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八十二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81、终章

    扑一声闷响,美娘手里的软枕头掉了下来,她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一脸黑灰的男人,眼睛里慢慢蓄起泪水。

    谢安平瞟了眼软哒哒的枕头,得意洋洋:“幸好爷早有先见之明,不然这脑袋又要破一回了,嘿嘿。”

    说完一抬头,美娘脸颊已经挂了两行泪。

    “你哭什么呀!”谢安平心疼地给她擦泪,笑着说:“看见爷不高兴吗?”

    美娘不说话,吸了一下鼻子,拿手去擦他脸上的锅灰,一点一点揩掉那些遮挡。

    俊秀白皙的脸旁露出来,配上那对似笑非笑的风流眼,确是谢安平无误。

    美娘一下就哭了出来:“呜……”

    谢安平见她喜极而泣正欲埋头亲吻安抚,冷不丁美娘一抬手,狠狠甩了他一耳光。

    “很好玩儿是不是?看我伤心你就高兴是不是?!你以为你死了!谢安平你这混蛋!我以为你死了!”

    美娘边嚎边打,哭得一点形象也没有,蓬头乱发地像只花猫。

    谢安平的脸又被她挠出几条抓痕,但他甘之如饴,依旧笑呵呵望着美娘,一副逆来顺受的受气包模样。

    这段日子以来的心碎、无助、绝望全部涌上心头,却又在摸着真实的谢安平的时候烟消云散了。等美娘打累了骂累了发完了气,再次呼吸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好像重生了一般。

    她活过来了。谢安平活过来,她就活过来了。

    “幸好你以为爷死了。”谢安平等她气消了才有重新抱住她,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感动,“如果不是这样,我又怎么知道你对我的心意呢?”

    美娘最恨他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伸手掐他:“屁的心意!我是来看看能不能捡回你两根骨头,捡不到就算了,到时候我把你的破东西全埋了然后改嫁去!”

    奈何言语再凶狠,谢安平这厮的脸皮早已经刀枪不入,他眉毛都高高挑起了:“你就口是心非吧你,早八百年前你就对爷一见钟情了,娇娇你真长情。”

    ……冤家!不折不扣的冤家!

    发过了火理智渐渐回归,美娘抹了把泪,狐疑地看着谢安平:“你跟我哥串通好的吧?故意拿我涮开心?”

    “这儿什么民俗啊,成亲还要抹锅灰,脏死了……”谢安平掬了水把脸洗干净,轻描淡写地说:“爷倒是想来回京城,无奈是有心无力啊,肋骨都断了三根,在床上足足躺了两个月。”

    一番话说得美娘心惊肉跳,她扑上去就掀开谢安平的衣裳检查伤势:“骨头都断了你怎么还到处蹦跶!快给我躺下!”

    “没事没事,已经长好了。”谢安平反手捉住她的掌,笑得极不正经,“娇娇你真热情,一来就宽衣解带的,不急不急啊,来先亲一个。”

    ……

    “别给我嬉皮笑脸!我说真的!”美娘挡住他的嘴,想挠他几下又舍不得,“给我瞧瞧。”

    好半天,谢安平才扭扭捏捏解开衣襟,半遮半掩地解释:“真没什么大不了的……”

    浑身都是大小不一的疤痕,好在已经结痂脱落,长出粉红色的新肉,但肋骨处的伤口尤为明显,看样子当时撞在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上。

    美娘撇着嘴,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谢安平手忙脚乱地系好衣裳:“你别哭啊!爷现在不是好端端的在这儿嘛,等死了你再哭不迟啊。”

    “混蛋!有你这么咒自己的吗?!”美娘实在不忍心打他,只好提着他耳朵骂:“有了老婆儿子你还这么胡闹,不拿自个儿当回事儿!你想我守寡吗?你想看儿子认别人当爹吗?!”

