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69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68、失复得美娘有喜

    三年前温澄海经由国子监祭酒推荐,进入户部做事,后机缘巧合得到皇帝赏识才学,从此平步青云飞黄腾达,今年初便升为并州刺史,离京赴任。就在他一路南下路过庆州的时候,因为着急赶路尽快上任,日夜行船,恰逢那场暴雨从天而降,船夫恐有危险,于是众人暂且寻了个人烟稀少的江岸泊靠躲避风浪。

    也就是这时,美娘被水冲下来被他们撞见,于是把她救了起来。

    一开始大伙儿以为救的是个年轻男子,温澄海也没看清伤者容貌,只是赶紧吩咐家仆把人送入舱内救治。谁知温家小厮给美娘换衣服的时候看见束胸,惊得跑出来喊:“大人!是个姑娘!”

    抹去脸上的泥污,温澄海在一盏摇曳的红烛下看清她的脸庞,顿时摔了手里的烛台。

    两年了……他以为她死去两年了。

    那年侯府失火之后,温澄海曾想去吊唁美娘,可临到侯府门口远远看见缟素灵堂,还有失魂落魄坐在棺木前的谢安平,他最终还是没有进去。他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出现在美娘灵前,也不知道流泪难过是否恰当,似乎只有谢安平才能展现出失去她的悲哀,而温澄海不过是个不相干的外人罢了。

    失去。他连这俩个字也没有资格说出口,他曾经得到过最多的东西,不过是在竹林里牵过她的手,很暖、很软。如今他已经过了年少惆怅的时光,当初转瞬即逝的美妙初恋已经消逝了,至少他以为消逝了,心绪不会再为此波动。但此时此刻当他认出美娘,他只觉得心潮澎湃甚至猛过窗外的滔天巨浪。

    失而复得。是的,他曾经没有抓住的那些,兜兜转转又回来了。

    “大人。”小厮捡起烛台重新点亮,照出温澄海一双闪烁着火光的眼。他轻柔拂开美娘额前的细发,道:“等雨小一点你去请个大夫过来。”

    温澄海依旧是孑然一身,而且他素来洁身自好,所以船上连个伺候的丫鬟也没有。大夫还没请来,美娘湿衣裹体开始发烧,嘴唇苍白浑身打颤,但额头又烫得吓人。温澄海一直给她擦汗还是不管用,甚至还能听见她冷得牙关打架的声音。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最后温澄海一咬牙,替她脱掉了湿衣裳。

    “冒犯了!”

    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温澄海根本没有心思生出邪念,只是碍于礼教感到难为情。他鼓起勇气替美娘除去男式外衣,裹胸的布条露出来,他目睹着曲线玲珑的身躯,鼻尖冒出豆大的汗珠,眼睛不知往哪里放才好。

    擦了把汗,温澄海小心翼翼解开布条,双手颤颤巍巍。他闭上了眼不敢看,只凭感觉把累赘衣物褪下来,然后扶着美娘躺下,为她搭上被褥。美娘依然昏睡着,只是偶尔发出几声梦呓呢喃,眉头紧蹙似是难受。

    江面风雨交加,船身也颠簸摇晃,温澄海默默坐在床头,守了她一夜。

    翌日风雨停了,小厮从十多里外的村子里找来个乡下郎中,郎中一看是官府的船,又见温澄海气质不俗,吓得跪地磕头:“草民拜见青天大老爷!”

    温澄海虚扶一把,让他赶紧进舱内给美娘看病。乡下郎中哪里瞧过这么金贵的病人,隔着帕子诊了脉,却诊得并不是很清楚,而且生怕开错药惹出麻烦,便对温澄海说:“草民启禀大人,尊夫人患得乃是风……热,得先吃散热的药,而且肺上有寒,需要用玉竹、川贝、南杏入药,这些药材乡下地方都没有,如果想尽快治好夫人的病,大人您得去城里抓药。如果延误治疗时机,恐怕夫人她……凶多吉少。”

    说完话郎中后背衣裳都湿了,温澄海也忧心忡忡,道:“散热的药你有罢?先抓几副应付着,我们立即启程。”

    就这样,美娘吃了乡下郎中的药,然后温澄海带着她顺江而下,终于赶到了并州,这才请了城中有名的大夫来看。可是大夫看过之后直说庸医误人,美娘本是溺水受寒,等寒气散去自然退烧,但偏偏那乡下郎中瞻前顾后不敢下药,是故把美娘的病拖成了大病,想完全治愈须得花一番功夫,而且治好也很可能落下病根。

    温澄海无法,事到如今也只能求大夫尽力一试。美娘被他安置在自己官衙后面的住所里,方便他随时照顾,然后还另外买了一个丫鬟一个婆子回来贴身照料,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他对外宣称美娘是他的结发妻子,因为赶路染恙,所以要一直休养。

    两个月后,美娘渐渐好了起来,开始能下床走路,吃饭穿衣也慢慢不需要别人伺候,自己可以动手了,说话行事也很正常,衙门上下的人都很欢喜,都说夫人痊愈了。

    唯独温澄海知道并非如此。

    “相公!”

