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68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67、夙世缘顺流而下

    “谢安平你这个死混蛋!混蛋混蛋!”

    美娘对谢安平又骂又打,把他脸都挠花了,谢安平吃痛叫苦不迭,捂着脸颊抓痕委屈极了:“不说实话你要埋怨爷,说了实话你也不满意,你到底要怎么样嘛?”

    美娘气得胸脯起伏不定,指着他鼻子骂道:“我要你没这么多坏心眼儿!我哪里得罪你了?你非要跟我和我家里人过不去!折腾得我死去活来你就高兴了是不是?是不是!”

    说着又是两巴掌招呼上去。

    谢安平身子后仰才没被打到脸,美娘软绵绵的手掌落在手臂上也不疼,他嬉皮笑脸赔罪:“嘿嘿,娇娇这就叫缘分啊!无论爷干什么总能跟你家扯上关系,这刚好证明咱俩是月老牵的红线,有夙世因缘!”

    美娘跺脚:“呸!是孽缘还差不多!”

    韩宋见二人吵个不休,上前劝架:“大小姐,其实有金吾卫的人在此也并非坏事,兴许可以救总舵主。”

    美娘听见才饶了谢安平,回头问韩宋:“怎么说?”

    “陈英杰没有十全的把握不会轻举妄动,我们现在不清楚有多少帮众被他收买,贸然求助其他分舵主实在冒险。”韩宋分析后一一道来,“但既然谢大人的兵马就在城外,不如请他助总舵主一臂之力。届时我们里应外合,杀陈英杰一个措手不及!捉到一干叛徒之后,把他们交给朝廷处置,谢大人不负皇命拿了人犯回去交差,漕帮内乱也可平息,岂不是两全其美。”

    美娘不懂这些男人间的“大事”,但她听韩宋说得头头是道,便思忖此计可行。一来能保大胡子平安,二来她也能摆脱王文渊的纠缠,第三谢安平还可以立功,从哪方面看都是好事。故而美娘捋了捋胸口,指着谢安平命令道:“听见没?!带上你的人去漕帮救大胡子,他们毫发无伤我就饶了你,否则你就等着我跟你算账罢!”

    谢安平一听有戏,又腆着脸凑上来:“没问题,娇娇说什么就是什么,爷这就去救岳父岳母还有小舅子。但是娇娇,爷办好了这事儿有赏吗?”

    美娘瞭他一眼:“少给我得寸进尺,赏你两个耳刮子要不要?!”

    “要要要,娇娇给的都要。”谢安平彻底豁出去不要脸皮了,“不过你要是能再送给爷一男半女就好了……”

    美娘腮边一热,伸手推开他:“是啦是啦!我会给你生儿子的,别磨蹭,快去救人!”

    谢安平听了顿时充满斗志,把美娘托付给韩宋照顾,自己转身跑到河滩,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就游远了。美娘站在岸边看他,有些担心,只见他游出一截又从水里钻出来,回头冲她大喊:“等着爷回来接你——”

    美娘朝他挥挥手:“万事小心!我就在这里等你——”

    谢安平得到她的回应心花怒放,重新转身挥臂,很快就消失在滔滔江水当中。

    谢安平走了之后,美娘和韩宋合力把滩涂上的尸体拖进小木屋当中藏起来,韩宋还扒下他们的衣裳让美娘换。

    “万一待会儿有人划船过来,咱们这样就露馅儿了,大小姐快换上罢。”

    美娘也知现在不是讲究的时候,她拆了发髻把头发挽起来塞进帽子里,又用匕首割烂中衣,拿布条把胸束紧,这才套上男人的衣裳,还在脸上抹了两把泥。韩宋一看她的打扮,笑道:“这样看起来倒像谁家的小书童。”

    美娘学着书童的样子朝韩宋鞠躬作揖,挤着嗓子粗声说话:“小的见过老爷。”