    谢安平龇牙咧嘴求饶:“放手放手!耳朵要掉了……我这么拼命就是为了你和儿子,娇娇,咱们这次因祸得福,爷断的这三根肋骨,全记在睿王账上了。”

    美娘吓唬吓唬他也就松了手,一边给他揉耳朵一边问:“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不需要懂,你只要记着,睿王那小家伙欠爷一条命就对了。”

    作为常年混迹于朝堂深宫的老手,又是当今天子手下的悍将,谢安平纵观大局,发现改邪归正这条退路太不适合他了,辣手酷吏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了谁信啊?要是他没了金吾卫撑腰,早有人上门寻仇了,所以谢安平觉得唯有继续保住他的爵位与权势才是万全之策。当今天子虽是他最大的靠山,但不见得就是一辈子的靠山,于是他决心培养一个稍微小一点的靠山,以备不时之需。睿王这小家伙虽不受皇上待见,但因为皇上无嗣啊,所以他成为了不折不扣的皇位第一继承人。

    不管皇上将来有没有儿子,多久生儿子,是哪个儿子继承大统……谢安平觉得那些都是后话,现在先跟睿王搞好关系总是没错的。十岁的少年,没爹没娘皇兄不疼的,像只没人要的小猫小狗被遗弃在了北陲苦寒之地,而且没有诏令不能回京,大臣们也忌讳着他的身世不敢深交示好。这种时候,谢安平只需要稍微雪中送炭,睿王领了这份情,以后不说多个朋友,至少能少个敌人不是么?哪晓得人算不如天算,金吾卫意外遇袭,谢安平看睿王一个小孩儿总不能扔下他不管,于是带着他逃命,跳下雪崖的时候也下意识护住他。最后睿王只受了点皮外伤,他却伤筋断骨差点没命。

    没想到睿王少年老成,在他醒了说的第一句话是:“本王一直觉得你不是什么好人,如今你虽救了本王,但并不代表就能改变本王对你的印象。”

    谢安平气得破口大骂:“小爷刚才救了你!忘恩负义的小王八蛋!”

    “你救本王不过是看中本王还有些用处罢了。”睿王冷着一张小脸,捡来树枝把谢安平的断骨绑好,道:“本王不喜欢你,但本王不会忘记欠你一个人情。还能走吗?”

    “能!”谢安平气呼呼的,被小家伙搀扶起来,倚着他一瘸一拐地走路,看他老气横秋的表情不禁一笑,“年纪不大,心思却不小。行!明人不说暗话,你我相互都有可以利用的地方,而且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所以当盟友,不做敌人?”

    睿王抿着唇,老气横秋地点了点头。谢安平哈哈大笑,忍不住拧了他脸蛋一把:“但愿爷的儿子长大了不是你这样儿,又沉又闷。”

    睿王冷冷瞅他一眼:“但愿也别像你。”

    “嘿!爷的儿子不像爷像谁?!”

    也亏得谢安平好意思跟个半大孩子斗嘴,俩人在崖底走了两天一夜,就在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碰见了在林子里养角鹿的雅库特人,被他们救起送回了部落医治。

    恰巧,部落里懂医药的中原人竟是尤文扬。

    谢安平本以为是“他乡遇故知”,哪晓得尤文扬却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恨不得趁他伤重把他拉进雪地里挖坑埋了。

    “大舅子,”谢安平还亲热地跟尤文扬套近乎,“你帮我送封信到京城,我怕太久不回去,美娘担心。”

    尤文扬在伤口重重一摁,痛得谢安平大喊大叫,尤文扬冷笑:“让她以为你死了不是更好?”

    谢安平皱着眉头说:“好什么好!娇娇指不定哭成什么样呢,喂我说你是不是娇娇的亲哥啊?看她伤心难过你很高兴?”

    哪知尤文扬无动于衷,而是淡淡问道:“你敢不敢跟我打一个赌?”

    “什么?”

