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64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63、吃豆腐鸳鸯共浴

    晚上谢安平烧好水提到美娘房门前,敲门喊道:“姑奶奶,热水送来了。”一开始房里没声儿,谢安平竖起耳朵等了一会儿,又重复喊道:“姑奶奶?”

    “滚!”

    美娘听他说话就火大,惜字如金地只扔给他一个字,然后把头埋进被窝里生闷气。

    臭混蛋吃豆腐吃爽快了吧?!

    谢安平讪讪站在门口,也不敢说话,直到水都凉了才提起桶下楼去,重新烧热以后再提回来放在门前。

    “我把水放在门口了。”

    良久,等到外面都没了动静,美娘在被窝里也憋得难受,于是钻了出来下床开门。她寻思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谢安平挠上一顿再说,谁叫他那么欠揍居然敢勾三搭四!

    可是拉开门,门口除了一桶冒着热气的水什么也没有,谢安平早就跑得无影无踪了。美娘咬牙切齿,索性一脚踢翻水桶,“嘭”的关上门甩手回去睡大觉,连在梦里面都揪着谢安平又打又骂。

    美娘的食肆通常是向巧妹家的豆腐店买豆腐豆干豆浆,有时候巧妹也会送豆腐脑儿来,一来二去她和食肆里的伙计都相熟起来,想必谢安平同她也是这样认识的。巧妹是这条街上有名的“豆腐西施”,年纪才十六,模样水灵灵的,一双大眼睛似乎会说话,嘴巴也甜,见人就叔叔长婶婶短地喊,街坊们都挺喜欢她,年轻小伙子也爱往豆腐店跑,那热络程度绝不亚于霍大小姐。

    因为大小姐美则美矣,但脾气难伺候身后又有漕帮撑腰,顶多看一下饱饱眼福就行了,但巧妹呢?却是有可能娶到手的呀!

    美娘这几天眼睁睁看巧妹过来送豆腐的时候笑着跟谢安平打招呼,有时候还给他端一碗热气腾腾的豆浆,或者是甜滋滋的豆腐脑。

    “小安哥,今天的豆腐脑是咸的,我瞧上次你好像不喜欢吃甜的,所以专程做了咸的给你,你尝尝看。”

    谢安平对她倒是没有显得特别亲近,而是礼貌推辞道:“以后不要麻烦了。”

    他的不冷不热并未让巧妹打退堂鼓,巧妹笑道:“不麻烦啊!反正我也要过来送东西,只是顺道嘛。小安哥,你老家是哪儿的?我们这里的人都爱吃甜豆腐脑儿,只有京城那边的人才喜欢吃咸的呢。”

    谢安平摇头,抬眼望了站在阁楼上的美娘,小声道:“姑奶奶是哪里人,我就是哪里人。”

    颇有几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味道。

    美娘微微勾起唇角,心想算他识相!

    但是巧妹好奇心一起来,便要打破沙锅问到底:“小安哥你不觉得奇怪吗?你看起来比大小姐还要年长,为什么喊她姑奶奶?如果她是你奶奶辈儿的……哎呀好老啊。”

    谢安平嘴角隐隐发抖,很严肃地纠正巧妹:“她一点也不老,这只是辈分问题。”

    美娘气得咬牙瞪眼,连手中绢扇都抠烂了。没长大的黄毛丫头,你懂什么老不老的!

    “小安子!”美娘从阁楼下来,昂首挺胸眼睛似乎长到了额头上,“你去柴房把炭搬出来晒晒。”

    “是,姑奶奶。”谢安平领命便扔下巧妹,忙不迭跑进柴房里忙活去了。

    打发走了那只装傻充愣的,现在就剩这个情窦初开的了。

    美娘含笑徐徐走近巧妹,巧妹见她靠近很伶俐地福了个身,声音脆脆甜甜的:“见过大小姐。”

    美娘暗想她连侯府那群妖魔鬼怪都能收拾干净,还会怕这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丫头片子?于是便亲昵伸手牵住巧妹,笑盈盈道:“你跟咱们铺子打交道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么客气干嘛?我比你大两岁,你叫我姐姐便是了。”

    巧妹听说霍大小姐不易相处,从来都是敬而远之,这会儿见她这么和气,便生出几分好感,大方答应:“诶!霍姐姐。”

    美娘噙笑颔首,亲热地跟巧妹拉家常,一会儿问她家里还有什么人,一会儿又问做生意辛不辛苦,说着说着便问她有没有定亲。

    巧妹脸颊一红:“还没呢,媒婆倒是上门说过几个人,但我家觉得不合适,所以就没答应。”

    美娘笑问:“是你爹娘不答应还是你不答应呀?”

