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5第四章 国子监茶摊惊魂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上元灯节的前一日,尤府该应酬的也应酬得差不多了,美娘瞅了个空摆脱还在前厅招呼少许宾客的王金桂,去到她娘俞如眉的院子。

    小院子在整个府邸的旮旯偏角,原是王家下人住的院子,拨给俞如眉后也没怎修葺,王金桂不肯遣丫鬟过来伺候,只留下一个腿脚不大方便的粗使妇人,叫王嫂,照看着俞如眉的生活。

    灰墙青瓦,沿着墙角长了一片苔藓,美娘站在院子门口,见门前台阶似是被洗刷过,水渍还没干透。门面的漆都掉了,但两侧贴着新簇的对联,红彤彤的倒有几分喜庆。这还是岁除那晚她和大哥尤文扬亲手贴的呢。

    美娘推开虚掩的院门,喊了一声:“娘。”

    王嫂在院子里择菜,见到美娘笑道:“姑娘来了,你娘在屋里头呢。你先去坐,我去烧水沏茶。”她说罢撑着膝盖费力站起来,把手在围裙上揩了揩,一瘸一拐进了小厨房。

    “王嫂。”美娘跟她打过招呼,直接进了里屋。

    打帘进去,美娘一眼就看见俞如眉在窗边做针线,许是做得久了,俞如眉眼睛有些酸,都还溢出泪来,就拿手帕擦了下眼角。

    美娘过去抢走她手里的东西:“您又瞒着我在这儿做这些,还想不想要眼睛了!”

    俞如眉手中一空,扬眉一看是女儿,顿时露出欢喜的表情:“美娘多久来的?前头不忙了?”

    美娘努努嘴:“再忙也没娘您忙,忙着给别人做衣裳,连我进来都没看见。”她说话酸溜溜的,拿起衣裳端详,发现是男子的样式,遂更加不满了,“给我爹做的?就他那负心汉,不配您对他那么好。”

    “别胡说,他是你亲爹,哪儿有女儿这么说父亲不是的。”俞如眉嗔怪一句,对美娘的出言不逊习以为常,叹道:“他的衣裳哪儿轮得到我做,这是给你哥的,开春了给他做件新衫子,不然他和同窗出门踏青,老穿那身儿旧青布袍子不好。”

    美娘的大哥尤文扬打小就念书念得好,王文渊到了开蒙的年纪,是专门请了先生来家里教授,尤文扬却是自己去外头的私塾上学。后来王文渊换了十几个先生都没学出个名堂,王金桂又想他进国子监,扭着尤思仁去求人走后门。但尤文扬竟一声不吭考进了国子监,而且尤思仁居然都不知道,还是同僚告诉他才晓得的。所以就说各人有各命,王金桂再眼红也没用,有钱又怎样?照样没人家俞如眉儿女双全还争气。

    美娘抱着衣裳坐下来,捻针缝纫:“我也给哥做了鞋袜,到时候一并给他。上回大娘打首饰头面,把工匠喊家里来,我也悄悄拿了两根金簪子给他,让他化开铸个腰带上的佩扣。国子监里多数是些世家子弟,哥太寒酸了会被人瞧不起受欺负。娘,您可别说佩扣是我给的,就说是您拿压箱底的金镯子换的,免得哥又不要。”

    俞如眉摇头道:“你拿金簪子换佩扣,被她晓得了会闹的,还是算了,改明儿你把簪子要回来。”

    美娘拿牙齿咬住丝线扯断,没所谓道:“我拿我的东西给我亲大哥换东西凭什么不行?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她就算进了门也是个妾!偏还要摆大房的姿态,事事欺负咱们娘俩,我是高兴才在她面前应承,要是哪天惹得我不快,我一张状纸告到官府去,告她王金桂抢人相公不分尊卑,再顺道告那负心汉宠妾灭妻!看他的乌纱帽还保不保得住!”

    “好了好了,我不念叨就是了,你别说这些,传到别人耳朵里不好。”俞如眉吓得赶紧拉住美娘,好生劝慰一番,美娘才作罢。

    王嫂端了茶和点心进来,美娘吃了几块,笑眯眯道:“还是娘你这里的东西好吃,晚上我在这儿吃饭罢,有梅菜扣肉不?我都好多天没吃饱了。”

    王嫂惊讶:“他们虐待姑娘你?不给你饭吃?”

    “不是……”美娘吃得太急差点噎到,赶紧灌了一大口茶才顺过气,“每天都是燕窝粥,中午就几块没味儿的点心,晚饭只给我喝杏仁茶。大娘怕我吃多了发胖不好看。”

    “可真是造孽!”王嫂心疼的不行,“姑娘你等着,今晚上我做满桌子的大鱼大肉,一定让你吃个饱!”

    俞如眉握住美娘的小手:“可怜我的女儿。”

    “我才不可怜,我们暂且应付过这两年,等大哥从国子监出来做了官,咱们就把娘接出府去,再也不用受他们的窝囊气,您说好不好?”美娘扑进俞如眉怀里撒娇,对将来抱着无限憧憬。

    俞如眉搂着她,就像哄婴儿睡觉般手掌一搭一搭:“好啊,娘等着那天。美娘,明天是十五,不晓得你哥回不回来?他啊,一年到头也回不了几次家,为娘知道他功课辛苦,但明天过节,他合该回来吃顿饭的。”

    “不如我去看看哥吧。”美娘坐起来,把刚刚做好的衣裳叠好,“国子监一月就休息两日,初一十五,哥初一回来过了十五就不定了,还是我去见见他,顺道送些东西,也可以督促他回家。那些小厮不顶事儿的,哥不爱搭理他们。”

    说风就是雨,美娘说完人都出了屋子,俞如眉在后头喊:“你这会儿出去,你大娘同意不?”

