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63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62、落花有意水无情

    王文渊不是死了吗?

    难道他现在是诈尸!

    美娘双腿一软,王文渊赶紧过来扶住她:“当心!”

    被他的手碰过就像满是尸虫在身上爬,美娘赶紧推开王文渊:“二……二哥,你没、没事儿?”

    王文渊反问:“你担心我有事?”

    美娘不觉有他,点头道:“爹和大娘以为你没了,哭得不成样子,全家都难过极了,只有老太爷还不知道……话说回来,二哥你没事怎么不回家?”

    王文渊轻描淡写道:“现在还不到回去的时候。”

    美娘听他口气与从前大不相同,这才仔细抬眼打量,只见三年不见王文渊长高了也变黑了,褪去了以前吊儿郎当的纨绔样子,而像个真正的男人、经历过风浪的男人。

    “可你总该给家里递个信儿,一家人担心你知道不?”美娘没好气数落了王文渊一番,赶忙喝了口压惊茶。

    船夫来问是否可以动身,只见王文渊冷冷点头,神情跟刚才与美娘说话时判若两人,格外冷峻。

    小船在河道中缓缓行驶,船舱里只有美娘和王文渊两人,跟他共处一室,美娘不自觉有些紧张,拿手绢扇了扇风。

    “二哥你开下窗,舱里闷得很。”

    王文渊站起来支开窗户,之后却没坐下,而是踱步到美娘跟前。美娘见阴影袭来,倍感压力,不自在地挪了挪身子,扬眉故作镇静:“你有事?”

    “美娘,”王文渊忽然就蹲了下来,仰头望着她,“你告诉我,当年我走了之后,你哭了吗?”

    鬼才为你哭,笑都来不及!

    美娘寻思这话说出来似乎太得罪人了,便委婉道:“其实我一直都相信二哥你没有死。”

    王文渊微微一笑:“美娘,那晚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我说会一辈子对你好的,现在我们重逢,你难道不觉得这就是缘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美娘,你注定是我的。”

    ……又来了!都三年了这厮怎么还是这样犯浑!

    人家谢安平都变老实了,王文渊还不如谢安平呢!

    美娘扶额:“二哥,既然你大难不死,咱们之间的过节就一笔勾销了,那些混话我也当没听过。咱俩一个屋檐底下长大,你是我哥,过去是现在是以后也是,我求你别老说这种吓人的话行么?”

    “你别想瞒我了,你我根本不是兄妹。”王文渊勾了勾唇,“三年前我就知道,你不是我妹妹。”

    俞如眉找尤思仁要休书那天,他刚好在书房的窗户底下偷听,意外之下听到了那个惊天秘密。

    “美娘不是你女儿,她是我和其他男人生的。我妇德有污,你休了我罢!”

    俞如眉掷地有声,字字钻进王文渊的心里,他当时如遭雷击的感觉恐怕比尤思仁还要严重。那个从小抢了父亲宠爱,从小就比他讨喜的漂亮小女孩儿,竟然不是父亲的女儿、也不是他的妹妹!

    王文渊双手捂紧了嘴才没有喊出来,直到俞如眉拿了休书离开,他还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久久发呆。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厌恶美娘的,可是自从那日他无意窥见了美娘洗澡,才赫然发现从小被他欺负的妹妹长大了,如此窈窕多姿、风情撩人,难怪能勾起其他男人的追逐。一想到她会被人娶走,王文渊就觉得胸口窒闷,他开始以为这种不悦是因为再也不能捉弄她、看她出丑、惹她哭……直到这一刻,他豁然开朗。因为心中除了惊骇,还有一种期盼已久的高兴雀跃。

    他能留下她了!

    是夜,王文渊冒着雨去找美娘,兴冲冲告诉她他的决定,岂料却换来比瓢泼大雨更冷的冰水。

    “王文渊你发什么疯!我是你妹妹!亲妹妹!”