    尤文扬道:“就赌美娘对你是虚情假意还是真心实意,我的妹妹我最清楚,你抢她为妾,她心里一定是记恨你的,勉强陪在你身边也不过是敷衍而已。一旦知晓你死了,她就会像没了束缚的鸟儿,一举飞向外面的世界。谢安平,你敢不敢和我赌?”三恋(全本)

    “你胡说八道!娇娇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谢安平正要大骂,可突然又没了底气。细细想来,从始到终,他都是主动的那个,追着她缠着她抢走她……毕竟当初他太强势了,实在没有信心说美娘是心甘情愿跟他在一起。

    谢安平捏紧了拳头又放开,把脸一别:“她连儿子都给爷生了,不会背叛爷的,哼。”

    尤文扬嗤笑:“你不敢赌?”

    “缩头乌龟才不敢!赌就赌!”谢安平经不得激,一怒之下拍案答应,“说!要怎么赌?赌注是什么?”

    “赌注是美娘后半辈子的幸福,你若输了,不得再纠缠于她。”尤文扬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至于要怎么赌?这由我安排,看你现在的样子,先站起来再说罢。”

    ……

    “难怪我哥劝我改嫁!”

    美娘听了来龙去脉恍然大悟,气得跺脚:“你们两个大男人吃饱了撑的?拿这种事情来当赌注!你们问过我的意思吗?!”

    谢安平及时撇清:“不关我的事!是大舅哥非要跟爷打赌,而且爷看他那表情,好像我不答应他就会把我大卸八块似的。”

    谢小侯趁机告黑状可是一把好手,他心里直乐呵:大舅子你就等着被猫爪子挠个头破血流吧!

    “我哥真是的,非要来给我添堵。”美娘揉揉心窝子,忽然狐疑地瞅着谢安平,“我说,你真的不怕输给我哥?”

    谢安平得意洋洋:“怕个鸟!爷那是缓兵之计,先稳住大舅哥,再慢慢把伤养好,其他都可以从长计议嘛。”

    “万一我真的改嫁了怎么办?”

    “爷就再把你抢回来!”谢安平信誓旦旦,“抄起家伙带上兵马,杀到那个谁谁谁家,破了他家大门,掳起你就走。娇娇,你是爷的,只能是爷的。”

    “真是的……”美娘对他的霸道感动又无奈,“好啊,谢安平,不管以后怎样,我都会等你,等你来抢我。”

    她仰头吻上他的下巴,决定给他一点甜头。

    “哎呀对了,”不料一向急色的谢安平忽然站起来,牵起她的手往外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静静流淌的河流边上,丰茂的草地中央,谢安平和美娘携手穿行。

    “你要带我去哪儿?我脚疼。”

    美娘踏着河滩上的鹅卵石,脚底磨破的地方又钻心得疼,谢安平听了索性打横抱起她,踩水穿过小河,来到对岸一处柔软的草地上。

    “娇娇你看。”

    谢安平放下美娘,抬手指向刚才他们身后的雪山。月色皎洁,落在终年不化的雪峰顶上,照出一轮圣洁的光芒。

    “那是雅库特人信仰的圣山,按照他们的习俗,新婚夫妇要向圣山朝拜,发誓终生都忠于彼此,如果谨遵誓言,在圣山神明的庇佑下,他们一辈子都会幸福。一旦违背誓言,那个人将得到人世间最严厉的处罚。”谢安平把从部落里听来的传说讲给美娘听,“雅库特的男人只能娶一位妻子,同样,女人也只能有一个丈夫。他们是一夫一妻的。”他意有所指地挑了挑眉毛。

    美娘哪儿能不懂他的小心思,故意将他一军:“我又不是这里的人,大晋律法说夫妻不睦可以和离,女子也可以再嫁。”

    “入乡随俗啊!入乡随俗懂不懂!”谢安平磨牙,干脆拉着她就朝圣山跪下来,丝毫不给她反悔的机会,“我谢安平,娶尤美娘为此生唯一的妻子,爱她护她疼她宠她,心里只有她,绝不再有其他的女人。若违此誓,不得好死!”

