底还不是想睡你?爷早一步把想做的事做了,有什么不对?爷才不像那些伪君子道貌岸然呢,爷这叫真性情!”

    美娘发觉这厮说起歪理来一套一套的,明明知道他说的不对,可要反驳还真不容易。她懒得跟他吵,只是斜睨了一眼,讽道:“您当然真了,不折不扣的大尾巴色狼一个!”

    瞧瞧,现在还把手放在她胸口!

    谢安平被拐着弯儿骂了也不气,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雨点般的吻又落了下去:“娇娇,爷又想干……要你了。”

    他忽然想起美娘不喜欢他说话粗鲁,于是改了口。美娘顿时又来了气,扬起手挠了他一把:“我不想要!”

    谢安平撅着嘴不高兴:“你想要的时候就用爷,不想要的时候就不理爷,爷又不是玉如意,凭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啊!”

    你还比不上玉如意呢!

    美娘噙着冷笑,阴阳怪气道:“妾身当时脑子不清楚,反正只要是个男人都可以,爷若是不来,妾身也会找其他人代替的。”

    “你敢你敢你敢!”

    谢安平“蹭”一下就怒了,埋头下去在她胸脯狂啃一通,直到把欺霜赛雪的皮肤吮得红通通的,才重重哼道:“你要是敢跟别的男人睡觉,爷就、爷就……”

    美娘故意挑衅:“您就怎么?”

    “爷就把你先奸后杀!”谢安平恶狠狠威胁,眼睛眯起露出穷凶极恶的神情。

    美娘挺着脖子送上去:“来吧杀吧,反正你刚才已经奸过了不是么。”

    谢安平:“……”

    他怎么好像又处于下风了?

    “娇娇——”谢安平变脸比翻书还快,腆着脸贴上去撒娇,“爷是说着玩儿的,你是爷的心头肉乖娇娇,爷怎么舍得伤你一根手指头嘛。别跟爷怄气了,嗯?”

    美娘翻他个白眼,愈发刁钻了:“妾身哪儿敢跟爷怄气呀,从来都是爷说一妾身不敢说二,您要上天我不入地,您想往东我不去西……就连您一大家子姑奶奶好姐姐,妾身也是跟敬神一样小心伺候着,受了委屈自个儿咽,打碎了牙和血吞,什么明枪暗箭阴谋诡计,妾身全都忍了受了。就是这样妾身还讨不到一丝儿好,反倒被爷责怪拿乔怄气,哎哟喂真是冤枉死妾身了爷!”

    “你这张小嘴儿怎么就这么厉害呢?啧啧……”谢安平又恨又爱地啃了啃她的唇瓣,眯眼道:“爷听出来了,你是想告状。娇娇,谁给你下的药?”

    美娘反问:“爷这么聪明,不如猜一猜?”

    “猜中有奖励吗?”谢安平勾起唇角,“府里下人没那个胆子,有胆子干这事儿的只有主子。二姑三姑年纪大了,就算想收拾人也不会用这种不入流的招数,小姑妈疼爱爷,不会害你的,所以也不是她。三姐在庵子里,手伸不了那么长,剩下的便只有安青和四姐,但是爷猜不会是安青。”

    真凶的名字呼之欲出,美娘惊诧:“怎么就不会是他?”

    “他跟爷一块儿生活了二十年,爷还能不了解他?如果他要打击爷绝不会从你身上下手,因为这样非但不能伤了爷,搞不好惹怒了爷我会一刀阉了他,送去宫里当公公。安青这人性子沉闷不爱说话,没听过咬人的狗不叫么?他不是不狠,而是这种手段还不够狠,他瞧不上。”谢安平看着是个不着调的小霸王,却能一针见血地把家里各人的性格说得清清楚楚,最后他得出结论,“所以就只剩下四姐了,相比起安青,她可以随意出入你的住处,也更容易向你下手。”

    美娘咂舌:“你早知道是她?!”

    “哪儿能啊,爷要早知道还能让你中招?这种事用脑子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又不是多难的案子,你当爷金吾卫的上将军是白捡来的呢!”谢安平否认,随即摸摸下巴有些不解,“原以为四姐就是有些小心眼儿而已,没想到她这么恨你啊……”

    美娘狠狠瞪他一眼:“还不是因为你!惹一屁股风流债,最后祸害到我头上,都怪你!”说着就来气,非得掐拧死这厮不可。

    谢安平龇牙咧嘴辩解:“关爷什么事啊!爷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招人喜欢也是应该的,倒是娇娇你整起人来一点也不含糊,四姐出那么大丑,不恨你恨谁?”

    美娘咄咄逼人:“我整谁了?整谁了?我是自保!”

