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75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74、贼捉贼死性不改

    美娘闻言一惊,想跑却已经晚了,谢安平扑上来压住她,只是转眼功夫就把她手脚箍得严严实实,拢入怀中。

    美娘背倚在他的怀里,挣扎无果:“你放开!”

    谢安平在她粉颈深深闻了一口:“就不放,爷要跟你睡觉。”

    说完他把嘴凑上来在美娘颈窝处亲吻。美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边挣扎一边威胁:“你要是敢硬来,信不信我一头撞死在这里?!”

    “有本事你就撞,在爷手底下撞死了也能把你从阎王那里捞回来。”

    谢安平满不在乎,把手伸进她衣襟里摸住软雪,捏了捏问:“你肚子大了这里也大,这是什么道理?”

    ……

    美娘低头想去咬他手背,可惜咬不到,气得满脸通红:“你管我什么道理!把手拿开!”

    “不,爷以前都是摸着这儿睡觉的。”谢安平摸来摸去过足了瘾,挨着她蹭了蹭,惬意地说道:“娇娇睡吧。”

    咦?就只是这样?

    美娘微怔,几乎是脱口而出:“你不干别的?”

    谢安平眼睛也不睁地哼哼:“爷说睡觉就是睡觉,爷要想干别的才不会拐弯抹角,你怎么连这也忘了。”他委屈地瘪瘪嘴,轻轻把手搭在美娘肚子上,“你肚子里这货要是没了肯定会恨死爷的,爷等他出来再收拾你,你就等着半个月不下床罢,哼。”

    他说前半句话的时候美娘还觉得这厮良心未泯,但等他说完后半句,美娘彻底觉得这疯子没救了!

    只是激怒他是万万没有好处,美娘也明白这一点,所以她很识时务地沉默下来,等待谢安平睡着,确保他不会伤害自己。眼下什么都不重要,保护腹中孩儿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这个姿势实在让人难受,美娘尝试着翻身,却被他强健的大腿压住翻不过去,无奈下她只好推推谢安平:“喂,你醒醒,我不舒服。”

    谢安平揉了揉眼睛,半撑起身子:“哪里不舒服?”

    “这个姿势不行,腰酸。”

    美娘换了个睡姿,又把被褥拉来垫在腰的两侧,谢安平帮着她,一边伺候一边抱怨:“怀孕怎么那么麻烦……”

    美娘噙着冷笑:“嫌麻烦你可以把我撵走,求之不得。”

    谢安平厚脸皮地嘿嘿笑道:“爷才舍不得呢。”他任劳任怨地安顿好她,小心翼翼地问,“这样舒服了吗?”

    这厮就是个欺软怕硬的疯子!

    美娘努努嘴,翻了个白眼不搭理他,自个儿闭眼睡了。谢安平蜷缩在一旁,只要看着她在身边就心满意足了。

    这厢谢安平用尽手段抢得美人归,那厢温澄海回家得知美娘被人劫走,惊出一身冷汗,他想都不想便上卫府要人,却被告知谢安平已然离京数日,要三五个月才回来。温澄海明知其中有猫腻也无可奈何,卫府和侯府定是搜不出人来的,他又苦无证据状告谢安平,只好去京兆府报官请府尹大人帮忙。京兆府尹那胖老头倒是一本正经受理了案子,也派出了衙役全城搜寻,不过肯定劳而无果就是了。

    见过贼喊捉贼的么?人是京兆府的衙役绑的,除非胖老头不想活了才会把自己供出来!

    寻寻觅觅半月有余,温澄海急得满嘴起泡,依然没有美娘的半分消息,眼看着形容迅速消瘦下去。与此同时,美娘也想逃出谢安平的控制,可一来她有孕在身行动不便,二来此处看守比大牢还严,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三来俞如眉与她同住,她断不可能抛下亲娘独自逃跑,是故美娘只好暂时委身在此,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天庄子里的大夫给美娘问过平安脉以后,谢安平和他出去说了几句话,不一会儿便兴冲冲跑回来,抱着她要回房。

    美娘皱着眉头:“你干什么?”

