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6第五章 识君子惊闻噩耗

醉酒微酣 Ctrl+D 收藏本站

    美娘犹在梦中一般混沌,惊魂未定。黄莺从后巷出来,见她神神愣愣呆坐在那里,上前道:“姑娘,咱们去找大少爷吧。”

    美娘手脚冰凉,她努力扼住颤抖的手腕,道:“我想吃杯热茶。你托人进国子监把哥喊出来。”

    国子监不许女子进去,黄莺到门口去托人带话。美娘捧起热茶饮了几口,温热下腹方才压下惊思。她掏出手绢擦去额头沁出的冷汗,微微舒了口气。

    “你看,嘻嘻……”

    耳畔划过两声男子的讥诮,美娘循声望去,见右后方几名学子打扮的年轻男人朝着自己指指点点,见她回过头来又纷纷挪开目光,装模作样地看风景,只是脸上揶揄的笑意还没散。

    美娘晓得自己长相出挑,但那几人的表情分明是取笑多于轻浮,就好像她闹了个什么大笑话一样。

    她正纳闷着,忽然听闻一声细微的裂帛之声,继而后背凉飕飕的。

    美娘赶紧反手摸去,摸到衣裳上手掌长的一道口子。原来那蒙面人拿刀抵着她的时候,刀尖挑破了衣裳,美娘这身儿绮罗轻软飘丽却不大紧密,只消割破一点,稍微动作就裂开一大片,露出香艳肚兜的一角,当然足以引人发笑了。

    美娘羞得满脸通红,手掌紧紧捂着衣裳,窘迫得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该死的混蛋!

    脸颊还残留着他亲吻的触感,美娘又羞又气,看见地上他扔下的帕子,使劲儿拿脚蹍,恨不得把这杀千刀的踩死。

    忽然肩头一沉,一件披风落在美娘身上。

    “此地风大,姑娘当心着凉。”

    富有磁性的醇厚声音就这么毫无征兆地钻进了耳朵,美娘诧异抬眸,只见身旁站了个年轻学子,跟她大哥一般的年纪,生得眉目清朗,身姿笔挺看起来颇为磊落洒脱。

    美娘脸颊飞上两团桃晕,拉紧了披风,低眉道:“多谢公子。”

    男子微笑:“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在下告辞。”说罢他做了个揖,竟就走了。

    美娘不料他居然连搭讪也不搭,便就这样正人君子地离开,她赶紧站起来:“公子留步!”

    这正人君子回过头,还有些疑惑:“姑娘还有事?”

    美娘一见他正儿八经目不斜视的模样就没来由心慌心跳,她微微垂着眼帘,含羞启唇:“敢问公子尊姓大名?我……我该怎么把披风还你?”

    春风细细地吹,吹进了少女的一弯心田。

    “澄海。”

    君子还没说话,黄莺与尤文扬走过来。尤文扬出言招呼他,然后对美娘道:“美娘快过来,这位是我的同窗好友温澄海,他与我同岁,你叫他温大哥罢。澄海,这是我家中小妹。”

    原来是相识。美娘有些欢喜,施施然一礼:“美娘见过温大哥。”

    君子叫温澄海,他也抱手回礼:“尤姑娘好。”

    几人寒暄过后,尤文扬发现美娘着了件男子披风,便指着问:“这是……”

    美娘道:“我不慎挂破了衣裳,幸亏温大哥看见把披风借给了我,不然我可要出丑了。”

    “澄海素来仗义,颇有君子之风。大伙儿常说若哪家姑娘嫁他,当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尤文扬颇有深意地说了几句不相干的话,美娘心领神会,香腮霞绯更浓了。

    她赶紧岔开话题,把带来的包袱交给尤文扬:“娘给你做的衣裳鞋袜,还有几盒点心,你拿去跟同窗分着吃。娘让我问你明天回去吃饭不?过年你也只回家了两日,明天上元灯节,你好歹回去看看娘,她怪想你的。”

    尤文扬默了片刻,道:“我不想看见那房的人。”

    美娘道:“不想见就不见呗!你回来就进娘的院子,咱们吃过饭就出门赏灯,不跟他们打照面,哥你说好不好?”

    “好……吧。”尤文扬忽然话锋一转,对温澄海道:“你明天去我家过节罢,不然你一人在此也是难熬。咱们可以一块儿回来。”

    温澄海连忙拒绝:“我一介外人怎好去打扰贵府,不碍事的,国子监里还有其他同窗,我和他们一起过节。”

    尤文扬揭穿他:“哪里还有其他同窗,他们一个个早就回去了,只有你家是外地的,在京城也没个亲戚照顾。你我情同手足,莫要推辞了,就去我家。”

    美娘也劝:“多个人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儿,我们就喜欢人多热闹,温大哥你别跟哥哥见外了,答应他罢。”

    尤家兄妹再三邀请,温澄海盛情难却,只好答应。美娘眼里小小的雀跃掩不住,福了个身就匆匆告辞了。

    “哥明天早点回来,我和娘做好菜等你们!”