    “哟,你没整人?你千方百计让爷把赵天恩说给四姐,不就是想让她和三姐反目成仇吗?娇娇你读过兵法吧?爷发现借刀杀人这招你使得挺顺手嘛。”

    美娘一怔:“这你也知道?那你还……”

    这厮居然还把赵天恩引荐入府?难道他也乐意看家里鸡飞狗跳?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爷是将计就计。”谢安平拉起美娘的小手摸了又摸,“金吾卫是干嘛的?三姐被休那么大事爷能不知道?但她自己不说爷总不能揭她老底吧,大伙儿都愿意装聋作哑,爷又何必去捅破这层纸窗户。不过赵天恩那种吃软饭的小人爷最看不上,来上这么一出也好,三姐断了念头,侯府声望也保住了,还给你出了气,何乐而不为嘛。”正牌老公,冒牌老婆

    这混蛋比她以为的要清醒很多,也要精明很多。

    美娘压下心中那点惊涛骇浪,昂起下巴微微一笑,勾魂眼妩媚动人:“爷就只顾给妾身出气,而不心疼四姐了吗?”

    “四姐是姐姐,将来要嫁人当别人家媳妇,她有未来相公心疼她。但爷的媳妇儿是你,所以爷只疼你。”谢安平又在美娘颈窝厮磨,可怜兮兮地哀求,“娇娇爷猜对了,你快给奖励。”

    美娘趁势在他颈子上咬了一口,留下一圈儿牙印,随即舔舔唇笑道:“给了。”

    谢安平“嘶”了一下:“你真咬啊!好疼……”

    “疼吗?当时在庵里,我比这疼上一千倍一万倍。”

    只要一想起这段痛苦的经历,美娘就觉得谢安平怎么也不能被原谅,也许身体上的疼痛能随时间流逝而消弭,但心里面那份恨、那种被人摧毁希望的伤痛,却怎么也无法磨灭。

    美娘的心又渐渐冷却下来,忽然,她问谢安平:“你是不是也知道小时候是谁绑走你的?”

    谢安平一双流光溢彩的风流眼瞬时黯淡下来,他微微垂眸,须臾方道:“不知道。”

    他这样否认,却让美娘更加坚信他其实是知道的:“我不信,你能逃跑出来就证明你很聪明,回到侯府肯定也有蛛丝马迹能够查找,你难道就没想过报仇?”

    “没意思。”不料谢安平只是摇了摇头,神情淡漠,又隐含一丝忧郁,“我不能对不住爷爷他老人家,我是他的亲孙子,但她们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娇娇,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和爷爷是真心对我好的人,只有你们俩。”

    他靠在她的胸前,埋头说话时声音略微哽咽,抓着她的两只手掌都不自觉攥紧了。美娘见状亦有不忍,反手覆上他的背,轻轻拍着安慰道:“你这么孝顺,他老人家在天之灵看见也会高兴的。”

    “但我当年任性不懂事,害死了爷爷……”谢安平背脊都颤抖了,声音涩哑,“我真后悔,很后悔。如果那时没有遇见你,大概我跟爷爷就会在阴间团聚了。”

    美娘不禁笑了:“如果我没有遇上你,兔皮袄子就还在,长大了也不会被你抢进府里当小妾,更不会跟你窝在这个脏兮兮的马厩说这些话!其实哪儿有如果呢,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能改变,爷,想开点。”

    谢安平点头:“爷不想以前了,爷现在就想跟你好好过日子。”他抬起头来笑了,眼眶还红红的,扯过披风裹紧她,“咱们回去。”

    俩人前脚刚回院子,后脚几位姑妈就来了,谢琼在外头问黄莺:“听说美娘不舒服?我来瞧瞧她。”

    黄莺面有难色:“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房里面有其他人吗?让开!”谢秀是个直来直去的性子,听闻可能有人在此通奸,做出对不起谢安平的事,顿时火冒三丈,急着要捉拿奸夫淫-妇去沉塘。

    谢安平听到动静对美娘道:“爷出去打发她们。”

    “爷急什么嘛。”美娘长腿一捞勾住他,妖妖娆娆贴上去,“她们想捉奸,就让她们捉好了,妾身都不怕被人看,您又怕什么。”

    捉吧捉吧,反正捉到“奸夫”也只会让她们自己下不来台!

    谢安平衔住她的嘴唇吮吸,低低发笑:“娇娇你真坏。”

    所以当谢秀夺门而入,气势汹汹地一把扯开幔帐的时候,正好看到谢安平光着上半身把美娘压在下面,在娇软的女子身上又亲又啃,手掌还握住一双嫩-乳又搓又揉。

    谢秀是没嫁人的老姑娘,乍见此情此景都呆了。美娘看见她惊呼一声,赶紧扯过被子裹紧身子,躲到谢安平背后。

    谢安平一副被打断好事的样子,抱怨地喊道:“小姑妈!你怎么不说一声就跑进来,我跟娇娇多尴尬啊!”