    美娘还没回神他已经发过誓了,随即冲她努努嘴:“我说了,该你了。”

    尽管觉得对着一座山发誓怪矫情的,美娘还是挺直背脊,竖起三根手指:“信女尤美娘,嫁与谢安平为妻,视他为我此生唯一的夫君,惟愿夫妻恩爱,情意长存。”说完见谢安平还是一副不满足的样子,她叹了口气继续道:“他生我生,他死我死,黄泉碧落,誓死相随。行了?”

    谢安平终于听到了想听的话,笑着把她抱进怀中,低头吻上去。

    ……

    (草地小剧场请看作者有话说!)

    过了几天谢安平和美娘离开雅库特部落,启程回京。尤文扬选择留在了那里,临行美娘问他:“你寒窗苦读那么多年,不想回去一展抱负吗?”

    尤文扬回头望了身后的部落群,释然地摇头:“比起晋国,这里更需要我。美娘,如果某天你厌倦了那种生活,这里随时欢迎你来。”

    谢安平一听抓紧了美娘的手:“不可能!”

    “尤——”那个年轻的雅库特姑娘大声喊道:“我们去打猎!”

    尤文扬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谢安平牵起驮着美娘的角鹿,告别了这个纯朴的世外桃源。他们出了森林打算先进城,接到不留和黄莺以后再走。

    谢安平问:“不留?谁取的名儿?”

    美娘说:“是个道士,他说他叫岳公道长。他来吃了碗腊八粥,便送了不留这么个名字,说是能趋吉避凶。”

    “岳公……岳公……”谢安平暗暗咀嚼了这个名字一番,忽然嗤笑了一声,“呵,是他啊。”

    “爷认识他?”

    “何止认识,还有很深的渊源。”谢安平望着前方略有怅惘,“岳公,他是在暗示你他的辈分,这老道士应该是我爹。老头子从来不回家看我,却要上赶着给我的儿子取名字……哼!偏不叫这个名!”

    “爷,”美娘看谢安平有些兴奋又有些失落的表情,握住他的手,“老侯爷给你取了名,你父亲又给咱们的儿子取了名,也许这就是祖孙间的传承和血脉相连罢。”

    除了拥有彼此,他们还有血缘息息相关的亲人,在遥远的地方牵挂着他们。

    三年之后。天子驾崩,先帝膝下无嗣,于是睿王继位。

    又是大雪纷飞的冬季,美娘怀抱两岁的女儿,身后跟着已经五岁的不留,站在侯府门口遥望长街尽头。日暮时分,街头雪片被马蹄踏得纷飞乱舞,随着乱雪飘到眼前,马停人至。

    “哎哟,来给爹抱抱。”谢安平下马从美娘怀里接过女儿,狠狠在小家伙脸蛋上嘬了一口,“么!想爹爹了吗?”

    小女娃被他冒出的胡茬扎红了脸,捂着腮帮子奶声奶气说:“扎我,不喜欢爹爹了。”

    “哈哈——这娇气的样子跟你娘一模一样。”谢安平大笑,一手抱着女儿一手牵着儿子,大步朗朗往家里走去,走了两步发现美娘没跟上,于是回头腾出一只手递过去:“娇娇来啊。”

    美娘看他平安归来,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地,笑着跑过去紧紧拉住他宽厚的手掌。

    谢安平对她会心一笑:“人生美满,不过如此。”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草地小剧场是啥你们懂的,酒叔争取写够味儿,让小妖精们看爽,所以要明天再放上来。而且小剧场会放在作者有话说里面,是送给大家的完结礼物~~~

    非常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有你们的身影是酒叔最开心的事!最有节操的酒叔永远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