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58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57、赶尽杀绝远离别

    商怜薇出嫁那日,停了半月的雪又开始下了,漫天雪花洋洋洒洒,被寒风携起在空中打旋儿,最终落在屋顶树梢,还有人的脸上。冷冰冰的。

    对方一早便要来侯府迎亲,随即把新娘子抬出京城,直接去西北。美娘晨起也随着众人去了商怜薇的闺房,为她送嫁。

    谢敏正在给商怜薇梳头,嘴里念着吉利的话,可眼泪还是落了下来:“……事事顺心,儿孙满堂……”

    她年轻守寡,终身无子,后半生也只能倚仗娘家,不难预见晚景凄凉。商怜薇与她相依为命多年,她们是彼此的依靠和温暖,如今连这最后一样慰藉也要走了。

    商怜薇呆呆坐在那里,像一具任人摆布的傀儡,一动也不动地由旁人描眉画唇,最后戴上了凤冠。

    美娘远远地看着她,眼神与窗外的雪一样冷。

    外面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竹声炸开,接着有人进院子来喊:“迎亲的来了!”

    房里一阵手忙脚乱,谢敏亲自给商怜薇盖上盖头,含泪道:“女儿啊,咱们娘俩就要分开了,你去西北人生地不熟,记得要照顾好自己……”

    商怜薇反手握紧她的掌,没有说话,两滴晶莹液体从盖头里面掉下来。

    美娘淡淡挪开了目光。也许别人会觉得谢敏与商怜薇相依为命可怜,但在她看来,不过是狼狈为奸罢了。

    所以当商怜薇被搀扶着跨过门槛,掠过美娘身边的时候,美娘装出一副艳羡的口气:“妾身在这里祝四姐与夫君和和美美,白头偕老。以后可别忘了侯府、更别忘了咱们。”

    尤其是别忘了俩人间的“你来我往”。

    商怜薇没回应美娘,毅然出门伏上喜婆的背,颇像大义凛然赴法场的样子。

    侯府门口张灯结彩热闹极了,红色鞭炮碎纸轻轻飘落在洁白的雪上,仿佛散落的红梅。美娘双手拢在暖手皮套里,被领边一圈儿狐狸白毛愈发衬托得娇颜夺目,她看着那位新郎官,三十来岁面色黝黑表情凝肃,就算是成亲这样大的喜事也未能让他露出一丝笑容。他接过喜婆背上的商怜薇把她送入花轿,然后利落转身上马,看不出丝毫的期待与欢喜,甚至还不着痕迹地在袍子上擦了擦手。

    似乎很厌恶与旁人的触碰。

    “吉时到——起轿——”

    唢呐锣鼓吹吹打打,美娘亲眼目送迎亲队伍的离开,跟在轿子后面是侯府操办的嫁妆,六十八抬凑成一条长龙,真是十里红妆,好大的气派。

    等人潮渐渐散去,黄莺从后面钻上来:“姑娘,咱们就这么让她走了?”

    美娘笑问:“不然怎么样?还要当着大伙儿的面冲上去抓花她的脸吗?”

    黄莺郁闷:“可是……总觉得太便宜她了。”

    “我答应过爷不整死她的。”美娘微微一笑,转头问:“那个人你们处置好了吗?”

    “好了,灌下迷药扒光衣服放在了箱子里,怕他冻死我还特意给了一床棉絮!”

    “此去西北少说也十天半个月,今晚他们就要找地方投宿,四姑娘总要梳洗换衣的,你猜她打开装衣裳的箱子看见那男人会是什么表情?又或者被准备洞房的新郎官看见……想想就觉得可惜呢,我没法亲眼看见。”美娘捂嘴呵呵,“你说我是便宜她了吗?”

    黄莺拍手叫好:“姑娘好厉害!到时候她就是跳进黄河洗不清,这下有的她受了,而且我看新郎官也不是善茬,说不定一怒之下剁了他俩喂狼!不过姑娘,您不是答应了侯爷……”

    “我是答应过爷不整死她,但没说不让别人整死她呀。” 美娘俏皮地眨眨眼,“还有陪嫁的绿竹,我已经把卖身契给她了,走不走何时走都随她。不过以她那种想攀高枝儿的心性,这位新郎官会是谁的裙下之臣还不一定呢。”

    既然别人都说她尤美娘不是良家女子,她就彻底不良家给众人看,反正是狐狸精嘛,当然得做尽坏事赶尽杀绝了。

    风雪交加有些冷,美娘缩了缩脖子,招呼黄莺:“走了,跟我去看看娘,好些日子没见了。”

    小宅院那边,美娘去见俞如眉,却碰上霍青城在那里傻笑,乐得合不拢嘴。

    “嘿嘿、嘿嘿……”

    美娘没好气白他一眼:“有什么好笑的?你有力气笑不如去看看衣裳洗完了没,大冬天的我可不想娘被冻坏手。”

    霍青城笑得嘴角都在抽:“闺女啊,你爹我真是高兴死了。”

    “滚,谁是你闺女,少来本姑娘面前攀亲戚。”美娘就是不肯认他,皱着眉头见他仍是傻愣愣的表情,不喜道:“我说你到底傻笑个什么?”