    “我、我……”谢秀满脸通红吞吞吐吐,急忙低头转身,咬牙道:“你快给我穿好衣服出来,我们有事儿找你说!”

    当看见谢安平从帷帐后面走出来,谢琼谢敏脸色都有些不好。谢安平随手把袍子系好,笑着问道:“各位姑妈这么晚来找我有什么事?”

    谢琼笑容发僵:“也没什么要紧事……安平你好些日子没回府了,我们就是来看看你。”

    谢安平挠挠头,不解道:“你们怎么晓得我回来了?我是从角门悄悄溜进来的呀。”

    谢秀踢他一脚:“混账!自己家里还偷偷摸摸,你是做贼的么!娶了媳妇儿还敢在外面胡来,又是十天半个月不回府,看姑奶奶不打死你这小混蛋!”

    “小姑妈别打别打!刚才就被你吓着了,现在你还踢我,要真把我打得不行了,你让我家娇娇守活寡啊?”

    谢秀停下来,叉腰瞪眼:“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谢安平呵呵地笑,搓着手一副跟她们商量的口气:“都这么晚了,雪又这么大,您几位是不是该回去了呀?”

    谢琼点头:“嗯,这就走了,安平你好好休息。”她一转身谢敏也跟上,还拉了谢秀一把。

    谢秀临走还恶狠狠扔给谢安平一记眼刀子:“改天再跟你这小混蛋算账!”

    “二姑妈三姑妈小姑妈慢走。”谢安平亲自送她们到门口,望着天空窸窸窣窣飘下来的雪片儿,似是话里有话地说:“雪天路滑,姑妈们还是少出来走动为妙。”

    翌日大雪停了,天公放晴。美娘在侯府门口送别谢安平。

    她替他系好厚厚的披氅,低眉问:“爷多久回来?”

    “不一定,要看事情办得怎么样。”谢安平低头见她绷着脸郁郁寡欢,遂搂住她的腰说道:“爷会尽快的,保证回来陪你过年,怎么样?”

    鼻子有些发酸,美娘抿抿唇,努力让声音听起来轻松一些:“爷先办正事要紧,不用记挂妾身。”

    谢安平看她就快哭出来的样子,用力把她往怀里一搂,笑道:“爷那么卖命还不是为了你,办好这件事儿爷就能向皇上讨一份旨意,求天家把你抬成正妻,爷要你当正儿八经的侯府夫人。”

    美娘倚进他怀里,眼眶热得灼痛:“您不是要娶薛府小姐吗?人家是京城第一美人,你不喜欢?”

    “嘁!她算什么第一美人,爷就觉得你最美。”他揉揉美娘的脑袋,叮嘱道:“行雁和香槐是爷的人,爷不在府里的时候,你有事可以跟他们商量,平素也别离了他俩的视线。遇着下人搞不定的事就去找小姑妈,她会帮你出头,若是还有其他的意外,卫府那里爷留了几个心腹,也可以托他们出面。你现在身份在那儿摆着,难免会受些委屈,暂且忍一忍,就当是为了爷,嗯?”

    美娘点头:“知道了。爷,四姐出阁你就不回来了?”

    谢安平摆摆手:“她的婚事有三姑妈操办,爷在不在都一样。娇娇,反正四姐也要嫁人了,天远地远的以后也不一定能再见,看在她从小跟爷一块儿长大的份上,你得饶人处且饶人,别把她整得太难堪,行不行?当然,你出口恶气也是该的,只要别闹出人命。”

    美娘见他偏袒商怜薇,撅着嘴推开他:“是啦是啦,我不会弄死她的。你可以走了。”

    “来,再给爷香一个。”谢安平拉过美娘接了个长长的吻,方才依依不舍地放开,“好好在家等着爷,养好身子,爷回来要干……咳,疼你。”

    死色鬼!美娘咬牙跺脚撵他:“还不滚!”

    谢安平笑笑,转身上了马,鞭子一抽,一人一马很快就消失在白雪长街的尽头。

    作者有话要说:草稿箱君:酒叔今天监考去鸟,她【请注意是她!酒叔真的是萌妹纸!】说积分已送,留言就晚些回复啦~

    酒叔托小白马送来消息:终于把猴儿撵走了,娇娇马上就自由了哈哈哈!【你们不要担心马背吃肉的问题,这是小说好吗?任何姿势都是可行的!猴儿以后争取长更多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