    这日温澄海从衙门办完公事回到后宅,美娘在前厅花园就兴高采烈地扑上来拉住他的手,嘟嘴撒娇:“相公今天晚回来了半个时辰呢。”

    温澄海握住她的手:“但昨天我是提前回家的呀。”

    美娘甩手嗔怪:“不管!你今天就是晚了,晚了要受罚!”

    温澄海无奈地笑了笑,伸手从袖子里摸出一包糖饼,递给美娘:“你昨天不是说想吃糖饼吗?其实我是去买这个才耽误了回家的时辰。”

    美娘赶紧打开纸包拿出糖饼美滋滋地咬了一口,一下又心花怒放地抱住温澄海:“相公对我真好。啊!饭菜都要凉了,我们快去吃饭。”妖女从良记

    她拉着温澄海一阵小跑,温澄海跟在后面亦步亦趋,连眼角都带着甜蜜满足的笑容。

    就这样罢,也许这样是最好的了。

    吃饭的时候,美娘看见温澄海面前有一盘琥珀核桃,顿时站起来端走盘子。温澄海举箸一怔,不解地问:“美娘你做什么?”

    美娘反而用一种更不解的神态看他:“相公你不是最讨厌吃核桃了吗?”

    温澄海脸色一僵,须臾才含糊道:“……嗯。”

    美娘又笑了:“所以我把核桃拿开不碍你的眼,我对你好吧相公?”

    温澄海点点头,埋头刨着白饭,味同嚼蜡。

    她又把他当作那个人了。

    因为当初延误了治病,美娘又一直高烧不退,导致苏醒过后神智模糊,以前的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就算记得的也零零碎碎。比如问她是谁叫什么住在哪儿,她都能答上来:尤美娘,住在京城王家,家里有爹爹、娘亲和大娘,还有大哥尤文扬二哥王文渊。又问她认不认识温澄海,她点头说认识,她甚至还记得他和尤文扬是国子监同窗。

    但若问她知不知道为什么身在并州,她便摇头:“不知道……相公你带我来这里的?你做官了?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醒来后丫鬟们都喊她温夫人,她也就相信自己嫁给了温澄海,而且她记得自己上过花轿,跟着一个骑高头大马的男人走了。

    温澄海还问她:“文扬现在在哪里,你知道吗?”

    美娘皱眉:“哥哥应该在国子监啊。咦?不对,你都做官了,哥哥也该做官了才是,我怎么会想不起来,怎么不知道呢?嘶……”有时候冥思苦想多了就会头疼,美娘难受地揉着太阳穴。

    “没事没事,记不起来就算了。”温澄海不忍见她痛苦的模样,不再追着问其他事情,只是小心翼翼试探着最后一个关键问题。

    “美娘,你记不记得一个人?金吾卫的小侯爷?”

    美娘很干脆地摇头:“我不认识什么小侯爷,他是谁?”

    说不清是惊讶还是庆幸,总之温澄海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他温柔地说:“我只是随口问问,你不认识就算了。”

    原谅他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高尚,他也是有着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他也想偶尔自私一次,为了失而复得的美娘,彻底自私一次。

    晚上安寝,美娘铺好床,走过来问看书的温澄海:“相公你又要晚睡吗?”

    美娘好像只记得跟谢安平相遇之前的事情了,她的一切仿佛停留在了三年前。她是那个情窦初开的闺秀小姐,她邂逅了令自己怦然心动的谦谦君子,她如愿以偿地嫁给了他,夫妻二人相敬如宾……就像一场梦,一场她青春年少常做的梦。

    温澄海避开她的目光,淡淡道:“嗯,我还有些公文要批,你先睡罢。”

    “哦。”美娘好像有些不开心,但她还是听话地先去睡了,“你别看太晚了,早些休息。”

    等到她放下帐子良久,温澄海估计她已经睡熟了,这才放下一个字也没看进去的书本,打开柜子抱出被褥,在榻上铺好睡下。

    寂月皎皎,温澄海躺在榻上看着幔帐低垂的牙床,轻轻吐出一口气。

    又是相安无事的一夜。

    这样的静谧,不知还能维持多久。

    过了几天,美娘忽然不舒服起来,早晨起床就说胸口发堵,吃饭的时候闻到油腥更加难受,干呕了好几次。温澄海担心她是旧病复发,着急遣人请大夫来看。

    大夫诊脉之后并不急于下结论,而是问美娘:“敢问夫人,这个月月信来了没有?”

    美娘糊里糊涂摇头:“好像没有……我生病了,好多事不记得了。”

    大夫又重新把了脉,捻着胡子慎重思忖,最后很肯定地说:“恭喜大人与夫人,夫人这是有喜了,将近三个月的身孕。”

    温澄海怔怔愣愣半晌回不过神来,但是美娘却雀跃欢喜不已,捂着嘴差点哭出来。

    “相公你听见了吗?我有身孕了!”

    温澄海自觉脸上的表情肯定很难看:“我听见了……三个月。”

    他救起她也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

    美娘看他反应如斯,有些失望地问:“相公你不高兴吗?你怎么都不笑?”

    “没有,我很高兴,我是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温澄海轻轻抱住美娘,避开她打量的视线,忍着难过的情绪说道:“生下来吧美娘,我做孩子的父亲。”

    美娘嗔笑着拍了他背脊一巴掌:“说什么胡话呢,你是我相公,当然是孩子的父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