    巧妹的脸更红了,低头扯着衣角有些扭捏:“首先是二老觉得不般配,然后其实我……也不怎么喜欢。”

    美娘趁机又问:“那咱们巧妹喜欢什么样的呢?”

    “那个……我……”

    正好谢安平搬了炭出来,巧妹含羞带怯地看了他一眼。美娘捏紧了扇骨,眸光暗了暗很快恢复正常,她绢扇掩面,顺着巧妹视线一指:“你瞧小安子怎么样?”

    巧妹点点头:“小安哥人老实又勤快,一看就很靠得住。”

    他鬼才老实勤快!

    “哎呀巧妹,你没听过一句话么?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美娘打击起人来毫不留情,“小安子看起来憨厚,实际上贼心眼儿可多了!他又风流又好色,才十二三岁就逛窑子养粉-头,十五六岁便讨了七八房小妾,把一个好端端的家弄得乌烟瘴气。不仅如此,他还有酗酒滥赌的臭毛病,吃醉了就要打女人,打完了以后就去赌坊,连裤衩都能输得干干净净!所以呀,偌大一份家业都被小安子败光了,他还被讨债的追杀,这才撞伤了脑子。也就是我看他可怜,收留他给口饭吃,不然你瞧他细皮嫩肉哪儿像穷人家养出来的孩子?说穿了就是个落难的纨绔子弟!败家子!”

    巧妹吃惊捂嘴:“真的?!”

    “我骗你干嘛呀,我可是小安子的姑奶奶!”美娘话锋一转忽然凑到巧妹面前,笑容带上几分算计,“巧妹你喜欢小安子吧?哎呀呀太好了,让他去你家入赘当上门女婿好不好?”

    “不不、不了……”巧妹连连摆手,站起来匆忙告辞,“我该走了,家里的豆子还没磨呢,大小姐再见!”

    美娘看着巧妹慌慌忙忙的模样,忍笑喊道:“巧妹你再陪我说会儿话嘛!哎呀你别走那么急,当心脚下!”

    美娘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一个小妮子了,也不想想她是谁,那是千年万年的道行!金玉满堂

    谢安平把柴房里的炭全部抱出来,撒开摆在地上晒。他满脸弄得黑黢黢的,盯着一张黑脸对美娘说:“姑奶奶,您还有什么吩咐?”

    “小安子过来,我给你擦擦脸。”美娘勾勾手指,谢安平就听话地把头低下。谁知美娘哪儿是给他擦脸,而是掐住他腮边不放,狠劲儿拧。

    “豆腐好吃么小安子?嗯?”

    谢安平清晰听见她磨牙的声音,脸上再痛但不能表现出来,他说:“不好吃,没有姑奶奶做的面片好吃。”

    美娘刁钻问道:“不好吃你还吃,你是在怪我没有喂饱你?”

    谢安平眼泪都快飚出来了,从牙缝挤出两个字:“……不敢。”

    “乱吃外面的东西,小心毒不死你。你给我记着,再有下一次,我就把你跟小黑拴一块儿,饿上七天七夜。”

    美娘拍着谢安平脸庞恶狠狠地威胁了两句,随后推开他站起来,云淡风轻地理了理袖口,一瞬间又笑着吩咐:“我看好像快下雨了,小安子你把炭搬回柴房罢。”

    “啊……好的。”谢安平一听都苦了脸,垂头丧气的。

    美娘摇着扇子婀娜袅袅地上了楼,忽然回眸莞尔一笑:“小安子,晚上记得烧水送来。”

    铺子关门以后,谢安平照旧在厨房烧好水送到美娘房里,把浴桶装满,然后准备好香胰子和汗巾子,这才请美娘沐浴。

    美娘从屏风后面出来,还是拆了发髻,只披件薄纱衣,不同的是她手里拿着根鸡毛掸子。美娘走到谢安平面前,凑到他胸口闻了闻,一脸嫌恶:“臭死了,一股豆腥味儿!”