    就在他要吐露真相之际,谢安平在外敲门,打断了他准备出口的话。王文渊只能眼睁睁看美娘撵走自己去迎接那个男人,她的选择很明确,谁有权有势就跟谁。

    王文渊第一次感受到男人本身的强大会比金银更容易吸引女人,从前窑子勾栏里的女人见到王家少爷都会趋之若鹜,但倘若小侯爷同时出现,王文渊相信口口声声说爱他的妓-女们,会毫不犹豫抛弃自己投入谢安平的怀抱。

    当然,那群庸脂俗粉怎么能和美娘相比,她是被迫的,她不得不屈服在强权之下。王文渊心中五味交加,他甚至为自己的无能感到羞愧自卑,所以他想变强,至少强大得足以保护美娘。

    下定决心,王文渊当夜收拾了包袱离开王家,他带了一些衣物还有积蓄,并且拿走了以前喜爱的玩物。他需要用这些无用的东西警醒自己,再也不能玩物丧志,他将和过去的自己做一个诀别。

    也是王文渊命中该有这场变故,他所乘的渡船在大雨中倾翻,他仗着水性不错死里逃生,并且顺手捞起一个离自己最近的老者。说来也巧,这人是漕帮一位分舵主,唤作韩宋,他得讯霍青城受困京城赶来相助,顺利接应到霍老大上船先行,自己断后,却遭此一劫。

    韩宋感激王文渊的救命之恩,便留下他在身边差遣,这三年王文渊把韩宋的地盘打理得很不错,韩宋年纪渐长且膝下无子,已有了金盆洗手的之意,于是收了王文渊为义子,并且准备把分舵全权交给他。这次众人借着贺寿之名齐聚庆州,就是向霍老大建议此事。

    霍大小姐美名在外,韩宋见王文渊独身一人,心想若是他能与大小姐结亲,这分舵主的位置便是十拿九稳,总舵主的交椅也是指日可待。于是韩宋积极把王文渊引荐给霍青城,霍青城并不认识王文渊,乍见这年轻人相貌堂堂年轻有为,跟美娘年纪又相配,不禁心生欢喜,便想方设法要介绍俩人认识。今天的接船就是故意安排的。影中月

    美娘自是不知这些过往,她见王文渊旧事重提,愈发不耐:“不是兄妹又怎么样?王文渊我说句好听的,我心里一直把你当哥,除此而外再没其他心思!若你想听不好听的,我也告诉你,我宁愿这辈子都没认识过你,咱俩是陌生人更好!”

    打死她也不会喜欢从小欺负自己的二哥,她又不是疯了!

    但王文渊志在必得的样子,道:“我会让你改观的,等我们成亲了你就知道我是真心的。”

    ……怎么还扯到成亲了!

    美娘以前觉得谢安平不讲理,现在却觉得王文渊才是世上最不可理喻的人,她懒得跟他多费唇舌,只是说:“嫁猪嫁狗也不嫁你!我绞了头发当姑子去!”

    王文渊淡淡把视线投向河面,没有说话,嘴角却浮起一丝略显诡异的笑容。

    大宅是漕帮总舵所在,此时宅邸张灯结彩,前来贺寿的宾客络绎不绝,下人端着待客美食鱼贯进出,真真是热闹非凡。美娘从船上下来就再没给过王文渊一个正眼,绷着脸到了大宅,径直去找俞如眉。王文渊目送她进了内宅,自己不便进入,遂去大厅拜见霍青城了。

    “娘!娘!”等周围没了外人美娘才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扑进房间紧紧拽住俞如眉,“二哥没死啊!没死!”

    俞如眉也吓了一跳:“你说什么?!”

    于是美娘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又道:“吓死我了,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见鬼了!王文渊比从前更难缠了,听他的口气似乎大胡子还想让我嫁给他!您给大胡子说说,我才不嫁,否则我宁愿去死!”