    谢安平眉开眼笑,故意卖关子:“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等回到房间他反脚带上门,把美娘放在床上就去解她衣裳,看样子打算跟她亲热。

    美娘慌乱地捂住自己:“你疯了吗?我有身孕不能这样!”

    谢安平拿牙齿咬开罗带,头也不抬地说:“你少骗爷,刚才大夫说了你胎气稳固可以行房,只要爷轻一点就成。”

    美娘腾出手扇他:“不行!万一伤着孩子怎么办!”

    “都说了爷会轻一点的嘛。”谢安平厚颜无耻地笑,“就算真的伤了他,爷再赔你一个就是了。”

    美娘被他气得半死。这些日子他规规矩矩的还以为不会有事,哪知才几天他就暴露本性了,衣冠禽兽!

    美娘力气拼不过他就只好咬,但谢安平的反应就仿佛是被蚊子叮似的,连眉头也不皱一下。他把美娘剥干净,从头到脚摸了个遍,就像得到了一件心爱的玩具,他还在她耳畔欠揍地吹气。

    “你跑啊跑啊,看你跑不跑得出爷的手掌心。”

    房里弥漫着淡淡的檀香味,像寺庙里常用的香料,是舒神安心的。美娘见他双臂撑在自己头顶上方,虽然没有压着她肚子,但脸上的笑容十分淫-邪,忽然就想起了一点不愉快的往事。

    啪——

    美娘不知哪儿来的力气,扬起手一巴掌狠狠扇在谢安平脸颊:“你在尼姑庵迷-奸我!”

    终于记起来了,那次她躲进尼姑庵里避开这厮,不料却钻进了他设好的圈套。她吃了一杯掺了迷-药的香茶,然后就被他强占了身子……事后她也想过寻死,可是这霸王就拿她娘她哥来威胁她!最强阳界鬼差

    “死混蛋!你怎么还是死性不改!”

    美娘气得发疯,连跟他同归于尽的心思都有了,谁知谢安平挨了打不怒反笑。

    “哎呀娇娇你想起来啦!”

    美娘美目怒瞪,谢安平赶紧哄她:“别气别气,这样对身子不好,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肚子里这货着想啊。”

    美娘咬牙:“谁气我的?谁气我的!你还要不要脸了!”

    谢安平赶紧给她捋胸口顺气,解释道:“娇娇你听爷说,是大夫要爷这样做的。他说你生病了气血阻塞,以至于忘记了很多事,要爷想法子刺激你回想以前的事儿,最好就是把曾经记忆最深的再重演一回,这样没准儿你就能想起来。其实爷心里也没底,只是觉着你一直想不起来也不是个事儿,况且爷琢磨尼姑庵那次你应该印象深刻,所以……”

    他越解释美娘越来气,两把挠上去:“你让我记起这些恶心事干什么!我宁愿一辈子想不起来!”

    谢安平委屈地揉揉脸颊:“爷还特意燃了庙里用的檀香……你为什么不愿意想起来?”

    美娘觉得在对牛弹琴:“本来不开心的事你硬要我想起来,这就等于是我再被你迷-奸了一次,换你你愿意吗?!”

    谢安平很认真地点了点头:“愿意啊,你奸爷多少次都愿意。”

    ……

    死了算了!

    美娘抓起枕头打他脑袋:“滚出去滚出去——臭混蛋!我不想看见你!”

    谢安平被打下床,摆着手连连安抚:“好好好,这就出去,你别气嘛,激动了对身体不好,小心孩子保不住啊。”

    美娘扶着肚子大骂:“闭上你的乌鸦嘴!我儿子好着呢,不许你咒他!快滚!”