    谢安平抬手自己闻了一番,纳闷道:“没有啊,我中午搬完炭才冲了凉的。”

    “那就是没冲干净呗。”美娘一副“你大惊小怪”的样子,举起鸡毛掸子在他身上戳了戳,“喂,把衣服脱了。”

    谢安平双臂环起,被吓住了:“为什么!”

    “哪儿来那么多废话!我叫你脱你就脱!”

    美娘扬起鸡毛掸子作势要抽他,谢安平忙不迭点头:“好好好,我脱我脱。”

    谢安平脱了衣裳只留下一条裤衩,美娘见他停住,便指着道:“这个也脱了。”

    谢安平双手护住裆部,扭扭捏捏:“不要了吧姑奶奶……”

    “不要吗?”

    美娘含笑斜眉,拿掸子上的羽毛隔着裤衩在他那话处来回拨弄,弄得谢安平呼吸都急促起来,他别过身子哀求:“别、别这样……”

    美娘弄得越发起劲儿,娇笑问道:“那你是脱还是不脱啊?”

    谢安平除了点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褪下裤衩扔到一旁,美娘微微垂眸发现那话居然已经抬起了头。

    色性不改!

    美娘一想起从前受了这玩意儿多少折磨就来气,曲起手指朝着那鸭蛋大的圆头弹了一下,恨恨道:“不许起来!”

    “嗷——”

    谢安平捂住小兄弟弯下腰去,眉眼皱成一团:“你轻点儿,会坏的!”

    美娘妩媚地撩了一下耳畔长发:“坏了怕什么,反正你也没机会用。行了,进桶里边儿去,好好洗洗你身上的臭味。”

    谢安平敢怒不敢言,嘟着嘴跨进了浴桶,舒服地喟叹一声。美娘瞧他享受的模样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随即解开了纱衣。

    谢安平见状一惊:“你干什么!”

    “当然是陪你啊。”话音一落,美娘人已经入了水,她俯身贴近紧靠浴桶边沿的谢安平,双手挂住他脖子,娇声甜软:“小安子,我美吗?”

    谢安平喉头滚动一下,木讷地点了点头。

    美娘轻笑,嫩葱一般的手指在他胸膛画圈打转,撩起点点水珠:“那你觉得是我美,还是隔壁的巧妹美?”

    谢安平舌头都大了:“当当当……当然是姑奶奶、美。”

    “哦是吗?如果是我比较美,那你为什么冲着巧妹笑的那么开心?嗯!”

    美娘拧住他凸起的红点狠狠扯,一边扯一边质问:“你是不是喜欢她?!”

    谢安平吃痛嗷嗷直叫:“放手放手!”

    “不放!你快说,是不是喜欢那个卖豆腐的!”

    谢安平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不是!我不喜欢她!真的不喜欢!嘶嘶,求你了快放手……”

    美娘终于松开了手,谢安平胸口已经被掐得又红又肿,他委屈地揉了揉伤处,埋怨道:“疼。”

    美娘终于露出满意的表情,含笑低下头去:“哎呀都肿了呢,小安子真可怜,我给你吹吹。”

    她伸出舌头舔舐他胸前的红樱,水底下她的长腿伸过去勾住他的腰,整个人几乎坐到了他身上,让自己娇软的密地紧紧挨着谢安平隐隐蓬勃的*。

    美娘柳腰款摆,柔嫩的莲瓣摩擦着那条战兽,很快便彻底唤醒了它,直挺挺顶着香径入口,气势汹汹。

    谢安平大口喘气:“不、不疼了……你离我远、唔!”

    美娘用双手环住了那话,轻轻来回套-弄,水波的柔软让谢安平格外舒坦,不禁呻-吟出声。

    这大家伙……美娘拿手比了比尺寸,暗叹真不知自己从前是怎么容纳下这根玩意儿的。到底是他天赋异禀还是自己天赋异禀?居然没被撑坏!

    她握紧了那话,仰头在谢安平唇角吻了一口:“最后再问你一个问题,答得好的话就有甜头吃。小安子,你喜欢谁?”

    作者有话要说:小猴纸就是该好好调-教!本来想写全的,但今天实在太累了,重头戏留到下一章!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