    “老子要当爹了!哈哈哈——”

    美娘瞪他:“你做梦!我认块石头当爹也不认你!”

    霍青城笑着摆摆手:“我说的不是你,而是……”他指指俞如眉,“你娘肚子里那个。”

    美娘眼前一黑:“你说什么!”

    其实这也不难猜,俞如眉本来就是个温柔甚至可以说软弱的女人,并且常年缺少关怀,如今霍青城对她百依百顺无微不至,自然渐渐打动了她。而且俩人十多年前就有那般的纠葛,其实当时也不算是霍青城趁人之危,两个孤零零的人朝夕相处了那么久,可能早就相互萌生了好感,但是碍于身份不能更进一步,而俗话说“酒是色媒人”,俩人彼时糊里糊涂半推半就……这才有了美娘。只是霍青城酒醒后被吓住了,身边的女人可是别人的妻子啊!他当年也是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一个,自己尚且没着没落的,怎么拖家带口呢?霍青城脑子里早乱成一堆麻了,想都没想清楚便提起裤子走人,等事后生出悔意再来寻俞如眉,她已经搬走了,只得作罢。

    这次他故技重施,先是接触了俞如眉一段时间,认错态度良好并且任劳任怨,死皮赖脸的先赖着,然后再伺机跟她叙旧情,接着趁上次过重阳节的时候酒后吐真言,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烈女怕缠郎,俞如眉再次沦陷。

    美娘看着满脸通红又抚摸着肚子的俞如眉,狠狠剜了霍青城一眼:“土匪!我娘是上了你的贼船了!”

    “闺女你说对了,你爹我别的不多,但船有的是。”霍青城在俞如眉面前蹲下来,仰头望着她说:“咱们孩子都有两个了,你这下总该跟我走了吧?”

    “这……”俞如眉犹豫不决,把目光投向了美娘。

    美娘叹息一声,本来她娘就是这软弱好欺的性子,没辙。于是美娘道:“您为我这未出世的弟弟或是妹妹想一想,没爹的孩子会被人欺负得多惨?娘您就跟他去吧,谅他也不敢亏待你,否则我扒了他的皮!”邪魅至尊:痞子女王

    霍青城忙不迭点头:“就是就是,我会对你好的!”

    “哎,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居然还……真是没脸见你们。”俞如眉羞愧极了,又问:“美娘你呢?跟不跟我们一起?”

    “当然一起了,正好那混蛋没在府里,我回去把该收拾的收拾了,很快就动身。”

    霍青城不屑道:“收拾个什么,你跟爹回去,爹给你买更好的!”

    “不收拾了我心里不踏实。要不你带我娘先走,在码头给我留条船便是,我过几天跟你们会合。”

    美娘眯起勾魂眼,思忖她若不把那群人收拾一顿,心里堵得慌!

    转眼就是小年夜了,这可能是侯府有史以来最冷清的一个节日,谢灵玉出家了,商怜薇嫁人了,谢安平没在京城,谢秀回外祖家探亲,偌大侯府就只有谢琼谢敏还有美娘,以及从鸿胪寺专门回来过节的骆安青。谢灵玉出了那档子事,侯府与鸿胪寺卿的关系交恶,骆安青已经在考虑调入其他部府做事。而他的父亲骆老爷,自从年初就去了渝州查粮,听说那里有些问题,所以大半年也不曾回京,这让骆安青有些隐隐不安。

    长街上烟花爆竹嘭嘭作响,倒更衬得侯府花厅冷清寂寥。银烛高烧婢女侍香,仅剩的四个主子围坐在可容十数人就坐的宽敞圆桌旁边,等待丫鬟布菜,等到满桌菜色上齐,谢琼开口:“用吧。”

    “慢着。”美娘忽然开口,含笑望向谢琼,“今天过节,妾身还特意多准备了两道菜。香槐。”

    香槐托着一个圆盘入内,上面盖着银盖子。美娘等香槐把盘子放在骆安青的面前,在揭开的那一瞬笑道:“这道‘年年有余’是专程为骆少爷准备的,您多吃一点。”

    盖子揭开骆安青脸色猛变,竟然一下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一条尺长的死鱼躺在盘子中央,通体黝黑青面獠牙,鱼眼死白好像在狠狠瞪着他。

    谢琼谢敏惊讶地看着美娘,美娘无视他们诧异的目光,而是拾起筷子戳上鱼身,叉起来走到骆安青面前:“骆少爷自己喂的鱼儿,怎么舍不得吃吗?还是您觉得自己吃独食不对,应该一家人共享之?”