    “呸呸呸,大吉大利的日子怎么说这些。”俞如眉安慰道:“你放心吧,老爷心疼你,不会勉强你的。只是我也不曾想到那人竟是文渊,先前老爷说有个手底下后生不错,想让你瞧瞧再说,这才让他过去接你,真是没想到啊……”

    美娘还是心有余悸,拍着胸脯自言自语:“最近一个两个怎么都阴魂不散,老来缠我……”

    “什么一个两个?还有谁缠你?”俞如眉不解。

    美娘连忙否认:“没有没有!就是随口说说,娘,等会寿宴一结束我就回去,改天再来陪您和谦谦。”

    漕帮势力遍布全国,霍青城是总舵主,手底下还有五个分舵主,其势力分布在不同区域,通常以东南西北划分,而最关键的通往京城的航线,则由单独的一个分舵主掌管,此人便是韩宋。韩宋也是霍青城的心腹,俩人几十年的交情也极为深厚。

    寿宴开始以后,韩宋喊过王文渊给霍青城念祝寿词,霍青城满意地摸了摸胡子,问他:“见过小女了?”

    王文渊恭谨有礼:“大小姐温婉贤淑,晚生十分倾慕。”

    温婉贤淑?霍青城想起美娘指着他鼻子骂的样子,嘴角抽了抽,只得打哈哈道:“她被老子宠坏了,可能与一般女子不太相同,哈哈……”

    王文渊显得很真诚:“若是能娶大小姐为妻,在下一定全心全意相待,绝不让大小姐受委屈。”

    “这个再说。”

    霍青城不着急表态,虽说美娘是“寡妇”,寡妇再嫁也只能凑合,但他霍老大的女儿就是有资格挑三拣四,不是最好的不要。他还要考验这个叫文渊的年轻人一番,各方面合格了才能做他漕帮的女婿。

    寿宴结束以后,美娘没要任何人送,自己带黄莺坐了条小船回店铺。她前脚刚走,王文渊后脚就追了出来,却只看到水面上余留的涟漪。他有些失落地望向渐行渐远的小船,忽然肩头一沉。

    “年轻人,你是落花有意,可别人流水无情啊。”

    王文渊回头,看清这人拱手见礼:“晚辈见过南舵主。”

    此人正是分舵主之一,唤作陈英杰,平素管着南方的漕运,故而人称南舵主。陈英杰四十出头体格精瘦,黑红的脸庞挂起笑容,热情邀请道:“刚才在席上没喝够,走,再跟我去画舫喝几盅!我做东!”

    王文渊迟疑了一下,还是允了:“南舵主请。”

    当看见熟悉的院门渐渐清晰,美娘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她长长舒了一口气,脸上表情也不自觉生动活泼起来。

    “黄莺,等会儿把带回来的酒菜拿给那个人吃。”

    黄莺低笑:“姑娘心疼他挨饿吗?”

    美娘脸色有些不自然,口是心非道:“我是怕他饿得没力气,没人帮咱们干粗活!反正小黑也吃不完,就当是分一口狗食给他,哼。”

    小船泊岸,美娘三两步进了院子,一眼看见谢安平蹲在小黑面前摸狗儿脑袋。她正要开口,这时又见隔壁卖豆腐的巧妹从厨房里出来,手里还端着碗热气腾腾的汤饭。

    巧妹笑道:“小安哥饭好了,快过来吃罢。”

    谢安平闻声回头,笑着正要说“好”,乍见美娘沉着一张脸站在后门门口,恨恨瞪着他。

    臭混蛋你能耐了啊!当着你姑奶奶的面勾三搭四!

    小安哥?叫得真亲热!

    谢安平屁颠颠跑过来:“姑奶奶您回来啦。”

    美娘冷冷瞥了他一眼,鼻腔一哼提起裙摆就上楼了,还不忘吩咐黄莺:“黄莺你把剩饭倒给小黑,全部倒了!”

    作者有话要说:妹纸们有爱的留言酒叔都看了,但最近期末考试要去监考,每天晚上还要改试卷,码字的时间都是挤奶一样挤出来滴!所以就有空再回复啦~~~积分都已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