    韩宋直笑:“好好好,这样更像了。大小姐来帮老夫一把,咱们把门板拆下来做个木筏,以备不时之需。”

    漕帮里的人个个会游水划船扎木筏,韩宋拆下木板和窗棱,将就几根麻绳把木料捆绑好,做了个五尺见方的木筏,堪堪能载一人。他把木筏推到岸边,暂且用石块压住,看了看浑浊的江水然后说:“看样子晚上有场大雨,这处矮屋也许会被淹没,到时候大小姐你坐上木筏,老夫游水推着你走。”

    果然,还未等到天黑,厚厚的乌云就从天边压过来,携着闪电雷鸣,不一会儿江上下起了大雨,噼里啪啦溅起水花。同时从对岸驶来三四艘船,船头站着穿雨蓑的艄公,手里还提着马灯,远远发出幽弱的暗黄光芒。

    “大小姐——大小姐——总舵主来接你了——”

    船上的人扯着嗓子呼喊,美娘听见露出笑容:“我爹来找我们了!”说着她就奔出门口要回话,这时韩宋一把拉住她,凝眉慎重:“看看再说。”

    随着船只渐渐靠近,韩宋借着划过天幕的闪电瞥见船头绿底旗,立即大叫不好:“不是总舵主!快走!”

    美娘尚在愣怔便被韩宋拽出了门,瓢泼大雨打在身上,她问:“你怎么知道不是我爹?”

    韩宋到岸边搬开木筏上的大石:“总舵主曾与我约定,若是漕帮有变,我们就更换旗帜以便区分敌我。来的船还悬挂着旧旗,可见是陈英杰的人!”

    美娘心惊胆战:“我险些中计!他诱我现身是为了拿我要挟爹爹罢?”

    “文渊把你藏起来,陈英杰定是不甘心的。大小姐坐稳了,咱们渡江!”

    美娘坐上木筏,韩宋猛力一推木筏入水,然后一手扶着木筏一手划水,护着美娘往对岸漂去。船上下来的人走到木屋里看见帮众尸体,方知美娘和韩宋已经逃了,他们在附近搜寻了一番,很快就看见江心的俩人。

    “在那里!”媚宠—狂颜驯兽师

    他们登船追赶,韩宋推着木筏游得很慢,眼看追兵逼近眼前,他一咬牙道:“大小姐坐稳了,无论如何千万抓紧、别放手!”

    言毕他用尽全力推送木筏顺流而下,雨势猛烈,江中洪水滔滔,木筏顺着水势一下就冲出老远。美娘见韩宋返身朝追兵游过去,急得大喊:“韩伯伯——”

    闪电和暴雨吞噬了她的声音,也吞噬了韩宋的身影。

    美娘顺流漂下一截,就到了这条江水位最深的地方,而且此时雨势最大山洪崩塌,两岸涌来浑浊的泥水灌入江中,甚至还有滚落的巨石。美娘伏在木筏上,双手抠紧了边沿,承受着水浪的颠簸,心中恐惧交加。

    不断有浪打过来,好几次木筏险些翻了。美娘吐掉嘴里的脏水,眼睛被大雨淋得几乎睁不开,她费力觑开一条缝,惊见前方横着几块巨石。水势凶猛她无法调整木筏前进的方向,而且被水冲下去的速度太快,撞上石头必定粉身碎骨,而且露出水面的石头棱角尖锐无比,就像食人怪兽的獠牙。眼看离巨石越来越近,木筏的颠簸也愈发厉害,美娘当机立断,摇摇晃晃站起来,用力蹬腿往旁边纵身一跃。

    啪——

    木筏被撞得粉碎,美娘憋了口气在水底潜了一会儿,浮出水面之后好运地抓住一块漂浮的木板。她双臂抓住木板不让自己沉底,浮在水中随波逐流,口鼻不断灌入泥沙江水,呛得她咳嗽不止。