    “噗通”一块瓷枕砸来,谢安平赶紧跳出房门,讪讪地跺脚,脚背差点就被打肿了。美娘随后下床把房门“砰”一声关紧,门板差点打在他脸上。

    谢安平撅着嘴摸了摸鼻子,咕哝道:“其实也有很多开心的事……”

    也不知是不是被谢安平吓狠了,或者以毒攻毒的疗法确实有效,美娘自打那日开始便逐渐想起以前的些许事情,偶尔询问黄莺,大多也能对的上号。不过只是她能想起来的,多数都是谢安平“作奸犯科”的事罢了。所以谢安平经常莫名其妙就被她挠破了脸,顶着一张抓痕遍布的俊颜进宫面圣,被皇上好一阵嘲笑。

    俞如眉经常宽慰美娘:“你怀着身子就别跟小侯爷置气了,否则当心临盆的时候不好生,现在你就多吃东西多睡觉,少想乱七八糟的。”

    美娘跟谁过不去也不会跟肚子里的小家伙过不去,所以还算听俞如眉的劝,全心全意地养胎,也渐渐不再寻思要逃出去了,连对温澄海也不如从前那般挂念。毕竟想起了过去,她也就明白了温澄海不过是令自己情窦初开的那个男人而已,仅此而已。

    其实此时此刻她已经猜到腹中孩儿是谁的骨血,只是还不想说出来。

    就喜欢看那混蛋吃醋憋屈的样子,明明气得想杀人还要装大度装不在乎,看他强颜欢笑隐忍不发,暗地里却挠墙抓狂的样子就痛快。

    “喂,来给我捶捶腿。”

    这日谢安平才从京城回到庄子,已经是黄昏了,美娘坐在花厅里把脚翘在矮凳上,看他进门就招招手:“回来得正好,腿酸。”

    谢安平解下佩刀,蹲在她身边捏起拳头轻轻捶打:“重不重?”

    “还行。”美娘眯起眼觑他,见他鼻尖还挂着汗珠,不禁心里一暖,拿出手绢给他擦汗,“今儿挺晚的,你没走崇阳门?”

    “走了,但后来蹄掌坏了,马跑不快。”谢安平起先没在意,说出口才发现露了馅儿,他欲盖弥彰,“谁说咱们在崇阳山!”

    离开京城可以走东南西北四道城门,这处庄子在崇阳山,上山的话必走东边的崇阳门。谢安平自觉这里十分隐蔽,为了避开外人搜寻他特意把美娘藏在此处,连带俞如眉和黄莺也是蒙了眼送来的,就怕她们知晓了这里引人来救。没想到还是被美娘套出话来。

    美娘拿指尖戳他眉心:“少唬我了,你每天四更才出门,若不是住在崇阳山,你怎么赶得及上朝?就算惊雷日行千里也不可能,除非用飞的。”

    谢安平有些挫败,搓着袖子自言自语:“糟糕,此地不宜久留……”

    美娘有些小得意,抿笑着拧他手背一把,故意板起脸:“你想把我挪过去挪过来的折腾死吗?!快扶我回房休息,等会儿我要吃宵夜!”

    “哦。”谢安平闷闷不乐地送美娘回房,然后自个儿去花园里蹲着生闷气。

    美娘等他离开,坐下捧着小腹对孩子说话:“你说他傻不傻?你可千万别像他那么笨!咱们就不告诉他实话,我就喜欢看他急得抓耳挠腮的丑样……”

    这夜下雨了,秋夜惊雷响彻天地,很快噼里啪啦的雨滴就落在了金黄的梧桐叶上。

    美娘忽然醒了,因为窗户被风吹开,两扇木窗摇曳咯吱,吵得人睡不着。

    “黄莺你关下窗,黄莺?”

    自从上回被谢安平吓到,她就不许他陪睡,所以都是黄莺睡在榻上,可是喊了几声没人答应。美娘以为黄莺睡熟了,于是自己起身穿鞋去关门。

    与此同时庄子外来了一列卫府精兵,为首的是姜参事,他敲开门直接跨进屋子,正好见到谢安平披着衣裳走出来。

    不等谢安平开口询问,姜参事便道:“王文渊逃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