    骆安青别过脸去,故作冷静:“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美娘笑笑,回头把鱼甩到谢琼面前:“二姑妈,那您知道吗?”

    谢琼目光锋利而寒冷,很沉得住气:“这里是侯府,容不得你放肆。”

    “容不下我放肆,难道就容得下你们放肆?好一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美娘勾勾唇,一转身就坐了下来,翘起腿不把旁人放在眼里的表情,“我让人往水榭的池子里洒了石灰,煮好一锅热鱼汤,现在你们去还能捞上两条。养了这么久的鱼儿,不多吃一点划不来呢,特别是骆少爷您,不吃的话——对不起你心心念念的月莲。”

    骆安青一惊:“月莲!月莲在哪里?!”

    美娘朝死鱼努努嘴:“在那儿。原来你还不知道啊,你的月莲早就葬身鱼腹成为吃人的妖怪了,亏你还每天亲手喂它们,也对,喂它们就等于是喂月莲,您真是个痴情种子。”

    骆安青腹内翻腾,恶心的酸水阵阵上涌,他捂着嘴不肯相信:“你胡说!月莲怎么会、怎么会……她是被安平……”

    “被侯爷霸占了然后杀人灭口吗?”美娘嗤笑,“你太不了解他了,若是被他看上,不管是不是兄弟的女人,要抢直接便抢了,犯得着偷偷摸摸占了便宜还怕你发现?你跟他从小玩到大应该最清楚,天底下只有他不想要的东西,没有他不敢抢的东西。所以这件事你最好去问问你的好娘亲,她老人家一清二楚!”

    骆安青坚信凶手是谢安平:“如果他不是心虚,为什么打伤了月莲的家人?他分明就是恼羞成怒!”

    “你真好骗。”美娘扬眉反问,“如果侯爷不这样撵走他们,你以为他们还有机会活命吗?恐怕早就和月莲一样死无葬身之地了,您说对不对二姑妈?”

    谢琼脸色微变,一拍桌子厉声道:“来!把这个疯妇塞住嘴给我拖下去!”

    “你敢!”美娘一下站起来,“你动我一下试试!你以为爷不知道小时候是谁算计他?他不过是看在老侯爷的面子上不跟你计较罢了!我若有个三长两短,他新仇旧账一起算,把你们都挫骨扬灰都算轻的!黄莺,把药端进来!”

    黄莺端着药汤还有药渣进来,美娘拿起泼了谢琼一身:“你的毒药你自己喝个够吧!识相的赶紧给我滚出侯府,不然侯爷回来喊审问张御医,你以为他那把老骨头扛得住几道酷刑?我给你一条活路,有多远、滚多远。”

    褐色的药汁顺着谢琼发鬓滴滴淌下,她浑身都在打颤,也不知是气还是惧。而骆安青则一直失魂落魄地盯着那条鱼,眼睛空洞就像一具行尸走肉。

    谢敏害怕地站起来,磕磕巴巴道:“美、美娘,我没有害过你……”

    美娘抖抖袖子跨出门槛,对谢敏依然冷淡:“你是没有明目张胆地害过我,但你也不想我过得好。不过无所谓,我不计较了,只要你以后老实本分,侯爷不介意替你养老送终的。”

    站在寒风凛冽的门口,美娘深深呼吸了一口迎面扑来的冰雪气息,觉得已经隐约有了春天的暖意。

    黄莺偷偷凑上来:“姑娘,樱桃已经出府了,咱们多久……”

    “就在今晚,我会想法子把香槐支走。”

    小年夜的那晚,侯府起了一场大火,幸好火势未及蔓延便被扑灭,独独烧毁了一座小院子。事后下人清理火场,发现了两具焦尸,而美娘与黄莺却怎么也寻不着了。从身形还有未被烧毁的衣着残余来看,众人认定被烧死的便是俩人,于是急忙写信差人送去给谢安平。

    除夕傍晚谢安平风尘仆仆地赶回侯府,只见到府门高悬白色灯笼,走入之后缟素灵堂跃入眼帘,中央停着一具棺木,后面有一个大大的“奠”字。

    谢安平喉头涌出一口腥甜,他咬紧牙含在口中,跌跌撞撞走上去想去推开棺木,看一眼美娘。

    “侯爷!”香槐挡住他的手,摇了摇头,“姨娘不会希望您看见……她现在的样子。”

    言毕,她把一个包袱递给谢安平,露出里面白绒绒的皮毛。

    “奴婢在院子外面捡到的,自从您走了,姨娘每晚睡觉都抱着它。也许当时她把这个东西扔出来,是想留给您做个念想……侯爷,请节哀。”

    打开包袱,是被缝补好的小皮袄。谢安平紧紧把袄子拥入怀中,埋头下去深深嗅着美娘残余的香味,口中腥甜一点点渗在了上面。

    作者有话要说:不会分开太久的!很快会重逢!只是稍微虐一虐自恋的猴儿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