    这次能不能活下来她心里也没底,但她求生的*是如此强烈,在意识模糊的边缘还抓着木板,直到精疲力尽昏过去的那一刻,她还念念有词地骂谢安平。

    “姓谢的混蛋……你怎么还不来找我……”

    当夜庆州漕帮内乱,南舵主陈英杰联合帮众强夺帮主之位,与总舵主霍青城在城内大宅好一场血战,死伤无数。正值两败俱伤之际,金吾卫的人马包围了漕帮的老巢,收拾残局并把一干人等擒拿归案。谢安平这一招“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让人拍手叫绝,他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清理了漕帮的绝大多数头目,其中就包括陈英杰和王文渊,而且连同霍青城也被抓捕,连夜让官兵押送上京交由刑部审讯。

    天亮的时候,谢安平带人去江河交汇的沙岛找美娘,却只见一片废墟,矮木屋已被大雨冲垮,里面几具大汉的尸体暴露在荒野之上,而美娘和韩宋不知所踪。

    谢安平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这时手下匆匆跑来:“侯爷,那边发现一具死尸。”

    谢安平慌不迭地跑去看,只见岸边一具尸首横躺,身上搭着白布。他伸手想掀开看一看死者面容,可手指就差一点碰到的时候,他又胆怯地缩回了手去,把脸转到一边声音颤抖:“你们来。”

    手下揭开了白布:“侯爷……”

    谢安平闭眼片刻,一狠心回眸低头,看清死尸以后忽然哈哈大笑:“原来是男的!不是爷的娇娇!”不过笑了两声他又笑不出来了,因为死的是韩宋。

    连熟识水性的韩宋都身亡了,那么柔弱的美娘呢?

    谢安平后背阵阵发寒,眼眶也又酸又胀,他深深呼吸一口,自己给自己打气:“没事没事,你上次不也以为她死了,那回还有尸首作证呢,可她不是照样安然无恙吗?这次也一样,她不会死的,她说过会等爷。”

    揉了揉鼻头,谢安平喊来所有手下:“沿着江岸往下游搜,凡是遇见二十岁左右长得漂亮的女人,统统都留着,爷要亲自去看!”

    话说完,有个下属凑上来问:“侯爷,咱们要找的是活人还是……死人啊?”

    谢安平垂眸,猛然抬腿踹了家伙一脚:“当然是活的!乌鸦嘴!”

    这人龇牙咧嘴地揉了揉屁股,连连点头:“是是是,小的知道了。”

    看着他颠着腿走开,谢安平又忽然喊道:“给爷滚回来!”

    手下小跑回来:“侯爷还有什么吩咐?”

    “那个……死活不计,反正要给爷把人找到。”谢安平很艰难地吐出一句话,这才垂头丧气地挥挥手把人赶走了。

    正当谢安平在庆州附近的水域广派人手搜寻美娘踪迹的时候,一艘官船正在往距离庆州三百里之远的并州驶去。

    “大人,药又吐出来了。”

    美娘就在这艘船上,她两日前被他们救起,但因水里泡久了兼受了皮外伤,现在正病得昏昏沉沉,浑身烧得滚烫,神智意识也有些混乱不清。

    “你下去重新熬一碗,我来喂她。”

    这道声音很好听,像炎夏竹林间微微吹过的清风,而且还有些耳熟。美娘眼珠子动了动,可眼皮就像被大山压住,怎么也睁不开。随即,刚才说话的那人走过来坐到她身旁,然后覆手搭上她的额头。

    “怎么还是这样热?再不散热可怎么了得……”

    他自言自语,听得出语气中很担忧,美娘想和他说话却发不出声音,只能感受到他在身边的气息,还有感受到他拧了湿帕子敷上她发烫的脸庞。

    好凉好舒服……

    美娘贪恋这般清凉的感觉,动动唇呢喃了两句,很快又再次昏睡过去。

    她不知道在她失去知觉的时候,身边的人小心翼翼地抚着她的脸,连指尖都在颤抖。

    “美娘,美娘……没想到我还能再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