    美娘头也不回:“她忙着巴结官太太呢,没功夫管我。您放心,我会带着黄莺去的,日落前准回来吃饭!”

    美娘回阁楼收拾了给尤文扬的鞋袜,连同新衣裳打成一个包袱,又在里面塞了几块碎银子,然后叫黄莺去后厨拣出一篮子精致的点心带上,俩人悄悄从角门溜出去,给了开门的小厮一串儿铜钱,叮嘱他守着待会开门。腹黑学生戏老师

    国子监在东大街上,黄莺出门就喊了顶轿子,载着美娘过去,到了时辰尚早,国子监还没散学,闲杂人等又轻易进不去,美娘只好和黄莺等在大门之外,站了一会儿便有些耐不住。因着这里是学子修习的地方,讲究一个清静,所以附近都没有酒楼食肆等地方,只有个临时支起的茶水摊子,也是冷冷清清没个客人。

    美娘和黄莺去摊子里坐下,要了壶茶水,眼巴巴望着国子监的大门。过了一会儿,黄莺说肚子疼要去方便,茶摊子的老板娘便领着她绕去巷子后面,只剩美娘一人坐在街边。这时,刚好从街那头跑来一个奇怪的人,美娘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说他奇怪,是因为这人大白天还蒙着脸。

    只见此蒙面人跑到国子监门口,露在外面的一双冷眼向美娘一瞟,居然就冲了过来。美娘一惊,站起来正要尖叫,却被他抢先一步捂住了嘴。

    “别喊,否则我一刀割断你喉咙。”

    他的声音很低,似乎是故意压着不让人听出真声。美娘感觉到冷冰冰的东西贴在颈子上,鼻端还萦绕着此人身上浓厚的血腥味,于是吓得点了点头。

    此人转过头朝来时的方向望了眼,瞄见几道人影,于是拽着美娘在茶炉子边坐下,整个身子藏在她和炉子的后面。

    “老实点,别乱说话。”

    后腰被类似匕首的东西抵着,美娘只能坐直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几个像是大户人家的家丁打扮的人很快追近,也在国子监门口驻足,左右张望了一番,随即朝美娘走来。

    美娘吓得脸都白了。

    “姑娘,你有没有看见一个男人从这里过去?”

    美娘舌头打结说不出话,只是表情呆滞地睁大眼睛,那人又问了一遍。

    后腰的匕首朝前顶了顶,戳破了她的衣裳,仿佛随时能戳进她的身体。美娘这才结结巴巴回道:“没……没有……”

    家丁打扮的人皱眉:“没有?你确定?”

    第一句话说出来以后,其他的似乎就没那么艰难了。美娘攥紧手心的汗,微微一笑媚眼勾魂:“真的没有。”

    后腰的匕首退了几分。

    对面的人微怔,似乎有些脸红,但他很快稳定心神,继续问道:“这里就一条路,我明明看见他过来的,你真的没有见到什么人?”

    “这里是只有一条路,但对面有道门呢。”美娘暗示他要找的人可能进国子监去了,然后指着茶炉问,“你们要喝茶吗?”

    家丁摇摇头,回去跟同伙商量了一下,便三两散开分头找人去了。美娘见状终于松了口气,心有余悸地按着胸口,道:“你可以出来了。”

    “等等。”背后的蒙面人却不肯出来,悄悄把手搭上美娘腰间,“如果我要死,只好拉你垫背。”

    果然,不消片刻那人又匆匆回来,见到美娘还坐在茶摊子里,略略惊讶:“你还没走?”

    美娘含笑:“我在等人。”

    那人问:“这摊子是你开的?”

    从衣着打扮举止谈吐看,她怎么也不像摆摊的小贩,可她一人孤零零坐在这里不是太奇怪了么?

    美娘摇头:“老板娘和我丫鬟在巷子里,很快就回来,我只是在这里等她们。”

    那人还是疑心:“你站起来。”

    美娘冷冷睨他:“你这人好无礼!我见你寻人焦急,好心才与你说了几句话,可你却接二连三莫名搭讪刁难,问些没干系的事情,莫非存了什么坏心思!此地行人稀少,你是否见我一介孤身女子就想欺负?你若再不走我便喊人了,快快离去!”

    正好此时钟声鸣响,国子监散学了,很快就有学子走出大门,然后有人来买茶吃。那家丁见人流一下多了起来,心想要找的人也许会趁乱溜跑,再顾不得细问美娘,赶紧折身回去重新寻人了。

    “乖乖,做得好。”

    美娘还没反应过来,身后的蒙面人就在她脸颊亲了一口,然后一个跨步钻进了人流之中,待到美娘看清,已经辨不出哪个是他的身影了。

    她的脚边只剩一张用来蒙脸的帕子。

    作者有话要说:酒叔从西安回来了!想shi大家了!!!乃们想我咩???

    逐步恢复正常更新,还有寡人的番外我可没忘哟,让酒叔慢慢还债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