    回到府里,美娘没先去俞如眉那儿,而是回阁楼把披风脱下来浣洗了,叮嘱樱桃好生看着莫要被人拿了。

    樱桃有些不满意地说:“姑娘您多此一举,这料子还没咱家小厮身上穿的好,谁稀得偷拿。”娇妻难养老公太凶

    美娘瞪她:“叫你守着你就守着,哪儿这么多废话!干了你替我收回屋,我自个儿熨平熏香,你毛毛躁躁的,我怕你弄坏。”

    说罢美娘去俞如眉的小院子吃饭,还给了王嫂些银钱,让她明日单独出府买些上好的酒菜待客。

    晚上临睡前,美娘把披风展开,一寸一寸细细熨平,突然发现边角有个地方开线了,便拿针线来补好,密密的针脚扎得结实。美娘做着做着一时兴起,便换了根牛毫小针,穿上一股青色细丝线,在披风领子的后面绣了个米粒儿大小的“美”字。

    “真好闻。”

    美娘捧着披风深深嗅了一口,满心陶醉地躺倒在绣榻上,脑袋枕到换下的破衣裳,掉出一块脏兮兮的帕子,印满她的小脚印。

    美娘瞥见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她怒气冲冲地喊:“黄莺,黄莺——”

    黄莺推门进来:“姑娘什么事?”

    “这东西怎么在这儿?!”美娘捏起帕子扔在地上,小脸气得通红。

    黄莺糊里糊涂:“这不是姑娘你的吗?在国子监门口我从你脚下捡的。”

    美娘恼极了:“什么叫是我的?你哪知眼睛看见我用这种花样儿的破帕子了?快拿去烧了,不许再让我看见这张糟心玩意儿!”

    “好了好了,我拿走就是,姑娘您别发火。”黄莺委屈撅着嘴,拾起帕子退出去。

    美娘的憋闷气还堵在心窝子出不来,她捋捋胸口,气呼呼倒头睡了,拉过被子盖住头,在肚子里把蒙面的淫贼骂了千百遍。

    院子里头,黄莺正说烧掉帕子,打开一看却见上头绣着杨花,旁有诗句“又踏杨花过谢桥”。

    “这么好的帕子烧掉太可惜了,还是洗干净收起来,没准儿姑娘明天又要找哩。”

    上元灯节这日,美娘早早起来梳洗,先去了王金桂那里请安。她爹尤思仁也休沐在家,见到她问:“文扬今日回来么?”

    美娘道:“还不晓得。哥哥说国子监课业多,忙不过来就不回家了。”

    王金桂阴阳怪气地说:“那是,谁不知他念书念得好。不回来好,省得回府耽误了他读写的时辰,万一以后落榜可要怨咱们了。”

    尤思仁轻咳一声,却也无可奈何。美娘面带微笑,对着王金桂说:“我娘常常羡慕大娘有二哥陪着,不像我哥,一年倒头就回来四五次,一只手都数的过来,我娘都快不记得他长什么模样了。还是二哥孝顺,天天在家侍奉长辈。”

    这话乍一听没什么,但王文渊偏偏是个不长进的家伙,考了三回也没能进国子监,此事就成了王金桂的一块心病。

    王金桂脸面有些僵,却不好发作,只得赶紧绕开这话:“听说西市钟楼扎了座灯山,晚饭过后咱们出去瞧瞧新鲜,美娘你也去,记得打扮一下。”

    和他们一块儿出去?她大哥怎么办?那个君子怎么办?

    美娘想回绝,但又寻思立马开口不妥,便扶着额头道:“好。不过大娘我头有点晕,想先回屋躺躺。待会儿您差人来喊我便是。”

    王金桂挥挥手放她走了,美娘心想横竖先答应着不得罪人,届时就推说身子不舒服出不了门,等王金桂他们走了,她再和大哥出去赏灯。

    装模作样回了阁楼,美娘把洗干净薰过清香的披风叠好,随即去了俞如眉的院子,帮着她们准备吃食。双手揉着面,美娘的心也像面团儿一样软绵绵的,一直抿着唇笑。

    俞如眉见状打趣:“你这是遇上什么好事儿了?”

    美娘只说:“哥回来吃饭我心里欢喜呀。”

    “以往他回来可没见你这么笑过,到底是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没有啦,娘您别问了,快去看看水烧开了没,我要上屉蒸点心了。”

    小院子里忙得热火朝天,早早就做好了饭食等着尤文扬回来,谁知都等到黄昏日落华灯初上,尤文扬和温澄海却还是没影儿。倒是黄莺过来催说王金桂喊美娘去吃饭,吃完好出门。美娘把身子不舒服那一套搬出来搪塞,让黄莺上前头回话,自己从角门溜到街口翘首以盼。

    左等右等,等来等去,终于等着人来了,却不是尤文扬,而是尤文扬在国子监的同窗,叫杨复来的,曾经两家是邻居有些来往,所以美娘也认得他。

    美娘愕然:“杨大哥你怎么上这儿来了?对了你见着我哥没?”

    杨复来满头大汗,神情有些急迫,开口就连珠炮一般:“美娘不好了!你哥打瞎了中书彭侍郎家小儿子的眼睛,被衙役抓进了衙门要用刑,你快喊你爹去衙门救人罢!”

    美娘双眼一黑,差点昏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君子情敌粗线!小猴子你加油!\